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34章 十里坡
  “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顺利,还平白比我想的还多了几万两,这真是天掉下来的好事。”

  太子一边走一边大声笑道,护在他身旁的杜江和萧云也只好尴尬地陪着笑。

  忽然,在远处的角落里传来一阵踩在落树叶上的微弱声响。

  杜江大喊:“是谁躲在那边?”

  太子和萧云连忙转过身去一看。

  没听见有人回答,杜江和萧云当机立断马上拉着太子就往宫里的方向狂奔。

  躲在黑暗中的人也好像发现他们要逃,遍立刻跑上去把三人团团围了起来。

  太子显示十分惊慌,结结巴巴地问道:“各位好汉们,我们只是初到这里游历的旅人,请问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这不明摆着我们要拦路抢劫吗?留下买命钱,爷爷让你们走。”

  太子小声地向身边的两人问道:“我们有几成胜算能突围?”

  萧云:“对方五个人,如果只是我和杜江要逃那是百分百,但加上主子你,最乐观的情况是他们都是半路出家的小贼没啥本事,胜算只有百分之五十了。”

  太子一咬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哪怕只有百分之五十也得跟他们拼了。”

  杜江、萧云相视了一眼,同时回答了一声:“是。”

  两帮人很快就厮杀起来。

  杜江和萧云很快也发现老大、老二两兄弟其实并不好对付。

  老大拿的流星锤对上的是杜江的剑,老二拿的是狼牙棒对上的是萧云的刀。

  那好几十斤的流星锤和狼牙棒在那兄弟俩的手中舞得就像是天上的风筝一样灵巧,但每一次落下的力道都犹如雷霆万钧之势,四人一对一的交战陷入了胶着的状态。

  另外那三个小贼立刻也凑了上去二话不说把太子打了一顿,直到他连连求饶。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萧云、杜江你们马上给我住手。”杜江和萧云连忙退到太子身边。

  太子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递了过去:“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老二一把将银票抢了过去,借着月光仔细辨认和数了一遍。

  “不多不少,刚好十五万两汇通钱庄的票子。”

  老大笑着说:“真是个贱骨头,早些拿钱出来不就免一顿毒打了?”

  话刚一落,他一下子就把太子给拉了过来,随手就将一个几十公斤重的方形流星锤压在太子的脑壳上,太子顿时觉得有泰山压顶的感觉。

  “你信不信我这一砸下去,你半个脑袋就没了?”

  一股热流从太子裤裆里流了出来,逗得老大“哈哈”大笑。

  “这小子竟然被吓得尿了裤子。”

  其他山贼也跟着起哄大笑了起来。

  杜江正要过去抢人却被萧云拉住了。

  老二拿着琅琊棒指着杜江说:“年轻人别冲动,你爷爷我要是没有两下子也不会出来干这刀刃舔血的勾当,别以为仗着血气方刚就能冲动行事,小心枉送了性命。”

  萧云:“你们不是说了拿了钱就放我们走吗?怎么突然间又变卦了?”

  老大:“我刚才是说过拿了钱就走,可惜你们两个愣头青不知好歹硬要跟我们哥俩比划比划,现在好了,我们俩身上都被你们的兵器弄伤挂了彩,不多拿你们几万我们底下兄弟的心不舒坦呐,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条生路,回你们的府里去再拿五万两银子,三天后子时到十里坡去赎人。”

  杜江冷冷一笑:“就算我们把钱拿来了也怕你们不敢要啊,一次就想吞人家二十万两,你们就不怕无福消受?”

  老二:“这个就不劳你们操心了,干我们这行的就算是天王老子的钱我们也敢伸手要,倒是这个小白脸。。。”

  他用狼牙棒划了一下太子的脸,太子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条血痕。

  “三天后要是见不着钱,我就拿他的细皮嫩肉来做包子吃。”

  说完,一群人押着太子往十里坡的山寨走去。

  “慢着”,萧云叫住了他们。

  一群人转过身来,老大很不耐烦地问:“你们又想怎么样?”

  萧云:“我家公子爷身边得有人伺候才行,我回府上拿钱就好,这个小哥也跟你们一同回十里坡吧!”

  老大想了一下说:“你们这些有钱人就是麻烦,那就叫他赶紧跟过来。”

  杜江一个箭步飞了过去,紧贴在太子身边。

  萧云亦随即消失不见。

  杜江和太子很快跟大家伙来到了山脚下,老大、老二两人把他们的眼睛蒙上后就拉上了山寨,然后关他们在一间小木屋里,找了两个小弟在门前看守,他们就大摇大摆地跑去喝酒了。

  他们在隐蔽的山洞里大摆筵席,好酒好菜全都上桌了。

  老大举起一个酒碗站在最高处发表演讲。

  “各位平时为了寨子出身入死的弟兄们,你们都辛苦了,这碗酒是大哥我敬你们的。”

  说着,他就将一整碗烈酒“咕咚咕咚”地喝进了肚子里。

  大家齐声连喊:“大哥,威武。。。”

  老大把空酒碗“砰”地一声响重重地摔在地上,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天佑我们十里坡的寨民兄弟,让我陈老大做了一票大买卖,抢来的钱足够让寨里的那百几号弟兄无忧无虑地过上一辈子了,我寻思着打打杀杀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娶个老婆生个孩子吗?既然我们现在的愿望都可实现了,为什么不趁现在就金盆洗手呢?”

  大家伙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也不知道陈老大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陈老大也好像看出大家疑惑便继续道:“我这不是在试探你们忠诚,你们也不要对我有所猜忌,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虽然咱们大多数干的都是些劫富济贫的活儿,但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也干了不少,我就想和大家商量一下,兄弟们是不是该到了散伙的时候了?”

  此言一出,大家伙都哗然起来。

  “我反对。。。”

  “我也反对。。。”

  “就是啊,老大你们这些抢够了,可是我们这些小的能怎么办?我们的脸早就被贴在官府通缉名单上了,还被早些年跟我们抢地盘的同行给记恨上了,现在我们人多势众他们当然不敢来找我们麻烦,但散伙后,他们要是不肯放过我们要逐一来找大家报仇,到时候我们势孤力薄不就死路一条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