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15章 羞辱
  一听到陈若兰醒后,宋玉茹便第一时间赶过来看她。

  “你是在怪我往你头上砸了个花瓶,还是在生气我没听你的话弄死了那个丫头?”

  “都没有,我是在担心你,这事要让姑爷回来知道后,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事就连婆婆都没敢说我什么。都到了这种地步,他知道了估计也拿我没什么办法,人都死了难道他还要我为了一个下人偿命不成。”

  陈若兰拉着宋玉茹的手说:“不行,姑爷回来后我一定要寸步不离地守着你。”

  “你个傻丫头,我宋玉茹像是个吃素人吗?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几天过后,方易之便踌躇满志地回到了方府。

  宋玉茹这个贤惠的夫人自然第一时间出来迎接他。

  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宋玉茹就猜到方易之帮太子撰文的事情一定进展得很顺利。

  方易之扫视了一下前来迎接的人,发现当中少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梁妈和小红呢?怎么不见她俩出来?”

  大太太咳嗽了几声。

  “你不过也刚回来,这时候提起两个下人成何体统?等你都安顿好了,回头在找人告诉你。”

  方易之不出声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宋玉茹和陈若兰连忙跟了上去。

  宋玉茹替方易之脱好了鞋子,陈若兰则打了温水替他洗脚,刚替他擦干脚后,方易之两脚一蹬便躺在床上。

  “我累了,要休息。”

  陈若兰连忙给他下了纱帐捧起洗脚水就往外走。

  为了不打扰他休息,宋玉茹正要跟着陈若兰一起离开,却被方易之给叫住了。

  “娘子,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小别胜新婚,过来陪为夫一起睡。还有,那个叫什么兰的,没我吩咐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进来。”

  陈若兰连忙使了眼色给宋玉茹,示意她快点随便找个借口离开。

  但宋玉茹却摇了摇头,反而向她挥了挥手,然后脱了鞋也一头钻进了床里。

  陈若兰在心里骂了一句“呆瓜”,无可奈何地捧着洗脚水离开了。

  在纱帐后看着陈若兰离开后,方易之转过头来对宋玉茹说:“娘子,我们成亲有多长时间了?”

  “少说也有一个多月了。”

  “原来你到我家也有一个多月了?说来也是惭愧,都把你娶进门了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有尽过一天做丈夫的责任,你不会恨我吧?”

  “没有,妾身怎敢怨怼自己的丈夫。”

  “既然如此,那你就老实告诉我,刚才我在府上走了一遍,发现少了两个下人,一个是从小把我抚养长大的梁妈,一个是她的女儿小红,其他的人都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让我来问你。你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小红她偷了我东西还想着用巫术来害我,被我发现打了一顿,在送回她家医治后当晚就死,梁妈。。。她大雪天的夜里拉着她女儿的尸体跪在咱们府上门前没多久后就冻死了。”

  宋玉茹说这话的时候不带一点情绪,这事似乎好像跟自己没丁点儿关系。

  她也特意看了一下方易之,在他冷冰冰的脸上没看出一丝该有的愤怒。

  宋玉茹疑惑地问:“夫君,你不怪我在你出门的时候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怎么会呢?哦对了,你不是一直很像和我同房吗?今天,我就圆了你这个愿望吧!”

  说完,他粗暴地扯开宋玉茹的上衣。

  宋玉茹惊恐地看着他。

  “夫君,你这是要干什么?为何如此粗暴?”

  “你这个恶毒的妒妇还想装什么贞洁烈女?既然你想当婊子,那就别怪我像对待妓女般地对你。”

  宋玉茹无力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像个禽兽一样的方易之在疯狂地发泄着怒气。

  她开始悔恨自己当初为何没听陈若兰的话,没想到努力付出后换来的竟然是令人更加难堪的羞辱。

  完事后,方易之穿上鞋子就往外走。

  他前脚刚一离开宋玉茹的房子,担心小姐安危的陈若兰后脚就急匆匆地赶了进去。

  一掀开纱帐,没经历过人事的陈若兰也吓呆了。

  但她还是赶紧到厨房去烧了一壶温水过来替宋玉茹拭擦了身体。

  在接下来的那几天,陈若兰经常都有意无意间提起那天的事。

  但宋玉茹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只要陈若兰一提到那天的事,她就大发雷霆,几次过后吓得陈若兰也是对那天的事绝口不提了。

  但自那天过后,宋玉茹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精神不济胃口欠佳,每当陈若兰说要请个大夫来瞧瞧,都被宋玉茹拒绝。

  这些天唯一的好事就只有方易之从那天过后就并没有再来找宋玉茹的麻烦,对此陈若兰这才稍稍松口气。

  宋玉茹身子的异状也被大太太察觉,她以为自己快要抱孙子了,便欢天喜地把全江南最好的大夫给请到方府来。

  可是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大夫到了方府后,宋玉茹却怎么说都不肯给大夫诊脉。

  大太太一听便黑了脸,命下人五花大绑将宋玉茹捆住,大夫这才有机会按住她的手腕。

  大太太急着问:“大夫大夫,我家儿媳她是不是真的有喜了?”

  大夫看了一下大太太,再看一下宋玉茹,似乎面有难色。

  “诶,我在问你话呢?怎么忽然不说话了?你究竟是不是大夫会不会瞧症啊?我是不是快要抱孙子了?”大太太追问道。

  那大夫犹豫了一下尴尬地说:“少奶奶得的并不是喜脉。”

  大太太一听顿失所望一脸的不耐烦。

  “那她得的是什么症?”

  大夫:“她。。。她得的是风流病。”

  “啊。。。”大太太吓得把连忙把手里的茶杯扔到地下。

  “你。。。你这个贱货,是哪里得来脏病?”

  她本想过去扇宋玉茹一巴掌,可是又怕接近她反而让她不知以什么途径把这脏病给传染了自己。

  大夫一看这架势便知道自己不宜久留,他连忙收起药箱告辞。

  “这病幸好发现的得早,少奶奶只要服我几剂药定能药到病除,只是。。。”

  “只是跟夫人有密切关系的人最好也让我瞧瞧以防万一。”

  “那治好后她还能生孩子吗?”大太太急着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