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2章 意外
  朱倩气得不打一处来:“你。。。”

  眼看她一扫帚正要打向陈若兰,陈富贵眼疾手快地挡下了那一帚。

  “做做样子吓唬一下就行了,你怎么真打孩子?”

  “你别老是唱红脸,弄得我不好做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宝贝闺女是那种典型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野孩子,她现在竟然敢招惹陈老大两兄弟,今晚要不好好教训一番,明天还不指定会惹出什么事来。不行,你走开,我今晚要不好好打她一顿,我就不是她娘。”

  陈富贵还是抓住那扫帚不松手。

  “孩子她娘,又不是什么大事,这次就算了吧,孩子还小,下次再教训也不迟,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孩子她爹,不是我不想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陈老大的爹妈。。。”

  “砰砰砰。。。砰砰砰。。。”

  门外响起敲门声。

  “陈富贵,你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们都在里面。”

  陈富贵小声地问:“这么晚是谁要来?”

  朱倩:“还有谁,肯定是陈老大一家上门来找晦气了,赶紧开门吧!”

  陈富贵刚到门后正要开门,忽然就被撞开的大门打中正身,随即昏倒在地,一时半刻也不知死活。

  陈若兰和朱倩见状,连忙蹲下身去掐人中的掐人中,按太阳穴的按太阳穴,大喊大叫着爹爹死鬼什么的,但无论她们怎么叫唤怎么摇晃,陈富贵就是死活不睁眼。

  陈老大的爹妈一看也傻了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朱倩决定先发制人。

  “杀人了杀人了。。。”

  陈老大的爹一听立刻慌了神。

  “富贵嫂,你话可不能乱说哦,孩子都看见了,明明是富贵他自己摔倒在地,我们可什么都没干啊!”

  “胡说,我明明看见的是你们大力撞门,把在门后要给你们开门的爹给撞到在地的。”陈若兰大声地说。

  陈老大的娘:“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你们家还真是好家教,你才多大的岁数竟然就学会了血口喷人?”

  朱倩也不甘示弱:“她没有说谎,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叫村长叫族长过来评理,明明是你们私闯我们家在先误伤我丈夫在后,这事明摆着就是你们理亏,就算告到官府那,我们也不怕。。。”

  陈老大他爹:“富贵嫂,你说这话就严重了,我们这时候来找你们,是为了傍晚两家小孩子打闹的事过来找你们理论一下,谁知道发生了这事,这样吧,我看富贵他还有气呢,这么大一个人,我们当时也没出多大力,估计只是一时昏了过去暂时没醒过来而已,这里有几个钱,你们拿去给他请个大夫来瞧瞧或是买点好东西给他补补,明天要是真出了事,咱们再去祠堂那理论也不迟。”

  见朱倩不说话,陈老大的爹就当她默认了,怕她改变主意便连忙在饭桌前放下几个铜钱,拉着自己的老婆头也不回地往自家跑。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朱倩再次摇了摇陈富贵。

  “死鬼,别装了,人都走远了。”

  陈富贵睁开一只眼斜瞧着朱倩。

  “你瞧你相公我多机智,就这么一躺下不仅化解了一场无谓的口舌之争,还给咱们家带来意外之财。。。”

  话还没说完,陈富贵一口鲜血直喷而出。

  朱倩不解地问:“用得着这么逼真吗?人都走了,你干吗还咬舌吐血?”

  陈富贵:“娘子,我是真是受了点内伤。。。”

  朱倩一听连忙和陈若兰一起把陈富贵扶上床去。

  “明天我还是拿那些钱去给你找个大夫好好看看吧?不然要是真伤到了里面。。。”

  “不用麻烦了,自己知道自己事,我这身贱骨头不会这么容易就散的,再说我们哪有多余的钱瞧病了?陈老大他们一家也好不了我们多少,就算你把我尸体抬到他们家去,又能拿到多少钱呢?”

  “呸,就你这张乌鸦嘴尽说些什么胡话,都听你的,若兰,收拾一下饭桌,睡觉去吧!”

  陈若兰乖乖地把饭桌收拾好,一家三口就睡在炕头上了。

  可是就从那晚开始,陈富贵的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竟发展到半身不遂整天只能卧病在床。

  朱倩看在躺在床上的还乐呵呵的死鬼丈夫,打也不是骂也不对,只能偷偷躲在一旁叹气抹泪。

  生活上的不顺让朱倩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满天神佛上。

  这不,天刚一亮,她又带着自己女儿去附近的寺庙去拜神祈福了。

  就在她们在离开寺庙回家之际,迎面碰上了一个庙里的老和尚。

  “阿弥陀佛。”

  忽然听到老和尚这么一声响,朱倩也停下了回家了脚步,她双手合十地问了一句。

  “大师,请问有事吗?”

  “施主,看你印堂发黑满脸愁容,请问你家中是否有病人?”

  这话说中了朱倩的心事,她顿觉得眼前这个老和尚神了。

  “大师,请您大发慈悲救救我家相公吧!他已经卧床好几月,给他请了好几个大夫都不见好转,家里已经快揭不开锅了,我们母女走投无路只能望佛祖多多保佑。。。”

  老和尚看了陈若兰一眼,叹了一口气。

  “施主,众生皆苦,但办法总是有的,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大师,请你快说,只要能救我家男人一命,就算是要我死,我也愿意。”

  朱倩一把跪在地上重重地向着老和尚磕头。

  “施主,你这又是何必呢?使不得使不得,快快请起。”

  老和尚把朱倩拉了起来。

  “施主,我看了一下你们母女的面相,你家的孩子是个天煞孤星,需要剃度出家跟我学佛才能化解你们一家的灾难。”

  “什么?要我女儿出家做姑子?这不行,我和我相公这么些年只有这么个女儿,这万万不行。。。”

  话还没说完,朱倩就拉着陈若兰回家去了。

  在归家途中,母女俩一路无言。

  陈若兰摘了旁边一株野花,试探着问:“刚才那个和尚的话。。。”

  “不用放在心上,先姑且别管他道行如何,万一要是个骗子,让你跟了他去,那不是害了你一辈子呢?”

  陈若兰得知自己母亲并无意逼自己出家,开心地挽起了朱倩的手臂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