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54章 遗物
  “自从太子上了仙山后,我父皇和朝中的大臣每天都不停地往我怡秋殿送来画像,让我在里面选几个女子成亲,反正都不是我所爱,你喜欢哪个就选那个给我就行。”

  “师父,你这样让我来选师娘也未免有点儿戏了吧?”

  “哪里儿戏了?里面的人我都一一见过了,个个都是庸脂俗粉无趣得很,反正也是完成任务,让她生了孩子后供起来就行了,不然你还想我怎样,我告诉你啊可得认真选了哈,无论你喜不喜欢我要不要做我的妃子,你选出的那人都是你未来的师娘,要是选了个泼妇,你我以后都肯定不好好受到哪去。”

  “这真真是强人所难。”说虽这么说,但陈若兰已经开始仔细看起了画像。

  观音堂内,一名身穿袈裟的妇人左手持念珠,右手则敲着木鱼,口中不停地念着往生咒。

  忽然念珠绳断散落一地。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她放下手中的木鱼,弯下腰在地上把念珠一颗颗地捡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双男人的鞋子出现在她眼前。

  妇人抬头一看,一张不可能再出现的面孔竟然映入了她的眼帘,妇人的瞳孔随即收缩放大,但很快,她的情绪就便又平静了下来。

  那人趁着她失神的时候已经迅速把她把念珠捡到供台上。

  他笑着说:“食素念佛真的能让皇后你的心平静下来吗?”

  妇人笑着回答:“已经很久没人称我为皇后了,以前的庞皇后早已不在了,而如今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个一心向善的佛家弟子。”

  “或许你能骗得了别人,但你骗了自己骗不了佛,你以为每天在吃斋念佛就真的能让太子登上极乐世界了?你内心真的放得下荣华富贵放得下仇恨?”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影子,你就是安童吧?怪不得太子以前老是在本宫面前唠叨你。说吧,谁也别兜圈子了,你有什么法子能让本宫翻身?”

  “容易,过几天就九月九重阳节,宫里会有大型祭祀活动,只要你能让皇上看到这块玉佩,我就有办法能让你回宫去。”

  “此话非虚?”

  “绝无戏言,麻烦皇后附耳来。”

  安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后,身穿袈裟的庞皇后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你说的都是真?”

  “我可以在你面前起誓,如有假话,我愿到十八层地狱去永世不得超生。”

  “你的法子能行吗?毕竟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那昏君向来多情,或许他早就忘了那个婊子了。”

  安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庞皇后自知说错话,便低头不语了。

  安童:“但那至少是个机会,如果你不赌一把,往后你就真的只能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了。”

  庞皇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她一把将供台上的木鱼和佛珠扫落在地。

  “老娘要回宫跟那两只老狐狸拼了,把那信物给我。”

  安童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了庞皇后。

  九月九重阳节

  赵靖一早就去给景帝请安,这免不了又得挨他一顿牢骚。

  “靖儿,朕给你介绍的那些那些姑娘就没一个看得上眼的吗?”

  赵靖没有好气地回答:“父皇,到街市去买棵菜都得要挑一下吧?更何况我现在选的是正妃,你总得给我些时间去想一下吧?”

  景帝内心忽升起一股无名火,大骂到道:“你这臭小子,都多大岁数了?还学人挑什么挑?你知道朕等着抱孙子等下了多久吗?朕不管,九月十五前你得给我个答复。”

  景帝自祭拜完宗庙和祖先后就开始骂赵靖直到回了玉璧宫后才放肯放他回去。

  “唉”,景帝站在宫门前负手而立,一直凝视着东宫的方向。

  蒙喜把一件狐裘披肩轻轻地盖在了景帝身上。

  “皇上,外面风大小心着凉啊!外面这东宫有什么好看的吗?看了恐怕只会惹您不高兴啊。”

  “蒙喜,你是太监,不知道为人父母的苦心,这太子要不是一时糊涂做了那事,估计现在都已经成了父亲吧!”

  “皇上,您得保重龙体啊,可千万别忧思过滤了。”

  景帝摇了摇头,“朕又何尝不想把什么都抛下什么都不想,只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可是。。。容得朕。。。”

  他停下了声音,目光聚焦在了一处。

  蒙喜看出了异状,也走了出来想看个究竟。

  原来,有两个尼姑在一旁推搡着。

  景帝:“哪里来的尼姑?”

  蒙喜:“宫里每逢节日祭祀的时候定会在外面的大型的寺庙里请一些姑子们来替宫里的女眷祈福讲经什么的,想必她们定是其中一员。”

  这让景帝一下子想起了在观音堂那个假扮尼姑的许旺,心里不禁起了疑惑。

  忽然,他大喊一声:“蒙喜,立刻过去把那两个尼姑给朕带上来。”

  蒙喜咋一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呆若木鸡地傻傻站在一旁。

  “这。。。”

  景帝瞪了他一眼:“叫你去就去,还在这傻愣着干什么?”

  蒙喜连忙走了过去,不一会就把两个尼姑给带了上来。

  她们看起来像是货真价实的尼姑,而且年纪也大概十几岁。

  景帝的紧紧地盯着她们,像是要把她们的衣服全都扒开来检查才放心。

  两个小尼姑哪经历过这种情况,早就吓得脸色发白,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她们身穿袈裟藏不了东西,只见其中一个尼姑的手放在背后,紧握的手心里像似藏有什么东西。

  景帝:“你们是哪间寺庙的尼姑?为什么会从东宫那里出来?难道哪里有女眷吗?”

  两个尼姑你看我我看你,都想让对方先开口。

  最后,还是手里藏着东西的女尼先开声。

  “我们是观音堂里的尼姑,跟着师父到后宫给各位娘娘诵经祈福后正要离开,我们的师父说要在东宫里面做场法事超度亡灵,我们资历低帮不上忙,就被师父打发了出来。”

  景帝:“那你手里藏的是什么东西?你们刚才又是为何起了争执?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像佛家弟子。”

  蒙喜偷偷在景帝耳边嘀咕了一句:“毕竟她们还是小,皇上您还是别跟她们计较了。”

  两名尼姑脸上白一块红一块的,最后那尼姑只好手伸了出来。

  “那是师父的一块玉佩,她做法事之前把它放在桌上让我们代为保管,我们就是为了这个吵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