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10章 宋府小姐
  这一举动直接让那三奶奶对朱倩是刮目相看。

  她拉着朱倩的手,压低声音说:“你就是那个凤仙介绍过来的朱大姐吧?”

  朱倩点了点头。

  “以后别人问起就说你们是我乡下的亲戚,怡香坊和凤仙这几个字提都不许提,听见了吗?”

  朱倩再次点了点头。

  “我们母女都明白夫人的意思。”

  三奶奶朝着外面大喊一声:“张管家,你进来一下。”

  张管家连忙从外面走了进来。

  “三奶奶有何吩咐?”

  “把这两个人带下去好生安排一下,我家的亲戚可别亏待了。”

  三奶奶从袖口里拿出几块碎银递给张管家。

  他收下银子后说:“谢三奶奶的赏。你们跟我来吧!”

  朱倩母女跟着张管家离开了三奶奶的屋子转而来到角落的一处小房子。

  “小少爷还小,本来你们应该要和小少爷睡一间房里的,但念你们刚来什么规矩都不懂怕你们伤着了他,所以暂时先安排你们住在这里。”

  “没关系没关系,有劳张管家了。”

  “没事没事,这本就是我的份内事,要是没啥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好好好,我送送你。”

  朱倩送张管家出了门后,两母女终于放松地躺在床上。

  这房子虽然说是这整个宋里最破最小的一间房子了,但也被怡香坊的那间大了不小,所以朱倩母女算是知足了。

  “总算找到一处落脚点了,幸好这里还算不错,就是不知那些主子下人们好不好相处。若兰,你对这家得情况了解多少?”

  若兰想着接下来要在宋府过日子打工都已经成了定局,便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告诉了自己的娘亲。

  这宋府的男主人宋衡山是个靠在江南买卖丝绸而起家的富商,因原配发妻江氏不能生育,所以纳了二房秦氏为妾好继后香灯,谁知这二房头胎生了女儿后伤了元气在接下这十几年便再无所出,眼看自己就要绝后,大房江氏又骂得紧不让自己再纳妾,这宋衡山只能偷偷在外面养了一个窑姐儿做老婆,打算若是生了儿子就带回家给她个小妾的名份,要是没有儿子就当是露水夫妻玩玩便罢,但没想到这窑姐林氏肚子倒还真是争气,没过多久就怀孕生子而且一胎得男,高兴得宋衡山在摆完满月酒后没过几天又八抬大轿把这林氏给迎娶了回宋府。

  既然米已成炊,江氏自然不好再反对,而且那儿子还是记在她名下的,她就更不好说些什么了,毕竟是个长期念佛吃斋的人,要儿不要母这么恶毒的事她还做不出来。

  对于家里要迎娶三奶奶的这件事,骂的最凶当然秦氏,以前没有林氏那个野种之前,宋衡山对待自己那唯一的宝贝女儿宋玉茹那是如珠似宝,简直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不止一次对外放话,说自己一定要给女儿找个最好的上门女婿,然后等自己百年之后就把整个宋府的产业交给女儿打理。

  正所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这种话整个宋府除了秦氏深信不疑之外根本没人当真。

  这不,凭她秦氏要哭要闹要上吊,宋衡山根本不为所动,只是丢给她一跟绳子说别脏了我的房子,玉茹还在这里住着呢!

  幸好那秦氏也是个聪明人,这下终于明白自己大势已去,只能低眉顺眼委屈求全才能活得下去,从此便不敢再在宋衡山面前作妖了。

  朱倩听完当即目瞪口呆。

  陈若兰婉然一笑:“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好惊讶的?”

  朱倩:“这家的情况这么复杂,我怕我们做不长久。”

  “你忘了爹说过什么了吗?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你只管专心带好那个小少爷就行了。”

  “你啊,还是阅历太少了,人心难测,现在那两房人肯定是恨毒林氏和那个孩子,女人要是被逼疯了有什么疯狂的事情做不出来?她们现在肯定认为我们是林氏的人,接下来我们在宋府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好过了。”

  “这些都得看下回分解了。”

  那天起,朱倩学了一些基本常识和了解了一下府里的情况后就开始亲自带宋少爷了,而陈若兰便被安排做最府里最低下的活儿,例如打扫卫生倒夜香洗马桶,总之就是随传随到。

  这天忙完一天的活儿后,她偷偷躲到院子处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休息。

  忽然,她听到一阵优美的古琴声从一间房子里传了出来。

  陈若兰走到在门前仔细听了起来,原是伯牙的高山流水。

  听了一阵,忽然记起厨房里还有工作没有完成,一急,便不小心踩在了一堆枯叶上,弄得“咔嚓咔嚓”地响。

  “外面的给我站住,是谁在外头啊?”

  陈若兰大可一走了之,但不知道为何她还是停了下来,也许在她心里也是想一会里面那个弹琴的佳人吧!

  门帘被掀了起来,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姑娘从里面走了出来,柳眉丹凤眼,皮肤白皙,一看便知是典型的深闺小姐。

  “小姐万福金康。”

  安若兰向前去给她请了个安。

  “你是谁,平常这里鲜有人来的。”

  “我是新来下人,不小心误闯了这里打扰了小姐弹琴,下人该死,我这就下去不敢再扰小姐的雅兴。”

  若兰正要离开,却被那深闺小姐给叫了回来。

  “我发现你外头偷听很久了,你也喜欢这首曲子?”

  “喜欢,这首高山流水也是我最喜欢的曲子之一。”

  “那你会弹琴吗?”

  “我不会。”

  “撒谎,不会弹琴的人又怎会知道伯牙的高山流水。”

  陈若兰心想:“那你究竟想怎样啊?”

  这时,站在深闺小姐旁边的丫鬟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后,只听见她说:“怪不得这般莽撞无礼,原来是三娘的亲戚,说不定也是从同一个窑子里出来的吧?”

  若兰正想要回嘴,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低下哪有回嘴的份儿,只好独自跑开了,幸好那小姐也没有要和自己计较的意思并没有追上来。

  这天晚上宋衡山要到林氏房里逗孩子,朱倩这才得了空回自己房里睡一睡。

  陈若兰把早上遇到宋玉茹的事告诉给了朱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