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26章 愁云
  在玉璧宫里,年约四十出头的景帝一个坐在高高在上的龙椅上,太子、靖王二人并排在两侧。

  在听完胭脂那声泪俱下的控诉后,他眯着眼睛仔细地看起那本账本来。

  看完后,他一把将账本远远地扔了出去。

  “放肆,真是岂有其理。”

  景帝站了起来在龙椅前来回地踱步。

  太子和靖王连忙跪了下来,连声回答:“父皇请息怒。”

  “息怒?你们让朕如何息怒?那个方易之是如何能在这么短时间筹有这么多银两来行贿朕的官员?枉朕一直这么相信他们,说他们是国家的顶梁柱,原来一个个都是朝廷的蛀米大虫,是硕鼠。。。”景帝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茶。

  “来人”,景帝大喊一声。

  两名带刀侍卫走了进来。

  “方易之那个蛀米大虫现在身在何处?”

  “启禀皇上,他在。。。他在。。。”

  侍卫往太子那边瞧了一眼。

  景帝立刻瞪大了眼睛。

  “说啊,这般吞吞吐吐的又是为何?就算现在他人在朕的茅房里,你们也得给朕把他抓到朕的面前来。”

  “方大人他现在正在东宫门前。”

  太子双眼一闭,心想:“这下果然逃不过去了。”

  景帝立刻指着太子骂道:“你看看你啊,都举荐了些什么人?出了事不到大理寺去投案自首,倒是去你东宫那想找庇护了。”

  太子:“儿臣用人不当,自知失职有罪且无话可说。”

  “现在说这个你不觉得迟了吗?”

  景帝双眉一扬,立刻下令:“立刻把方易之一家关进天牢,然后将他在户部经手的所有账目给朕重新核实一遍,朕要亲自过目。”

  很快李方易之一家就被打入了天牢,因他这事户部的其他官员连夜通宵达旦在敲着算盘做数,一丝一毫都不敢出错,就怕差了一文钱而掉了脑袋。

  两天过后,一本本账本就堆在了景帝面前,叠起来恐怕最少足足有一成年男子一般高。

  景帝随手抄起一本来看,里面进的账和出的账基本都对不上号,差的有时是一半之多,里面还不包括国库里实际的藏银数量。

  景帝气得一把将所有的账本扫落在地。

  “气煞朕也,那个方易之才上任户部尚书多少年?就把朕的国库差点都全搬到他家去了。”

  “来人”,他大吼一声。

  这时,两名护卫又走了过来。

  “朕不是让你们抄了方易之的家吗?究竟抄出了多少钱财出来?”

  “卑职不知,现在户部由靖王暂时做主,听说他还在和户部其他官员在核算中,需要卑职到户部去把靖王给传来问吗?”

  “不用了不用了,一个个都是个饭桶,让他们办点小事都办得这么拖拉。”

  这时,一个太监捧着一个小碗走了出来。

  “皇上,天气炎热,奴婢让御膳房准备了一碗冰镇莲子羹来让皇上消暑解渴。”

  说完,就把那个小碗递到景帝面前。

  “还是蒙喜懂我。”

  景王端起碗一勺一勺地把把莲子羹送到嘴里去。

  “皇上,夜深了,不如让奴婢侍候您让您早些歇息吧!”

  “也好,长命功夫长命做,反正这事是太子惹出来的,就让他自己擦自己屁股去。”

  “那皇上你今晚是要到皇后还是哪位妃子的寝宫去呢?”

  “我哪个女人的宫里都不去,就留在我的玉璧宫,那些女人也没一个是好东西,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给朕添乱。”

  景帝躺在偌大的龙床,翻来覆去直到子时才能入睡。

  第二天一早,赵靖就带着账本和十几个大木箱来到了玉璧宫。

  景帝还在熟睡中,大太监蒙喜不让赵靖进殿内,赵靖只能让人先把东西给放下。

  景帝听到外面的声响已经醒了七八分,他看到蒙喜进来后就问:“外面的可是朕的大儿子啊?”

  “正是靖王。”

  “这孩子,从小就缺心眼,不过倒是会干实事。”

  景帝坐了起来。

  蒙喜忙走到床边问:“皇上是否要起床梳洗了?”

  “不然还能怎样?让那个傻儿子在外面干等吗?”

  “是是是,奴婢这就替皇上更衣。”

  蒙喜一边替景帝更衣一边笑着说:“皇上心里还是挺在意靖王的,一听他来了,连觉都不睡就起来见他。”

  景帝也笑了。

  “他是个好儿子也是个好臣子,朕为他这个儿子感到骄傲,只是他的命不怎么好,不然现在太子这个位置就是他的了。叫靖王进来吧!外面冷可别让我靖儿受了风寒。”

  “是,这奴婢这就去做。”

  “宣靖王进殿。”蒙喜朝着殿门大喊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赵靖就走了进来,还让人扛着一箱箱的东西放在大殿之上。

  景帝看得直皱眉头。

  “你这一大早的又是带了一沓沓的账本过来了吗?”

  “启禀父皇,这些可不是账本了,那一箱箱装的都可是真金白银的宝贝。”

  景帝一听立刻眉飞色舞,恨不得自己马上去打开了看看。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来人,把箱子都给朕打开。”

  侍卫们把箱子一个个地打开后,整个玉璧宫立刻金碧辉煌。

  “靖儿,你把这些带来都是什么意思?”

  “父皇不是说方易之是个蛀米大虫吗?那儿臣就把原本属于国库的东西给补了回来。”

  “他亏空的不是早就用去贿赂其他官员了吗?你怎么还能搜刮出这么多东西来?”

  “儿臣这就是根据方易之那本秘密账本上的记录一个个地到他贿赂的官员家里硬抢回来的。”

  “哈哈哈哈”,景帝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好一句硬抢,好不容易才到嘴的肥肉,想必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的交出,那你是用什么方法从他们嘴里抢回了这块肥肉?”

  “儿臣跟他们说,只要乖乖地交出赃款,那他们收受方易之贿赂一事,朝廷就既往不咎,然后他们就乖乖交出来了。”

  景帝大怒:“你这也叫硬抢?这明明就是巧夺。是谁让你自作主张不追究这些贪官污吏的责任?”

  赵靖跪在地上求情:“父皇请息怒,方易之这事牵扯太大,如果真要认真查下去,这恐怕全国有一半的朝廷机构不能正常运作,不到三天,父皇,这天下恐有大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