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1章 家有小女
  景成五年五月初五,深夜里响起了婴儿的一声啼哭,这时站在门外的一个庄稼汉才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

  “恭喜恭喜,老陈,你娘子给你生了个丫头,母女平安。”

  紧接着,接生婆抱着一个满脸通红还黏糊糊、皱巴巴的婴儿来到陈富贵的面前。

  一听到是个女娃,陈富贵脸上那原本期待的神色由失望所取代。

  接生婆显然对这种事见怪不怪了。

  “得了个丫头又怎么了?只要养得好,下地干活挣钱养家哪样会比儿子差?再说了,长大后要是长得漂亮给哪家的公子哥儿看上了,那就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到时候你们一家可不就一个个的都得沾她的光了?”

  陈富贵一听也觉得有理,笑嘻嘻地抱起了新生的女儿来,然后把之前准备好的红包塞给了接生婆。

  接过红包后,接生婆交代了几句再寒暄了一下就离开了。

  陈富贵抱着出生的女儿来到了妻子朱氏的床前。

  “小倩,你看我们的女儿长得多俊啊!”

  朱倩睁开疲倦的双眼看着包被里面的女儿,没有好气地说:“像个糟老头子一般,哪里俊了?”

  “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个样,长大后就美了。”陈富贵安慰着自己的妻子。

  “富贵哥,真对不起,这胎不是带把儿的,未能给你们陈家添个后。”

  “小倩,咱们还年轻,只要咱们再努力一下以后有的是机会生儿子。”

  “可是,以咱们家的家境。。。”

  陈富贵家是这一带有名的穷户,不是因为他好吃懒做有恶习,而是因为陈家三兄弟,他是中间那个,俗话说十个手指有长短,大那个是金小那个是银,中间的那些全是破铜烂铁。

  陈富贵在家里本就不受父母待见,加上平时性格软弱,父母走后分到的地产财产自然就可想而知了,整条陈家村没有一个姑娘肯嫁他,后来碰到从外地逃灾到这里的朱倩,两人抱团取暖这才走到一起。

  幸好陈富贵天生乐观,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公并没什么怨言。

  “小倩,人这一生富贵是天注定,只要我们努力,不求家财万贯,但吃饱穿暖还是没问题,不要老是为了这个而愁眉苦脸的,不然财神看见我们也得转身跑。”

  朱倩无奈地笑了笑。

  “笑就对了。”

  看着自己妻子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陈富贵接着往下说。

  “咱们该给自己的长女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好气?小翠?小莲?小红?”

  “你还不如叫狗娃,旺财好了。”

  朱倩白了自己丈夫一眼。

  “上次我到镇上找了个教书先生,让他给我们的孩子取了名字,男的叫长生女的叫若兰,你觉得若兰这个名字怎么样?”

  “若兰?这两个字怎样写?”

  朱倩指了指台面上的两张纸说:“底下那张写着呢!”

  陈富贵借着微弱的烛火仔细辨认着纸上的“若兰”这两个字。

  他皱了皱眉头。

  “要是单字还好认些,这些读书人就是麻烦,改的名字即拗口又难认,这不是欺负了我们这些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庄稼汉吗?”

  “瞧你你说的这话,那先生知道我们家里穷还不肯收我们的取名费,又怎么为难起你来了?我就觉得这名字不错。”

  也许是听出了自己妻子的不悦,陈富贵便立刻改了口。

  “对对对,若兰这名字不错,不错不错,以后我们的小若兰长大后一定是这里十里八村有名的大美女。”

  “好了好了,折腾了一个晚上,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随着时光飞逝,在自己父母的庇荫下,陈若兰便从当年那个只有手抱婴儿般大小的娃儿长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野丫头。

  “站住,别跑。。。”

  在一处庄稼地里,陈若兰追着前面那两个男孩,似乎一步都不想退让。

  前那男孩一边跑一边转过头说:“我姑奶奶,你就饶了我们这次吧!不过是在你地里玩抓迷藏踩烂了一些庄稼而已,你就这样对我们穷追不舍,至于吗?”

  “呸,小兔崽子别跟老娘废话,老娘今个儿要不抓住你们,打折你们的狗腿,老娘就不叫陈若兰。”

  前头那两小伙子一听求情无望,便只能跑得更快些,祈祷着自己可千万别落入了陈若兰这个疯丫头的手里。

  “噗通”一声,最大个头的那个小男孩一不小心被杂草绊倒在地。

  “哎哟,痛死老子了。”他抱起双膝在地下打起滚来。

  一看自己兄弟撂倒了,另外一个也连忙停下了脚步来到了他的身边。

  就在这弹指一发间,陈若兰便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我看你们还往哪跑?”

  那个矮个子哀求道:“我的姑奶奶,你看我哥都成这样了,你就发一回善心放我们走吧?”

  看他们两兄弟也不像是装的,那老大的膝盖上的鲜血还不断往裤子上渗出来,陈若兰的恻隐之心不免也上来了。

  “那你赶紧带着你大哥到医馆里,让那大夫给他包扎一下伤口吧!”

  那哥俩看了陈若兰一眼,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陈若兰只好重复了一遍:“你们怎么还不走?难道是想讹我不行?”

  弟弟一听这话,连忙扶起地下哥哥,两人一拐一拐地回家去了。

  陈若兰看着自己地里那些被踩烂了的庄稼,叹了一声含着泪收拾起来。

  回家后,若兰把那些庄稼煮了一顿饭。

  朱倩看若兰蓬头垢面的样子,担心她又不知道到外面惹了什么事回来,便问道:“若兰,你今个儿是不是没在自家的地里干活,跑出去跟别人打架去了?”

  “没有。。。没有。。。”陈若兰心虚地说。

  “真的没有?”

  知女莫若母,陈若兰说谎时眼睛总是不自觉地往上瞟,这个小动作自然也瞒不过朱倩的法眼。

  她到神台上抄起扫帚做状就要打向陈若兰。

  “看来不打你一顿,你是不会老实了。”

  陈若兰连忙跪在地上委屈地说:“不是我有意要惹事,是隔壁陈老大和陈老二先到我们地里玩闹在先,我不过是想随便给他们点教训,好让他们以后不要再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