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31章 影子
  “什么兄弟手足之情?别说在这皇宫里了,就算是在寻常百姓家,在权利与金钱面前,那都是个屁。那个赵靖不过是跟他母亲一样流着蛮族人的血统,再说了,他要是真拿我当兄弟又怎会在我背后使这样的手段。”

  “啪”的一声刚下,一个鲜红的手印落在了太子的右脸颊上。

  这下,轮到了太子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庞皇后。

  “母后,你。。。你。。。你竟然为了一个野种来打我。”

  “本宫打你也是为了你好,免得到时候传出去说本宫不会教儿子。就算那惠妃是望施国送来的俘虏,但她毕竟还是你父皇的宠妃,赵靖还是你长兄,现在还轮不到你这样来说他们。再说了,方易之的事,明明就是你们咎由自取,可如今你却怪你皇兄多事捅出来,说是他要背后整你,你看看你说的这些都是人话吗?”

  太子被骂得狗血淋头,一时间竟也无言而对。

  沉默了一会儿,庞皇后又发起话来。

  她一边抚摸着太子被打的脸颊,一边安慰道:“还疼吗?”

  “哎哟”,太子连忙将庞皇后的手打开。

  “别碰我,还疼着呢!”

  他黑着脸走到一旁花梨木制的太师椅上坐了下去。

  庞皇后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跟了过去。

  “你都这么大,就别耍这小孩子脾气气了,跟本宫赌气有什么意思?”

  太子还是把头拧到一边去不肯正眼瞧她。

  庞皇后只好继续说道:“我找了一个隐世术士问过了,那个赵靖暂时应该不会对我们照成任何威胁的,相反,你要想现在就得干掉他,哪怕做得再干净也难免会让其他人起疑心,到时候君心难测,谁能保证不会出其它问题?”

  太子开始觉得自己的母后说得其实也在理,也暂时只好收起性子跟她好好谈谈。

  “那孩儿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不是缺钱吗?不然那拿什么来养你身边那些入幕之宾?”庞皇后淡淡的说道。

  “那母后你能拿出多少来给我?”

  “我一个月的俸禄比你还少,每天每月每年逢年过节,整个后宫我打赏过的人比你看过的书都要多,你可别想打我银子的主意。”

  “那你又干吗问我缺不缺钱?”太子的白眼翻得都快要上天去了。

  庞皇后喊了一声:“来人。”

  紧接着,两个小太监扛着一箱东西从她寝室里面走了出来。

  遣退了两个小太监后,庞皇后指着那个箱说:“送你以解燃眉之急的。”

  太子问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金子还是银子?”

  “你过来亲自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太子心里想着,虽然脸上挂着不情愿,但双脚已经不知不觉地站在箱子旁,当他打开一看,里面各式各样的珠宝首饰直让他移不开眼睛。

  “怎样?里面的东西比你捐给国库那十万两银子更值钱吧?”

  “的确是比我那十万两银子值钱,但你总不能让我把这么娘们的东西一件件地送给那些对我有功之人吧?”

  太子合上了箱子幽怨道。

  “那你大可把这些无价之宝卖出去变现啊!这都要我教你吗?我看你就是嘴欠,怎样都想要埋汰你母亲几句,不要就算了。”

  说完,庞皇后装着要把东西拿回寝室去。

  “别啊,母后,使不得使不得,这么重的东西你哪里搬得动,还是让下人来吧!”

  太子叫唤了几声便立刻来了几个东宫里的太监。

  “把这箱东西搬到我宫去。”

  吩咐完下人后,他转过身笑嘻嘻地对着庞皇后道:“母后,我这就回去处理一下那些你送给我的稀世珍宝,过些日子我定会再来给母后你请安。”

  说完,他就急不可待地向着那箱珠宝追了上去。

  庞皇后在后面喊了一句:“得了便宜就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回到东宫后,太子对着那箱珠宝却显得微微有些犯难。

  这时,有个人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

  太子转过身,那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但看起来他却一点都不惊奇,还笑着说:“你来了?”

  那人点了点头,回道:“母后送了这么些东西就想打发你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她可是比我还要抠的人。”

  “那你打算怎样处理这些东西?”

  “当然把它们卖到民间去换钱。”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该派谁去办比较稳妥?”

  “见过鬼谁还不怕黑,方易之那事后我就知道,钱银的事绝不能假手于人,不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这么说来,太子你是想亲自去交易?”

  “没错,我就是这样打算的。”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再说了,要是让父皇知道了你私自离宫只是为了钱财,他肯定会气疯的,甚至还可能会杀了你。”

  “所以我这才让你这个影子过来。”

  太子摸着他的脸,讪讪道:“自从六年前在东南巷那看到你这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后,我就把你给抓到东宫来做我的影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不敢问你一句,安童。。。”

  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其实当初你究竟有没有恨我就这样把你给抓来,就这样一手毁了你那原本平凡且正常的生活。”

  安童苦笑了一下:“你们在抓我当影子的时候不都是已经调查过了吗?我本来就是个被妓女收养的孤儿,如果我没遇见你,在那怡香坊长大后肯定也只能当个扯皮条的龟公之类,但我们的相遇让我来到了东宫,现在过得日子跟以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我感激上天赐给我这张脸还来不及,心里又怎敢有一丝的怨恨。”

  “就算你不念那个妓女的养育之恩,但至少你对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小情人的确是情真意切的,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那些宫女在你睡觉的时候还听到你念念不忘地喊着她的名字,好像是叫做若兰对吧?”

  “亏殿下你日理万机还记得一个贱婢的名字。”

  安童负手在背,望向东宫的大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