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53章 再见她的初恋
  安童:“因为有些事情——例如身世,我是一定要去弄清楚的。”

  陈若兰:“行,你等着。”

  她怒气冲冲向着大门走去,回头一看,上面高高的牌匾上写着“珍书斋”这三个大字。

  陈若兰回到了静庐,正好碰到和她迎面而来的赵靖。

  赵靖:“你昨晚一夜都没回来去哪了?我昨天派人出去找了你一整天了。”

  陈若兰不理他,直接向自己的房里走去,然后扛着个大箱子往外走。

  赵靖跟着她:“才刚回来凳子都没坐热,你扛着这东西要到哪去?”

  陈若兰红着脸盯着他:“关你什么事?”

  赵靖:“你吃错药了吗?我是你师父,我这不是在管你只是关心你。”

  陈若兰:“你别跟着来,回头我再告诉你。”

  赵靖停下脚步,止不住的摇头叹气。

  陈若兰把那箱子重重摔在安童面前。

  “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安童仔细地抚摸着箱子感概万分。

  “没想到你还留着这东西。”

  “哼”,陈若兰冷笑了一声。

  “早知道你变成这样,我就该把里面的银子花了,然后再把那箱子当柴砍了烧。”

  安童:“别说气话,我知道你不舍得。”

  “谁不舍得?你吗?我呸,老娘才不稀罕。”陈若兰双手抱胸冷眼瞧着安童。

  “没事的话,老娘可要走了。”

  “你不想看看那夫人都留了些什么给我吗?”

  “那是你的事关我什么事?”

  陈若兰话音刚落,人就已经走出房门。

  “别急着走,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警告你。”

  安童一把将她拉了回来,陈若兰一时站不稳便顺势跌倒在他怀里,随即她又用力地推开了安童。

  “有屁快放,老娘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干呢!”

  “若兰,你听我说,赶紧离开赵靖,他这个人不是你想得这么简单。”

  “哈哈哈”,陈若兰斜眼瞄了安童一下。

  “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可笑吗?我跟你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我喜欢谁要跟谁在一起,你管得着吗?”

  说完,她又要离开,安童正想追上去。

  陈若兰一个巴掌打在他脸上。

  “你再跟上来试试,我马上就喊人了。”

  安童只好把刚伸出的手给收了回去。

  回到静庐后,陈若兰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起来。

  赵靖在房外想敲门又怕打扰到她,只好在外干等。

  忽然里面没了声响,赵靖害怕出了什么事,正要敲门,陈若兰就开门从里面走出来。

  “师父,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要脸地躲在女孩子的房外偷听。”

  “我哪有,我这不不是刚要敲门吗?谁知道你就出来了。”

  两人都不说话了。

  许久,赵靖还是先开了口:“怎么样,你可以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陈若兰:“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知道陈老大现在在哪里吗?”

  赵靖:“你找他干什么?”

  陈若兰:“要不你见着了他就替我问问还要不要娶我?”

  “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啊?”赵靖揉了揉鼻子问。

  “气死我了,还是你说的对。”陈若兰又步进了房去,灌了自己一壶白凉水。

  “说清楚点,你这东一句西一句的听得我是一头雾水。”

  “我见着了他。”

  “谁?”

  “谁?还有谁能让我这样生气?当然是那个该死的负心汉啊!”

  “什么?你见着了安童?他回来找你干什么?”赵靖一听到那人的名字便立刻警惕了起来。

  “他回来是为了那一百两的。”

  “啊?就真只为你刚拿出去的那箱钱?”

  “里面还有他养母留给他的一个小香囊。”

  “若兰,算了吧!就算他不要你了,你也用不着赌气去嫁给陈老大啊!”

  “唉”,陈若兰叹了一口气,回自己的房里坐了下来,赵靖也跟了过去,两人坐在了一起。

  赵靖:“若兰,你觉得师父这个人怎么样?”

  “挺好的。”陈若兰的心里还在想着安童的事,自然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我不说作为师父怎么样,而是作为一个男人,你觉得我怎么样。”

  陈若兰看着他,奇怪地问:“你是什么意思?”

  赵靖:“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疯卖傻?那我直问好了,你喜不喜欢我?”

  “我。。。”陈若兰想都没想过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间涨红了脸。

  “我好像。。。好像一直只把你当师父来尊敬。”

  “除了尊敬就没其它感情了吗?”

  “我。。。我。。。”陈若兰支支吾吾了半天都说不出半句话来。

  “我知道忽然这么一说问是有些唐突,你好好考虑一下再回答我吧!”

  赵靖刚一转身,陈若兰就拉着了他。

  他心中大喜,以为意中人的她确定了对自己的心意。

  谁知。。。。

  “师父。。。”

  “嗯。。。我在听着呢!”

  “昨晚。。。我昨晚不知道是否有被人给。。。祸害了。”

  “啊?”赵靖一听这话,脑子顿时就炸开了。

  “你再说一遍。”

  “师父你别急,先听我把事说完。昨天下午,我到病人家中看完症后正要回来,后来不是下了一场大雨嘛,我就找了地方避雨,在那里刚好碰到一对母子好像也在避雨,后来那老婆婆昏倒了,我刚过去帮忙了一下就就不省人事,后来就糊里糊涂地到了安童那去了,整个晚上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只要一想起我的头就好痛。”

  “你遇到的是个牙婆,另外那个只是她的同伙,两人最喜欢在外面装做母子来骗取别人的信任。。。”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陈若兰急着打断他的讲话。

  “我昨晚找了你一夜,没找着你,倒是在一间破茅房找了一个被刺伤的中年男人,你的一只鞋子还留在那里,我就知道他肯定跟这事脱不了干系,我给他治好了伤,他就大概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我,且承诺定不会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你晕倒后的事就让我来跟你说吧,安童及时赶了过来并把你带走了,而且我还很肯定他没对你怎么样。”

  “你昨晚又不在他家,你是怎么确定的?”

  “他要是那个了你,肯定还会继续跟你虚情假意,而不是和你撇清关系让你如此动怒了,而且你应该有点常识了吧?要真出了什么事,你现在就不止头痛了。”

  陈若兰想像是想通了什么就不再说话。

  赵靖:“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陈若兰的头都快要钻进地下去了,她羞愧地说:“没有了。”

  “那你现在可以替我办件事了吧?”赵靖问道。

  陈若兰立刻抬起头,好奇地说:“师父叫到,徒儿一定去办,请问是什么事呢?”

  赵靖从他房间里抱出一幅幅画卷到陈若兰的书台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