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43章 参军
  陈老二仰天长啸一声:“唉。。。”然后一跺脚,就把手上的刀扔到地上。

  小诸葛见状立刻走到陈若兰身边把她护在身后。

  这时,士兵们忽然冲了进来,一下子就把陈老大和陈老二绑了个严严实实。

  临走时,陈老大回头看了陈若兰一眼,就笑着被他们押走了。

  萧云走进来说:“陈姑娘让你受惊了,你没受伤吧?”

  陈若兰摇了摇头,还是显得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萧云:“想必这位一定就是诸葛青公子了,请两位跟我回静庐吧!”

  从十里坡回到静庐后的陈若兰老是魂不守舍,经常有意无意间地在赵靖面前走来走去。

  “唉。。。唉。。。唉。。。”

  起初赵靖还能装做视若无睹,但时间长了,他也实在是忍不住了。

  “有什么话想说想问的就不妨直接开口,年纪轻轻老是这么爱叹气,静庐门前那棵大树上的叶子都差点全部被你叹的气给吹走了。”

  陈若兰坐了下来,双手托腮问:“你打算怎样处置那陈家两兄弟?”

  “还能怎样,他们罪犯滔天,等待他们的当然只有秋后问斩。”

  “啊?”陈若兰怒瞪着杏眼,表情显得十分复杂。

  赵靖看着她,继续道:“别想着要替他们求情,那是太子的意思。”

  “真的没有别的法子吗?”

  “没有。”赵靖斩钉截铁地回道。

  “哼。。。”陈若兰见赵靖这么铁石心肠,也只好黑着脸离开了。

  从那天起,她就在没理过赵靖了。

  三天后,陈若兰收拾好东西来跟赵靖告别。

  “我想我留在这也没什么意思了,我要回东南巷去看我娘,现在特意过来跟你说一声。”

  她深深地给赵靖鞠了三个躬。

  “感谢师父这些天来的教导和照顾,弟子就此拜别。”

  说完,她扭头就走。

  “慢着。。。”赵靖叫住了她。

  陈若兰不耐烦地说:“你又想干什么啊?你别仗着自己是王爷就可以随便欺负我这些小老百姓,难道我想走也不行吗?”

  “先让你去见一个人,到时候你再走也不迟。”

  “不去。”

  “你怎么不问问是谁?”

  “你直说不行吗?”

  “那两个是你的朋友,也是今天要走的人,你要是不去不去见他们一面的话,那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着了。”

  “不是说好了秋后再问斩吗?你们就这么急着要送他们走?”

  “别那么多废话了,我再问你一句,到底要不要见。”

  “要,带我去见他们。”

  陈若兰跟着赵靖来到了出关的城门,门前正好有一群新入伍的士兵,他们的家人都在含着泪为他们送别。

  陈若兰在新兵队伍里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陈老大、陈老二,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她看着赵靖心里有着一万个疑问想要问他。

  赵靖也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们慢慢聊,我在那边等你。”

  说完,他走出了好几丈远。

  陈老大和陈老二也慢慢地向陈若兰走了过来。

  三人再次相见,场面显得尤为尴尬。

  陈老大毕竟是个男人,他先开了口:“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

  “他说你们被判了秋后。。。”陈若兰实在没脸直视他。

  “是靖王疏通狱卒把我们兄弟俩救了回来,他说我们能够打退萧云和杜江就证明我们身手不错,如果就这样死了未免可惜,所以就给我们兄弟换了个身份让我们去参军。”

  陈若兰:“他又不早些说,你都不知道我为了这事难过了多少天。”

  她把自己原本准备好的包袱交给陈老大。

  “里面有些干粮和银子,看到你们没事,我也不打算走了,这些东西就留给你们在路上用吧!”

  犹疑了许久,她终于还是开了口。

  “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的。”

  陈老大笑了:“你也不用觉得抱歉,其实那是迟早的事了。说能平安隐退那都是骗人的鬼话,其实我觉得我们兄弟俩应该好好谢谢你们才对,这对我们来说已经算是很好的结局了。”

  忽然,城门开了。

  陈老大:“我们要走,你要好好保重。”

  陈若兰含泪点了点头。

  直到城门关上后,赵靖才又来到她的身边。

  “你到底还要不要走?”

  “师父,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原来准备好包袱已经给陈家老大,那我在路上吃什么?”

  “那不好办了,我再去给你买几个烧饼不就成了?”

  “师父,你就别逗我了,我那医术只学得那点皮毛,现在哪有脸面回去见娘亲,我还是先回静庐吧。”

  说完,她红着脸厚着脸皮小跑着回去。赵靖在后面看着她,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那太子回到东宫后,却好像中了邪似的脾气变得是越来越暴躁,天天晚上失眠睡不着觉,眼看就要到他的大婚之日了,他实在不想让人看到他现在这副模样。

  安童看到他那个样子,心里也十分着急,但他也实在想不出任何法子能帮得了忙,因为他一提起要让御医过来瞧瞧,太子就大发雷霆,被骂了几次过后,就谁也不敢再提这事了。

  这时,太子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那人就是在十里坡帮他清理过伤口的陈若兰,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想起她来,心里面就莫名有股暖流在暗暗涌动,从没有个一个女人能让他如此安心。

  “萧云。”

  “卑职在。”听到喊声,萧云从外面走进了东宫。

  太子道:“到静庐去把上次救过我的那个医女给我请到东宫来。”

  “卑职领命。”

  萧云一人在静庐门前独自徘徊,他看得出赵靖和陈若兰的关系并不一般,他实在不好意思去问他要人。

  “咦,这不是上次夜闯我们静庐的那个大哥吗?怎么来了也不出声,进去坐坐吧!”

  陈若兰穿着一件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了的黛青色围裙,在院子的一边喂鸽子。

  萧云笑着说:“咱们一起进去吧,我来的确是有事要找靖王,这事与你也有关系的。”

  陈若兰听到是与自己有关,就赶紧脱掉围裙跟他一起走了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