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52章 雨中惊魂
  安童:“都是讨生活而已,没什么本事不本事的。”

  萧云:“我差点忘了跟你说了,陈若兰让我跟你说她有一件很重要的遗物要交给你。”

  安童:“还有吗?”

  萧云:“好像没有了,对了,都过了这么久,你都没有去找过她吗?”

  安童摇了摇头。

  杜江:“那你成家了没有?”

  安童又摇了摇。

  萧云:“我们都娶了媳妇了,杜江的婆娘肚里现在正怀着第二个呢!”

  安童:“那恭喜你们了。”

  杜江:“我们真的要走了。”

  萧云:“希望我们还真有再见面的机会。”

  安童:“会有的。”

  看着杜江和萧云远去的背影,安童陷入了深思。

  天忽然降起了暴雨,街上的行人也渐渐稀少了起来。

  忽如其来的大雨把陈若兰困在了一间破败不堪的茅草屋里。

  在她之前,茅草屋里早就进来了一个老婆婆和一个中年男子,他们看起来像是一对母子,而且像是在地里日夜劳作的农民。

  陈若兰不知为啥会觉得有丝不安,她静静地在一个远离他们的角落里蹲着,祈求这场雨能快点停。

  那名老妇人忽然“哎呀”一声倒在地上。

  中年男子连忙掐那老妇的人中,喊道:“娘。。。娘。。。你怎么了?快醒醒啊!”

  陈若兰本想装做不知道,但看那对母子实在太可怜了,做大夫的又岂能见死不救?

  她冒险走了过去问:“大叔,你们究竟出了什么事?”

  中年男人:“我娘她不知道是不是淋了雨着凉了,现在竟然昏迷不醒了。”

  陈若兰:“大叔你别着急,我是大夫,让我瞧瞧吧!”

  她陈若兰把那名老妇搂在自己怀里,正要给她做几下心脏复苏,忽然“嘭”的一下,她刚意识到后脑一股强烈的刺痛后就不醒人事了。

  老妇人一看到她倒在自己身上后,就连忙坐了起来。

  “好小子,咱们刚才卖掉一批货,这下天又给咱们送来了个花姑娘,这次咱们可要赚大发了。”

  中年男子:“看来还是个黄花闺女,不如先让我来给她**再卖出去。”

  老妇人:“你傻啊,黄花闺女最值钱了,干我们这行的,钱才是第一的,要姑娘自己到妓院去找。”

  忽然,这房子里又闯进了一个年轻人。

  他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陈若兰,吃惊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妇人连忙陪着笑脸说:“这是我家的大孙女,我和他爹第一次带她到城里去相亲,没想到中途这了这么一场大雨,我们一家就只能暂时到这里来避雨,我大孙女她一向身子弱,没想到淋到雨后就昏睡起来了,我们现在正要冒雨送她到附近医馆去瞧瞧。”

  那名中年男人一听,连忙背起陈若兰要离开。

  年轻人拦住了他。

  “你们可知道拐带良家妇女可是砍头的大罪啊?”

  老妇惊道:“什么拐带良家妇女,这明明就是我们家的孩子。”

  年轻人:“是不是你们家的孩子,等这个姑娘醒来一问不就清楚了?”

  “我让你多管闲事。”

  中年男子感觉他是不肯轻易放行的了,便决定动粗。

  他将背上的陈若兰放下,迅速从腰间里取出一把小尖刀就往那年轻人的腹部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年轻人将中年男子握着小刀的手扭转然后用力一伸,那小尖刀便插在了中年男子的腰间。

  中年男子倒地呻吟不止。

  老妇人见状早已不知跑到哪去了。

  年轻抱起了陈若兰冒着雨离开了那间小茅屋。

  待陈若兰醒来的时候,她上下湿透了的衣服早已被换上了干净漂亮的新服饰,这房子虽然有些熟悉的味道但她知道自己从来没到过这个地方。

  她抱着被子努力地回想起在小茅房的事,可是头却阵阵发疼,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床下的鞋子也是新的,一穿正合脚,这就更让陈若兰纳了闷,衣服的尺寸就不要说了,究竟是谁连自己穿多少码的鞋都知道。

  她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门,忽然听到另一间房里传来了一阵悠然的琴声。

  这可是凤仙夫人最喜欢的曲子《春江花月夜》,除了夫人,陈若兰从未听过有人能弹出这么好的曲调。

  她被曲声吸引了过去,房门没关上,陈若兰便直接走了进去。

  一个人在月亮门内聚精会神地弹着琴,透着门外的珠帘,陈若兰看到了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曲终人未散,她不禁失声问道:“安童,是你吗?”

  里面的人回答道:“你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陈若兰跑了进去直接扑到那人的怀里。

  “安童,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好想你。”

  安童轻轻推开了她。

  “若兰,别这样。”

  “我不管我不管。”

  陈若兰还是扑了上去。

  “为什么你这么多年都不来找我?”

  “对不起,我是有苦衷的。”

  “我就知道是这样,不过我是不会怪你的,我只要你娶我,你快娶我。”

  安童拉开她,冷冷地看着她的眼睛,那眼神冷得就像座冰山。

  “若兰,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也不想再回去了,那不过是儿时的一句戏言,你还是把它给忘了吧!”

  这话就像似一把刀狠狠地插在了陈若兰的心上,让她心痛得无以复加。

  “我为了你这句承诺等了你差不多等了八年,没想到如今换来的却只是一句儿时戏言。安童,你好狠的心。”

  安童听到这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陈若兰抹了抹眼泪,问:“以你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只是为了要我死心而特意来找我的,说吧,还有什么事?”

  “凤仙夫人临死是不是有东西要你交给我?”

  陈若兰“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凄美。

  “原来你是为这个,我应该早猜到才是。”

  她极为怨恨地看着安童。

  安童:“你有看过里面的东西吗?”

  陈若兰:“没有,那东西是夫人指定给你的,我我为什么要看?不像某些人,我陈若兰绝不是那种不守信用的小人。”

  安童:“小人也好君子也罢,随便你怎么说,不过你得先把东西物归原主。”

  陈若兰:“东西我肯定要还你的,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想要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