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55章 认祖归宗
  景帝看了一眼玉佩,顿时呆住了。

  蒙喜好奇心大起,想知那是怎样的一块玉佩惹得两个小尼姑差点大打出手,也不忘偷偷伸过头去看了一眼,谁知一看,他也呆住了。

  “这不是。。。”蒙喜刚要说话,却被景帝狠狠地瞪了一眼,他便立刻识相地闭上了嘴。

  景帝一把将那尼姑手上的玉佩给抢了过来。

  两个尼姑互相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施主。。。”

  蒙喜咳嗽了一声。

  “皇上,求求你还是放我们走吧,不然师父出来见不着我俩,回去后肯定要重罚我们了。”

  景帝:“带我去见你们师父。”

  四人一同来到了东宫门前。

  尼姑:“说不定师父还在里面,我去把她叫出来吧!”

  景帝:“不,你们都门外等着。蒙喜,没朕吩咐,谁也不准踏进里面一步。”

  说完,他大步跨了进去。

  东宫的地上躺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一有人走过,台面上的灰尘就会马上轻扬起来,一想到起昔日富丽堂皇的东宫竟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景帝也不由得感概万千。

  很快,他就看到一个背对着他的尼姑,跪在蒲团上不停地敲着木鱼,嘴里振振有词地不知在念些什么。

  “皇后,是你吗?”他轻声问了一句。

  所有的声音骤然停止,只见那尼姑转过身去情深款款地看着景帝。

  “果然是你。”景帝走过去把尼姑的帽子给摘了下来。

  庞皇后那犹如瀑布般的乌丝一下子就滑落了下来。

  “许久不见,最近皇后身子可好?”

  “贫尼早已看破红尘,不劳皇上挂心了。”

  景帝把那玉佩拿到庞皇后的面前来问:“你是怎么得到这块玉佩的?”

  庞皇后接过玉佩,小声道:“是一个信徒的留在我这的,玉佩原本是他母亲的遗物,他母亲已经投河自尽了,所以留给了他。有次那信徒到观音堂来参拜的时候,偶然让我给瞧见那挂着他腰间的玉佩,我一眼就觉得那玉佩正被一团不祥之气所笼罩,细问之下得知了原由,贫尼深知那块玉佩如果久戴在身的话必会给那信徒招来厄运。我本着出家人慈悲为怀的心肠就跟他说出了我的担忧,但那毕竟是他母亲的遗物,所以那信徒就算明知道它会带来不幸也要坚持随身携带。接着我又跟他解释说或许我能化解那团不祥之气,那信徒似乎对贫尼颇为信任,就把这玉佩交给了我,相约后天巳时再到观音堂去取。”

  “凤仙。。。凤仙她死了。。。”景帝看着玉佩,不禁再一次老泪纵横。

  他擦了擦眼泪,问:“他可有提及过他父亲?”

  庞皇后摇了头:“别说他父亲了,就连他母亲也不肯多说一句,对于身世他好像还蛮忌讳莫深的,不过佛祖曾曰众生皆平等,他。。。他总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说到这,庞皇后的眼圈也不禁有些湿润了。

  景帝:“他跟太子的年纪差不多吧?”

  庞皇后点了点头。

  “这也难怪让你触人伤情了。”景帝把玉佩交换到庞皇后手里。

  “后天,朕跟你一起去会一会那年轻的信徒吧!”

  夜深了,玉璧宫里还是灯火辉煌。

  景帝手里拿着一块和之前交还给庞皇后的那块几乎一模一样的玉佩陷入了深思。

  蒙喜困得已经快睁不开眼了。

  景帝:“累了就去睡吧!守着朕一个老头子又不能让你打起精神来,倒不如去歇一会才更有精神去处理明天的事情。”

  蒙喜:“皇上正值盛年,这玉璧宫又何来的老头子,只是。。。今天皇后她。。。”

  景帝笑了:“你以为朕会相信那老婆子的话?”

  蒙喜:“奴婢可不敢胡乱猜测。”

  说完,他走到一边去倒起了一小杯酒在蜡烛上面烤了一下,待被杯子稍凉后就递给了景帝。

  景帝一饮而尽。

  “老实说,就皇后在东宫跟朕说的那番话,朕是一个字都不信。不过。。。”

  稍微停顿一下,他又继续说道:“那人既然有凤仙的信物,又懂得找上皇后教她跟朕说出那番话,这实在让朕对他大感兴趣,朕倒要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胆真敢找上门来。”

  蒙喜:“皇上,您就不怕。。。”

  “怕什么?怕他冒充龙种?他是真是假朕还是有办法分辩出来的。剪灯吧!朕实在是累了。”

  说完,景帝就已经往自己的龙床上钻了。

  约定的时间将至,景帝和庞皇后在一间佛堂里喝着茶。

  景帝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庞皇后看起来也差不多,但其实她内心焦虑得很,眼睛不时往大门方向望去。

  此时,门外出现了一个身影并敲响了门。

  “请问了因师太在吗?”

  庞皇后连忙站起来开门说:“施主有请。”

  安童走了进来。

  景帝一看到他,只听见“啪啦”一声,竟惊得把手中的茶杯不小心摔到了地上。

  “真是造化弄人啊!你竟然长得跟太子一模一样。”

  安童:“师太,请问这位是。。。”

  庞皇后把玉佩塞到安童手中,说:“这是当今天子,他有话要问你。你们就慢慢聊吧!贫尼就先告退了。”

  她轻轻地走出佛堂随便关上了门。

  景帝用双手抚摸着安童的两颊,颤声问道:“怡香坊的凤仙夫人是你的母亲吗?”

  安童:“是又怎样?”

  景帝:“你是几年出生的?”

  安童:“景成三年。”

  景帝:“我是景成二年认识你的母亲的,我现在就可以确定你真的是我儿子。”

  安童:“皇上请自重啊,您身为九五至尊地位无人能及,而小人的母亲只是个身份低贱的妓女,您这么说就不怕折小人的福吗?”

  “孩子,朕知道你对朕有怨气,这个朕当然可以理解,不过你母亲既然给了你这块玉佩自然有她的意思。”

  景帝把自己的腰间的玉佩解了下来在安童面前晃了晃。

  “看清楚了没?跟你手上的那块本是一对的,你让皇后把它带到我跟前,不就是为了认祖归宗让朕承认你吗?”

  安童不说话了。

  景帝继续问:“你叫什么名字?”

  “安童”,他回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