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36章 画像
  萧云深知是瞒不住了,只好将事情和盘托出。

  赵靖听完后,心里痛骂道:“真是愚蠢至极。”

  见赵靖板着脸不说话,萧云只好“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是卑职救驾不力,只求靖王能顺利救出主子,事后任凭处置。”

  “母后知道此事了?”

  “正是皇后让卑职过来找靖王的。”

  赵靖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深思中。

  老王率先开了口:“主子,这有何为难的?让官府出兵杀上十里坡拖住那些山贼,然后我和萧云负责砍杀陈老大和陈老二,这样一来不就可以营救太子了?”

  赵靖:“要是正面交锋,会造成死伤过多,这样的话你和萧云会有几成把握能把太子救回来?”

  老王和萧云互看了一眼一时间也不知怎么回答。

  老王继续道:“上次我们不是早在十里坡安插了一个探子吗?这次我们正好可以安排他想法子护太子周全,然后在给他们十里坡的土匪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歼灭了。”

  太子:“是有这么一回事,但可惜那个探子已经和我失联了好几个月了。”

  萧云:“怎么会这样?”

  老王“哼”了一声:“这还用问吗?肯定是那个探子背叛了靖王,说不定现在十里坡早已加强了防备,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了。”

  赵靖瞪了他一眼,一字一句地说:“不可能,他跟你们一样都是我亲信,绝不可能背叛我的。”

  老王低下头不在说话了。

  萧云:“那探子为啥不再联系王爷了呢?”

  赵靖:“估计是我们用来联系的那只信鸽被山贼们当野味打下来吃了。”

  此话一出,整个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天已微亮,就在这时,陈若兰推开门,手里的托盘上盛有几碗粥。

  “你们肯定是饿了,我为你们准备了些早点。”

  萧云:“有劳姑娘了。”

  陈若兰:“不客气,赵大夫待会你还去看诊吗?”

  赵靖:“看情况吧,小病你替我看就行了,重症的你再过来通知我。”

  然后,陈若兰竟然伫在房里不走了。

  赵靖:“你还有事吗?”

  陈若兰:“没了。”

  “没了你还不走留在这干嘛?有你在我们还怎么谈事情?”

  说完,赵靖就推着她往房门外走。

  “我就是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嘛!”陈若兰极不情愿地站在门口说。

  “没有。”赵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陈若兰嘟了嘟嘴,一跺脚就离开。

  萧云:“照靖王说的情况,只要我们再安排一个探子就去了解情况,事情不是容易办多了?”

  赵靖:“派谁?你?老王?还是我?他们现在还敢收留外人吗?”

  萧云:“我们可以用美人计,他们可能对外人有戒心,但对女人嘛。。。”

  老王:“这法子可行,我知道他们寨里的人会经常到春满楼去找姑娘,晚晚如是。”

  赵靖:“现在再来收买她们也未免迟了一点,婊子无情,说不定她这边拿了我们的钱那边就把我们的事捅给了陈老大他们。”

  萧云:“外面的真婊子自然是信不过,但我们可以安排一个假的过去,我看刚才那个姑娘就是不错人选,他能顺利进出这里,应该是个能信任的人吧?”

  老王:“不行,人家是正经的妹子,你让她扮成妓女到十里坡去为我们打探消息这不等于将她推到火坑里去吗?”

  萧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可以把她叫过来问一下,反正这事也强迫不了。”

  两人一同望向了赵靖。

  赵靖双手不停地揉着太阳穴,他定了定神,无奈地说:“老王,去把那个那个丫头给我叫过来吧!”

  老王瞪了一眼萧云,极不情愿地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他就带着陈若兰走了进来。

  陈若兰笑道:“我就知道你们会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说吧,你们想我怎么做?”

  赵靖:“很简单,先到春满楼去当妓女,晚上再到十里坡去勾引那里的陈老大,然后为我们打探消息营救我们的目标人物。”

  陈若兰一听,立刻吓得魂飞魄散。

  “这任务如此艰巨,我怕是完成不了,你们还是另觅人选吧!”

  就在她转身离开的刹那,陈若兰看到萧云手上拿着一幅画卷。

  她停下了脚步,指着画卷问道:“这是什么?”

  萧云:“是我主子的画像,也就是这次要准备营救的人。”

  陈若兰:“打开来看看啊!”

  萧云:“你不是让我们另觅人选了吗?那我主子长得怎么样又关你什么事?”

  陈若兰:“好奇心啊,你就打开来看看吧!”

  萧云最是禁不住女人缠,只好一手打开了画卷。

  陈若兰一看那画卷,惊得连眼珠子都快要掉了下来。

  她颤抖着抚摸画卷,声音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他。。。画像中的人真是你的主子?”

  萧云被她这么一弄也搞糊涂了。

  “你问的这是什么?他当然是我主人了,难不成你也认识他?”

  “我八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十岁的时候他还说要娶我呢!你说呢?”

  萧云大笑了起来:“这不可能,我主人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人。。。”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板起了脸。

  赵靖:“我和他从小就一起长大,我也可以向你担保,他绝不可能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可能只是人有相似而已。”

  陈若兰:“这也未免太相像了吧?画中的那个人如果他不是我认识的安童,那他究竟是谁啊?”

  萧云:“他是个大人物,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能提及的。”

  陈若兰:“你们要我相信他不是我一直想要找的那个人,但又不肯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你们这样又怎么能够让我死心。”

  赵靖:“他是我弟弟,你说他还能是谁?这下你总该死了这条心吧?”

  陈若兰指着画像问:“他真是太子?”

  萧云:“如假包换。”

  陈若兰看了又看,接着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呢?他现在人在十里坡吗?”

  萧云:“我本来不该跟你说这些的,但想必你已经从我们的谈话件猜出了七八成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