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8章 人不见了
  还没等她看够,安童便一下子盖上了盒子并一把将其夺了过来放回到洞内的缝隙。

  “别看了,再看说不定里面的银子就变少了。”

  陈若兰白了他一眼:“真是小气,老实说,这银子你是哪来的?”

  “哪来的?还不是我卖身挣回来的。”

  陈若兰笑着说:“哎呀,长本事了哦,竟然还学会卖身挣钱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说完,立刻收起笑容一边掐安童的手臂一边骂:“我让你不正经,让你不正经。”

  “哎哟,痛死我了,好了好了,姑奶奶,你就饶了我这次。”

  “老实交代,这银子是哪来的?”

  “这些都是我在怡香坊辛苦打杂挣回来的钱,一分也没舍得花,全在这里了。”

  安童一把抱住了若兰。

  若兰被压在他胸前差点透不过气来。

  “凤仙夫人她知道你藏了这么多银子吗?”

  “这个地方,只有你和我知道,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谁也不要告诉。”

  若兰赌气地捶了一下安童的前胸。

  “这个秘密你为什么只告诉我?”

  安童吻了一下若兰的额头。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那些都是为了我们以后能离开怡香坊生活的银子,我打算在怡香坊再挣几年钱就带你和朱姨离开那里,以后我们成亲组建家庭,你到时候你愿意跟我走吗?”

  “我愿意。”陈若兰脱口而出,然后她又捂住自己的嘴。

  “我当你答应了,可不准再反悔。”

  他拉开陈若兰捂着嘴的手,然后给了她深情的一吻。

  “如果我们都走了,那凤仙夫人怎么办?”

  安童叹了一口气。

  “她是卖身给妓院的,整天都过着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早就不惯我们这些粗茶淡饭的平淡日子,到时候我自然也会劝她一同离开,就怕她不肯答应罢了。”

  陈若兰也同叹了一口气,两人便离开了山洞。

  在回怡香坊的路上,忽然杀出了六个黑衣蒙面人。

  两人不知什么情况,吓得撒腿就跑。

  很快,黑衣人就追了上去抓住两人。

  安童首先被套上了头套。

  “你想干什么?你们要冲就冲我来,千万别伤害她。”

  话音刚落,他就被人在颈部敲了一下,当即昏了过去。

  “安童哥,安童哥。。。你们究竟要干什么?”陈若兰急得大喊。

  但很快,她也不醒人事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围满怡香坊的人。

  原来凤仙夫人久不见安童之后,差人在怡香坊到处找,后来发现连陈若兰也一同不见了,有人说见到他们一同外出,大伙这才觉得事态严重,于是便一同出来附近找人,好不容易才这找到了昏迷不醒的若兰。

  凤仙拼命地摇着若兰身子,恶狠狠地问道:“安童呢?安童他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我昏倒前好像看见他被人抓走了。”若兰哭着说。

  一听到安童被人抓走了,凤仙夫人便像疯了一样地扇着若兰的耳光。

  “都是你害的,要是换作以前,安童他只知道呆在我身边呆在怡香坊里挣钱,哪会来这个偏僻的地方,肯定是你勾引他来的。说,你们究竟为什么不呆在怡香坊而偏要到这种地方来?”

  若兰哪好意思说安童带她来是为了看藏钱,她咬着牙任由凤仙的耳光像雨点般地落在自己脸上。

  看到女儿的嘴角都被打得渗出了血,朱倩自然是心疼得不得了。

  “夫人,我求求你放过小女吧!她知错了。。。”

  “她知错了有什么用,都是因为她安童到现在都还是生死未卜,我绝对不会轻饶不了她。”

  见劝不动凤仙,朱倩只好改劝自己的女儿。

  “孩子,你赶紧告诉夫人你们为什么要来这吧!说出实情好好向夫人求饶啊!”

  凤仙把手都差点打了,打累了的她暂时停了下来。

  “真是个贱骨头,你的嘴还想硬到什么时候?”凤仙恶狠狠地说。

  这陈若兰本来就被那些黑衣蒙面人给打晕了,现在再加上凤仙夫人那十几巴掌,那就更晕上加晕。

  她神志不清地说:“安童。。。安童哥。。。他带我来。。。是。。。是为了看山花。”

  这么荒唐的理由大家自然是不信的。

  在场的各位个个都是在风月场所打滚出来的人,对于男女之事当然是心照不宣,所以便不打算再过问下去了,转而安慰凤仙夫人去了。

  “夫人,孩子大了翅膀自然就硬了,除非他是想自己留下来,否则我们也不可能关他在一个地方保护他一辈子啊!”

  “是啊是啊,这次的事就这样算了吧!若男他也是个受害者,我们先回去吧!说不定过几天安童他自己就回来了。”

  凤仙知道这次就算她再恨陈若兰,要对她煎皮拆骨估计安童也换不回来了,她也只能悻悻作罢。

  “为什么抓的不是你?”丢下这么一句,她就率先离开了现场。

  大伙们也回到了怡香坊,毕竟大家还要生活,所以虽然少了一个人大家都是忧心忡忡,但转眼他们还是得笑嘻嘻地迎接客人。

  自从安童失踪后,起初大伙们还是满怀希望能见到安童平安归来,他的东西没人敢动,收拾好全数交给凤仙夫人,街头到街尾都贴满了寻人启事。

  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流逝,那怡香坊的人是走了一茬接着一茬,渐渐地大家也就失去了信心甚至连安童这个人也都忘记了。

  在这次事件中,最受打击的除了陈若兰之外另外一个自然是凤仙夫人,大伙们当然知道为何,说安童是捡,但当年凤仙夫人说要回乡下探亲五个月后回来带着说是捡来的安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私底下大伙们也常在背后指指点点,时间一久安童自然是略有耳闻,但凤仙夫人不明说,他也不敢亲自去清楚。

  最后知道的那个是朱倩母女,陈若兰刚刚得知是也觉得震惊,不过很快就释怀,安童的身世究竟如何她根本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喜欢是他这个人,只要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他是谁又有什么要紧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