墨年书屋 > 科幻小说 > 人设矫正员 > 第132章 HE第二十天
这种过于私密的真心话, 反而因为真的没人知道,可以用假话来代替。

谎言是人类的自卫利器,这种事……

夏油杰有点纠结。

初夜是哪一天这个问题, 只有when, 没有who没有where没有how, 还算是比较保守的, 回答一下没什么大不了。但从这副真心话卡牌组的两个问题来看, 其他问题的类型也摆出来了, 估计都是和“恋情”有关。

他们六人中就夏油杰和伊达航有恋人,其他四个都是单身汉, 最多可能有几个暗恋的。要是降谷零抽到,他说不定都要脱口而出“我的恋人, 是这个国家”。

伊达航对他们没什么隐瞒的,他们远远见过伊达航的女朋友一次, 她是个混血女性,很漂亮,而基本信息伊达航都在日常生活中秀得差不多了。

这几个家伙感兴趣的……

夏油杰有了结论。

是悟啊。

对警界的普通警察来说,咒术界的特级咒术师五条悟是个充满未知的存在,现在事情尘埃落定, 警界和咒术界是一伙了, 他们总算有立场去好好了解一番了吧。

松田阵平大手一挥, “别想混过去, 杰你这么受欢迎,初夜不会中学就没了吧!”

搞不好初夜对象还不是那个五条呢。

夏油杰:“…………”

高二刚确认关系的时候,确实经常差点擦枪走火。

不过夏油杰克制着自己的行为, 五条悟看起来也接受了夏油杰提出的观念, 对性行为并不热衷的样子。在往后的三年中, 两人都在谈柏拉图。

不过这个问题嘛……

“抱歉,我喝酒。”在一众警校人遗憾的视线下,夏油杰给自己的玻璃杯里倒满了一杯棕褐的酒液。

初夜是夏油杰二十岁、成年的那一天。

说来有点不负责任,其实夏油杰没什么初夜印象。

五条悟彼时已经从咒高毕业,开始根据夏油杰的意见一步步培养拉拢新生代、改革五条家咒术界,加上五条悟又是唯一会接受咒术界任务的特级咒术师,刚毕业的时候,五条悟真的特别忙。

高层的话术、不可言说的规则、你来我往的利益……小少爷很多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过,光靠口头教导传授经验是没用的,必须得靠自己去摸索。

等五条悟终于有点空了,夏油杰又毕业走上政坛了。不过特级咒术师什么都不干也确实有点浪费资源,所以夏油杰走到哪,就把哪地的诅咒祓除干净,使得五条悟根本没机会到夏油杰的所在地出差。

两人聚少离多,连电话都很少打。为数不多知晓两人恋情的家入硝子还隐晦的问过五条悟:你是不是和夏油分手了?

夏油杰的20岁生日在他大三最后一个学期,发小松田阵平的警校小队同样是大三,但夏油杰只读了两年高中,以“大哥们”自称的警校五人组前一年都陆续成年了,“大哥们”便把夏油杰带到了酒吧好好喝一场。

五条悟之前发过消息,说他要去北海道出差,赶不回来给他过生日,夏油杰也不是那种注重仪式的人,他回了句“知道了”,并嘱咐五条悟路上注意安全。

和特级咒术师说这个没什么必要,要是分配的辅助监督说出了这样担忧五条悟的话,五条悟指不定要嘲讽回去,但说这句话的是杰……

白发青年“哒哒哒”的点着按键,在输入框上打字:

【礼物我寄到家里了,杰记得早点回家拆礼物哦~】

这个家,指得自然是两人在涉谷的房子。

确定悟不会来,近期也没有学业安排,夏油杰就没有拒绝警校五人组的邀请,一起去了酒吧喝酒。

他们喝酒自然不会只喝一家,吧台的音乐酒吧是前戏,再去饭店吃点东西配酒,零点生日时刻到了,大家在舞厅给夏油杰唱生日快乐歌,这时候的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唱出来的歌也有点走调,不过夏油杰还是很开心的和他们一起犯傻。

六个身材颜值身高都一流的大帅哥,在舞厅里吸引了不少目光,不过几人都很直接的拒绝了前来搭讪的女士,继续喝酒蹦迪。

最后他们到了一个深夜居酒屋,开始喝最后一轮。

四个场子下来,饶是警校生也有些受不住,凌晨三点,他们摇摇晃晃的准备散伙了。

夏油杰看着面前的几个醉鬼,觉得他们明天肯定要被班长训死了,八成还要加练。在醉酒属性的加持下,他们还非常有责任心的把夏油杰送回了涉谷的家,再集体打车回警校。

咒术师的体质比普通人好了很多,但那是体现在运动和身体强度上的,麻痹神经的抵抗力并不能通过咒力强化而提高,不然五条悟的酒量,绝对能比现在好上……至少能好上一点吧。

醉意最少的夏油杰放出了一只咒灵跟着他们,希望这帮准警察不会和出租车司机闹事。

黑发大学生坐在公寓的走廊栏杆上醒酒,或许是监控室的保安今晚打瞌睡了,他都没发现有个住户居然不怕死的坐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也是因为深夜,时间实在是晚了,没有同层的其他住户经过。

一个小时后,咒灵回来了,得到了警校五人组安全的消息,他也不用吹夜风了。夏油杰认为自己酒醒的差不多了,便用钥匙开了……

这钥匙怎么插不进去?

