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12章 接二连三
  “我。。。”陈若兰犹疑了一下。

  “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宋玉茹忍不住笑了出声。

  “这也算是烦恼吗?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那就不要说出来就好,这有什么好烦恼的。”

  “可是这关乎一个姑娘家的终身幸福啊!”

  此话一出,陈若兰就立刻后悔了起来,这宋玉茹要是追问起自己来,这下自己又该怎样回答呢?

  果然宋玉茹收起了笑容。

  “终身幸福?那就让我来告诉什么叫做终身幸福吧!在这个月的初七,在这个家过完我十六岁的生辰后,我就要成亲了,要远嫁到江南水乡去,对方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良人,他在世人眼里温文尔雅英俊潇洒,是不可多得的如意郎君,你觉得这会是我的终身幸福吗?”

  “这。。。小人回答不了你。。。”

  “哼,想不到你还挺老实的,要是换了别人,这时候肯定是一堆的恭维话了让我别想那么多安心等着出嫁就行,在这个家估计也只有你敢这么说了。”

  “小的是下人出生,只懂得干些粗活重活,其余的什么都不懂,但我娘亲跟我说过每个人的幸福就想喝水一样,喝下去是冷是暖只要自己知道,所以这个小人真的回答不了你。”

  “唉。。。”宋玉茹听到这叹了一声。

  “你娘说得很有道理,如果我娘也像你娘一样那该有多好。”

  “小姐可千万别说这种傻话,我娘是个村妇哪可以跟二夫人相提并论。”

  “但至少你娘该不会逼你嫁给一个不爱你的人吧?”

  “不爱你?小姐,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宋玉茹看了一下天,然后低下头说:“如果你未来的夫君亲口跟你说他喜欢的不是你而是,而是一个年纪比他大,而且身份地位比你低的人,你会有怎样的反应。”

  “原来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隐瞒小姐了,其实昨天我看到不该看到的事就是那个。。。那个方公子。。。他竟然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亲嘴儿。”

  宋玉茹苦笑道:“我怎么一定都不觉得惊讶,那个女人肯定是他奶娘的女儿,那女人比易之。。。比他足足大了五岁,她一定很美吧?”

  “这怎么会呢?她比起小姐可差远了。”

  陈若兰气得都站了起来。

  她拉着宋玉茹的手说:“小姐,看得出你也在犹疑了,既然你也对这婚事产生了疑惑,那不如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找老爷把这么婚事延迟或直接退婚吧!”

  宋玉茹松开了陈若兰的手。

  “你真是太天真了,生在这时代的女子,你以为婚事是能自己做主得了吗?”

  “那你也得去尝试一下才知道啊。”

  “我试过了啊!”

  “那二奶奶和老爷是怎样的一个态度?”

  “我娘她直接甩了我一巴掌,而我爹。。。他说这门亲事是他好不容易才替我给求来的,如果有一天我被赶出了方家,辱咱家的声誉,就让我直接死在半路好了,宋府绝不收弃妇。”

  “真没想到这世间上还有这样的父母。”听到这话,陈若兰气得是咬牙切齿,但更多是心疼宋玉茹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姑娘,在懵懂的岁月就要被逼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她轻轻地把宋玉茹搂在怀里。

  “小姐,你想哭就哭吧!”

  没有声音,但陈若兰感到双肩的衣上湿润了一片。

  许久,宋玉茹才从陈若兰的肩膀转过身来。

  她看着陈若兰恳求地说:“你能和我一起嫁到李家去吗?”

  “啊?”陈若兰有点受宠若惊了,自己长了这么大连县城都没有去过,更没有离开过自己娘亲,要去江南那是她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但看到宋玉茹此刻如此彷徨无助的脸,她又不好直接拒绝,只能婉转地说:“这事老爷和二奶奶会答应吗?”

  “只要你答应了,我肯定会让他们答应的。”

  “这。。。小姐,你为什么要选我啊?我真的是什么都不懂的啊!”

  “我爹和我娘给我选的人就是懂得太多了,一个个都是人精似的,全都是他们的线眼,他们是一个都不可信任。你就给我个实话,究竟跟不跟我去江南?”

  “这。。。好吧好吧,我也做一回舍命陪君子的事吧!只要老爷夫人答应了,我就跟你去。”

  口一开话一出,陈若兰此刻更是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与其相反的却是宋玉茹,她听见若兰答应后就便说:“那就一言为定。我要回房去了,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有消息的话我再通知你。”

  说完,她蹦蹦跳跳地走上石阶回到自己房里去,只剩陈若兰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陈若兰也无精打采地回到朱倩身边。

  忽然,只见三奶奶林氏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这时,朱倩也惊醒了,她一个激灵地坐了起来。

  “三奶奶,你这么急是出了什么事吗?是不是宝哥儿他。。。”

  这个宝哥儿就是宋衡山的独子宋宝玉,平常都是由朱倩带着睡在大房江氏房里,昨晚江氏实在太累不想有人打扰,才把宝哥儿打发回三房,林氏好不容易才碰上能和自己儿子独处的时间,她自然也不想有外人在场,所以才放朱倩回了自己的房。

  “不是宝哥儿,而是。。。是凤仙她。。。她跳河自尽了。”

  “什么?”陈若兰和朱倩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陈若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氏:“我也不清楚,刚才听张管家说。”

  朱倩:“那夫人的身后事怎样处理?”

  林氏:“听说是怡香坊的姐妹筹钱给她薄葬了。”

  朱倩:“我们到她坟前去上柱香吧!”

  林氏:“这就是我来找你们的原因,以我现在的身份实在不方便到现场去拜祭,这点是我的一点心意,麻烦你们尽量要带到。”

  朱倩点了点头,然后待吃早饭的时候向宋衡山和江氏请了个假,就直奔怡香坊去了。

  虽然五年过去了,但她们还是很快找到了老熟人把她俩带到了凤仙的坟前。

  当陈若兰问到凤仙为何会突然自杀的时候,那人显得是一脸的冷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