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22章 报仇
  她立刻到宋府去找宋衡山把自己女儿这些日子经历过的非人遭遇添盐加醋地述说了一遍。

  那宋衡山虽然有了宝哥儿后对自己的女儿宋玉茹是少了那么点意思,但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一听自己的女儿竟然死得那么惨,自然也不想轻饶了方易之。

  夫妇俩直接告到江南巡抚去,仵作开棺验尸后确定了宋玉茹是死于严重脱水和饥渴症,和方易之说死于绝食吻合,加上府里所有下人都已被买通口径一致说是宋玉茹是一心绝食求死和迫于方易之的淫威,巡抚也只能以证据不足草草结案以打发宋衡山夫妇回了东南巷。

  宋衡山是个明白人,深知纠缠下去也没什么结果,所以打算就此放弃。

  而秦氏也明白这事已经回天无力,她来到方府一头撞死了在门前的一座石狮子上。

  那天起宋衡山便苍老了许多,而陈若兰也回到宋府住了一个多月。

  但她从来没有放弃过为宋玉茹报仇的念头,她暂住在宋府也只是为了多陪陪自己的母亲。

  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陈若兰不顾母亲朱倩的苦苦哀求一个回到了静庐。

  赵靖见到陈若兰显得有些惊讶。

  “你不是回东南巷报信去了吗?”

  “我是回那去报信了,但还是未能替小姐报仇,反而让二太太为此更丢了性命。恩人你说,我是不是不该回去把真相告诉他们。”

  “陈姑娘,还是直入主题吧!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

  陈若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赵靖见状便要扶她起来,可是却被她固执地推开了。

  “你要是不答应我,我便长跪不起,直到跪死在你这里。”

  “你。。。你这是又是何苦呢?”

  她拉了拉赵靖的裤腿,可怜巴巴地说:“我家小姐她实在太惨了,公子我求你帮我报仇吧?”

  “我?姑娘,你这个玩笑也开得有点大了吧?我就是名大夫又不是刽子手,只管救人性命并不会取他人狗命,你让我怎么帮你报仇?”

  “我有次无意中看到你藏在木箱里的那套衣服,跟我在方府里看到过那些达官贵人的服饰很是相似,我猜想你一定朝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所以我才冒昧回来请你相助。”

  赵靖往自己的木箱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又转过头来。

  “就算让你猜中了又怎样?萍水相逢的我救了你一命已经算是尽了心意,现在凭什么还要帮你趟这滩浑水?”

  “在小姐还没遭难时,她就常跟我说要我要耐心等一个人,从小姐的语气中我感到那个人绝对能够信任也有绝对的本事能扳倒方易之。不知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就是她口中的那个人。”

  赵靖听完,笑着摇了摇头。

  “你的联想能力真是。。。不过我不得不佩服,有时女人的之间真是太准了,没错,你小姐口中那个人的确是我。我想如果我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怕你在脑子里又不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所以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

  原来这宋衡山在走南闯北的时候,曾经倒卖过一批古玩书画,在这期间他认识了同样爱好古玩字画的赵靖,两人一下就成好友。

  宋衡山曾经把他带过宋府几回,这便使得宋玉茹也有幸见过赵靖几面。

  在前几个月时,宋玉茹在静庐附近重遇着他,但当时看他穿的是便服,宋玉茹怕他是微服私访出来办事,所以就不敢上前相认,只好先回家写好信。

  等到第二天,她再去静庐的时候才把信交给赵靖。

  第三天赵靖回信让她耐心静待消息,因他有事要回京师一趟,没想到等他再度归来的时候,宋玉茹却已经香消玉殒。

  “那你究竟是什么人?”陈若兰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时,书生小林走过来说:“我家公子正是当今皇上的长子靖王。”

  陈若兰曾无数次猜想过赵靖的尊贵身份,但最多也是某某大人而已,她从没想过自己招惹的竟然位王爷。

  老王也走过来说:“咱们主子有让你说话了吗?谁叫你多嘴了?”

  赵靖看了他们俩一眼。

  “老王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小林那张是不可能藏得住秘密的。”

  他转过身对陈若兰说:“现在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了吧?”

  陈若兰点了点头。

  “那你打算还要跟着我们,想要借我的力量报仇吗?”

  “要,王爷,求你了。”

  赵靖单手扶额,显得有些为难了。

  小林插了一句:“主子,这个忠心耿耿的丫鬟也实在可怜,咱们就帮帮她吧!”

  “你是嫌事情还不够多不够烦吗?”

  “事情是比较棘手,但那方易之是太子党那边的人,当初我们答应了宋玉茹不就是为了。。。”

  一看赵靖正瞪着眼睛瞧自己,小林顿时闭上了嘴巴。

  宋玉茹:“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大计,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只管取方易之的狗命,绝对不会成为你们的阻碍。”

  老王:“主子,看样子她也许会成为我们的助力。”

  陈若兰连忙点点头。

  “王大哥说得在理。”

  “那你有什么对付方易之的大计了吗?”

  陈若兰连忙摇摇头。

  “小姐说过不能鲁莽行事,这要真干大事,我们务必要一举中的。”

  赵靖起初只是赞赏陈若兰的勇敢,想不到原来其实她还是有点智慧的。

  “那好,恭喜你现在正式成为我们一员了,不过在你报完仇后请马上离开。”

  陈若兰站了起来。

  “谢谢靖王的收留之恩。”

  在静庐的日子,陈若兰只是跟赵靖学医救人,这让大大锻炼了她的心性。

  但在静庐,她却想不出任何能对付方易之的法子。

  就在宋玉茹死后不到一年,方府里又传来了方易之要续弦的消息。

  对方正是他的梦中情人吕柔芷。

  起初胭脂以为那吕芷柔和宋玉茹一样是个怂包,一样地不把她放在眼里,一样地在家里趾高气昂

  可是那吕芷柔毕竟不是宋玉茹,她可是方易之的真爱啊!所以她怎能容忍妓女小妾如此挑衅自己主母的地位,她直接把胭脂的月钱给扣了。

  胭脂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大房如此厉害,竟然一过门就跟自己过招,用的还是当初自己用来对付宋玉茹的那一套,她气得是差点要吐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