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30章 太子赵显
  “不过就是个装神弄鬼的江湖术士,死了就死呗,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埋了吧!记得做得干净些,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尤其是偏房里面的那个女人。”

  “是。”领头人向最靠近他的两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人连忙把许旺的尸体装进麻袋扛在肩上走了。

  太子禁足的日子将过,这段时间他在东宫里过得可谓是惶惶不可终日。

  景帝特意选了最后一天去看他。

  一看见自己的父皇来了,太子开始了痛哭流涕的表演。

  “父皇,父皇,儿臣知错了,您就原谅孩儿这次吧!”

  他跪在景帝面前拉着他的脚踝哭喊着。

  景帝一脸厌恶地说:“就你这点出息,要不是朕的孩子少,我真想。。。”

  他一脚将太子踢开,用力地甩了一下自己的袍子,径自坐到了一张太师椅上。

  很快,宫女就把茶水放到茶几上。

  景帝趁热喝了一口,然后不紧不慢道:“经此一事后,你在朝野里的地位估计不比以往了,没了方易之这个财神,以后你们太子一党要怎样自处啊?”

  太子一听这话,吓得更是屁滚尿流。

  “父皇,父皇,您就算给儿臣一百万个胆,我也不敢跟那个方易之同流合污,他之所以犯下这么重的罪,完全是他自己自甘堕落,这事与您儿子我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结党营私,那更是子虚乌有的事,父皇您要明察啊,千万勿信了外面的谣言,不要让那些挑拨离间的不实传言影响我们父子间的感情。”

  景帝把茶杯放到茶几上,睥了太子一眼。

  “啧啧啧,你撇得倒是清,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是老得连谣言和事实都不会分了?”

  太子连连摇头:“父皇您怎么会老呢?将来您还要千秋万代一统江山呢!”

  “你别以为对朕油嘴滑舌一番就能让这件事蒙混过关,你哥靖王为了这件事几天几夜不休息就是为及时到各个官员家中搜回那些赃款,你是不是也该出分力了?”

  太子疑惑地看着景帝,犹豫了一下,才吞吞吐吐地说:“儿臣。。。儿臣也没有钱。。。”

  “你没钱?”景帝气得用手指不停地戳着太子的头。

  “那你的钱都到哪去了?是不是要我派人来搜你东宫,你才肯乖乖把钱交出?”

  太子的头都被他戳到歪一边去了,只能连声求饶:“儿臣不敢,儿臣不敢。”

  “不敢就好。”景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前方既有我军将士们在和蛮族开战,军费吃紧,后方两浙两广旱涝失收严重,大需赈灾银两来救济灾民,国库和刚收缴上来的赃款早就入不敷出,你身为一国太子,如果再想不出办法弄到银两,那朕也用不着再当什么天子了,咱们父子俩一块吊死算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东宫。

  三天过后,蒙喜一脸笑容地走向玉璧宫,正在看书的景帝一看他来了,就合上了手中的书籍。

  “皇上,奴婢给您报喜了,户部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太子也为国库捐赠了十万两银子,现在全国上下都无一不赞扬太子的善举美德呢!”

  景帝轻蔑一笑:“还善举美德呢?要不是朕拿着鞭子去逼他交出这笔钱,他们还真以为朕那抠门的儿子会诚心实意地把钱拿来救命赈灾?他们想得还挺美。”

  “虎父无犬子,百姓们赞颂太子不等于也在颂扬皇上您的功德吗?”

  “蒙喜啊,你真是越来越会说话。”

  景帝听到百姓还是拥戴自己的,心里马上乐开了花。

  可他转念一想:“对啊,虎父无犬子,怎么我横竖看都觉得那靖儿比显儿更像是我的儿子多些呢!”

  他收起笑容,严肃地说:“蒙喜,你跟在朕身边日子也不短了,朝中的事你肯定也知道得不少,你说说看,你觉得靖王和太子,哪个更适合大统?”

  这问题让在宫廷里经历了无数腥风血雨的蒙喜彻底犯了难,历来找谁来继承大统这个问题不仅会让皇家苦恼不堪,更是让朝廷上一众官员也忐忑不安,生怕一旦选错,轻则仕途有损重者满门抄斩。

  蒙喜想了许久才开了口:“启禀皇上,依奴婢愚见,虽然太子偶然犯错,但他毕竟还年轻,东宫之主关乎国之根本,可不能轻易动摇。”

  “蒙喜,你这话说的有理。”

  景帝说完,又翻起了手中的书籍。

  “母后,母后。。。”太子哭喊着,一头扑到庞皇后的怀里。

  “母后,父皇。。。父皇他。。。硬要坑我十万两,现在我手上是一分钱都没有了。”

  庞皇后抚摸着太子的头发,心疼地说:“太子啊,钱财不过身外物,没了咱们就另外想办法找回来。”

  “哼。。。”

  太子擦了一把眼泪,赌气地推开了庞皇后。

  “都不知道究竟谁才是母后你的亲生孩儿。”

  “你是我千辛万苦生下来儿子这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这还要问吗?”庞皇后没有好气地说。

  “今个儿这事全都是我那个好皇兄一手弄出来的,母后你怎么都不向我父皇说句情呢?要不替我出口气也行啊!”

  “你快别提这事了,你都不知在你禁足的那几天,我到玉璧宫去求了你父皇多少次,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父亲最痛恨后宫干政,我那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求他的,再说了,本宫从来没亲手打过人,这次为了你,亲手打了你皇兄一巴掌,这下你也总该气消了吧?”

  “母后,那远远还不够啊,这种事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次没废掉我把我弄死,谁知道皇兄他下次又会在我背后使什么绊子。”

  庞皇后不耐烦地问:“那你究竟还想本宫怎么做才能让你欢喜啊!”

  太子贴在她耳边瞧瞧地说:“帮我干掉那个蛮族的野种以绝后患。”

  庞皇后惊恐地看着他,一脸的不予置信,就像是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而不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儿子。

  “那个可是你的亲哥哥,就算他不是我亲生,但他一直看着你长大,你要什么他就给你什么,你怎么可以不顾手足之情而对他下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