试了好几次,钥匙就是对不上钥匙孔。

无奈,夏油杰只好再次召唤出一个小咒灵,把它揉扁塞进锁孔,用咒灵当钥匙。

没有神智的咒灵扑腾着小翅膀抗议,夏油杰看不见,把它一股脑的往洞里狠塞。

“咔哒”

门锁开了。

夏油杰很理性的打量了一下玄关的布置。

……嗯,是自己的家没错。

看来没开错门。

他迈步走进去,打开了门口的灯,突然亮起的光有些刺眼,夏油杰眯了眯眼适应着光线,随即抬脚打算脱鞋……

一个巨大的、正方形的礼物盒,横在了玄关旁的走廊上。

纸箱上扎着一个大大的粉色蝴蝶结,蝴蝶结上还有着一张明信片。

写了什么?

laxgq)[deckwkxq2p

一堆乱糟糟黑漆漆的线条,完全看不清……

夏油杰把写着“请主人肆意享用~”的明信片随后一扔,开始给自己拆礼物。

他的鞋才脱到一半,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穿着袜子,明明是个简单的蝴蝶结,却缠得像个死结,怎么都解不开。

糟了,脑袋晕乎乎的,看来自己也喝醉了啊。

“要不明天再拆……”

还没等礼物盒有所抗议,夏油杰就接着道:“算了,这应该是悟的礼物,还是早点拆开吧。”

绳子是拆不开了,那就……

放出吃垃圾的四级小咒灵,夏油杰操控着它,让它把蝴蝶结和粉缎带都当作垃圾吞吃入腹。

大盒子的包装解除,夏油杰这才抬手掀开了礼物盒的盖子。

首先入目的是洁白的发丝和的湛蓝的眼眸,一米九的五条悟委屈的蹲在大盒子里,手里捧着一个还冒着冷气的冰激凌蛋糕。

二月的东京还是挺冷的,五条悟怕冰激凌融化滴落,只能开着无下限包裹住蛋糕。他知道夏油杰第二天有课的时候会住在学校,但既然自己说了他会把生日礼物寄回家,那杰肯定会第一时间回来拆礼物。

他都想好了,定时礼物在2月3日的零点到达,夏油杰前一天就等在家里,然后当他收礼物拆开盖子的时候,自己手捧蛋糕唰的一下从盒子里跳出来!

杰绝对超惊喜!毕竟五条悟一开始说自己是没时间回来的。

五条悟都想到之后的发展了,他们黏糊一下,吃完冰激凌蛋糕,可以一起洗澡睡觉,或者打打游戏聊天到天亮,第二天用整个白天补觉……虽然自己的睡眠时间短,估计不需要补觉。嘛,无所谓,这么冷的天和杰窝在同一个被褥里也是很舒服的呀~

结果这个杰……

五条悟抬眸,恨不得把冰激凌蛋糕砸在他头上。但思绪再三还是舍不得,一是冰激凌蛋糕是要排队限量的,二是——

黑发青年弯下身子,双手托举过五条悟的腋下,连人带蛋糕的把白发青年抱了起来,眼里是满满的喜悦。

“悟!”

……

五条悟是第一次见夏油杰吃这么多甜食,本来计划中是自己全部吃掉的冰激凌蛋糕,居然大半进了杰的肚子!而剩下的小半……

早在夏油杰即将碰到五条悟时,五条悟就把无下限关了。再早一点,就是五条悟发现夏油杰有了触碰自己的意向后,术式就自动消失了。

冰激凌粘腻而冰凉,擦在皮肤上能引起身体满满的战栗,五条悟推搡着夏油杰的脑袋,后背硌在走廊上,忍受着皮肤上时不时闪过的温热湿滑。

“等等,杰……蛋糕不是这么吃的啊……”

等五条悟的全身都沾满了和发色一样的黏浊奶油后,青年仰躺在地,嘴里只剩下喘息。

……特意洗过的澡,是不是白洗了啊。

这样一身浆糊的上本垒吗?会弄脏床单的吧…

五条悟用了些力道环住胸口的脑袋,小猫爪子扯了扯夏油杰的长发,低头对着他的耳畔道:

“杰,我们去浴室吧。”

……

卧室的空调开得很足,暖洋洋的。两人的头发都没有擦干,湿痕在床单上散开。五条悟压抑着挤到胸腔的闷哼,浅蹙着眉头,仰头舔吻掉夏油杰喉结的一滴水珠。

……

“悟很厉害呢,第几次了?”夏油杰的手指灵活得搅弄着,一点都不像反应迟钝的醉酒之人。

“……杰,哈……”

“没有了杰,呜呜,已经空了……”五条悟的声音出现了哭腔。

怎么上个本垒会变成这样……推文不是说下位都不用动只用爽就好的吗,怎么他这么累啊……

……虽然确实也很爽就是了。

新的亲吻落在了五条悟的眼皮上。夏油杰的另一只手往更下方探去,估摸着掌心物体的重量, “好像是轻了一点……不过,悟会反转术式吧,很快就会有存货的。”

“呃啊…不是,不能的……”

“肌肉劳损和细胞消耗都算是‘受伤’吧,悟一定可以的。”

“……哈啊,够了啦…………”

肩膀压在床褥之上,腰背拱起,五条悟的双臂被夏油杰拉举到了头顶之上。

这是,还要继续做的意思吗?

可是他真的不行了啊qaq

……

枕头套上最后泅出的水痕不再是头发的水滴,而是从眼角滑落的泪珠。

原来本垒……是真的会做到哭出来的啊……

五条悟用手指抚过自己流出来的泪痕,没出息的嘟囔一声,随即丧气的把脑袋埋进了枕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