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63章 醋意
  说完,甄志远竟真跪在了甄盈盈的面前。

  “爹。。。”甄盈盈大喊一声了一声,连忙上前去把他扶了起来。

  “是女儿不孝,让爹你操心了!我答应安心嫁过去就是了,女儿求爹你别这样,女儿心里难过。”

  “你说的都是真的?”甄志远似乎有点不太相信。

  甄盈盈咬着唇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扶他坐到一张椅子上。

  “孩子啊”,甄志远摸着她的头发,语重心长地说道:“嫁给皇上你并不委屈,虽然他相比起靖王和安王年纪是大了些,但也正因如此他或许会比那两兄弟更懂得如何疼爱你这个小娇妻。你看看他的后宫,死的死废的废,剩下的全是歪瓜裂枣没一个是你对手,只要你能把握住机会假以时日那六宫之主的位置非你莫属。”

  甄盈盈擦干了眼泪,回道:“女儿记住了父亲的教诲。”

  甄志远:“以后我们甄家一门的荣辱生死就全系在你一人身上了,你好自为之吧!”

  到了甄盈盈出嫁那天,进了玉璧宫后,她内心深处极度惶恐不安。

  一来她还深爱安童,二来她怕景帝知道她的丑事。

  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纱帐落下,床上两人极尽缠绵。

  欢愉过后,景帝却没有发现期待着的落红,顿时他仿佛入堕冰窟,瞬间便对枕边人冷眼相待。

  甄盈盈也发现景帝态度的转变,但她心里自觉有愧也就不好说些什么,况且这种闺房之事只会越描越黑,她也索性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但在新婚之夜就被新郎如此冷落,甄盈盈实感委屈,不知不觉脸上便挂满泪痕也忍不住发出了阵阵的饮泣声。

  许久,她就听到旁边一声叹息声:“那人可是靖王?”

  甄盈盈心里一惊,果然是纸包不住火,对于驰骋情场多年的景帝来说,她不过还是个黄毛丫头。

  甄盈盈:“臣妾不懂皇上指的是什么。”

  景帝:“进宫前那些嬷嬷们都没教你一些闺房之事吗?”

  甄盈盈抿着嘴唇道:“皇上要是嫌弃臣妾了就直说无妨,大不了臣妾剪了头发到庙里当个姑子或是进冷宫去等死便罢,您若还不解气就直接把臣妾一家赐死算了。”

  景帝轻轻从身后抱住了她。

  “朕爱你都来不及了,又怎舍得杀你呢?朕只是心疼你的元红究竟是被谁夺了去,好为你出出气而已。”

  甄盈盈转过身去对视着他的眼睛,委屈巴巴地说:“新婚之夜不见落红的贞洁妇人也是不少的,臣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臣妾虽与那靖王有过一段情,但都是发乎情止乎礼,嫁来之前的确是清白之身,这事苍天可以作证,皇上若是不信,臣妾可以当天发誓,若真有做了对不起皇上的事就让臣妾。。。”

  景帝捂住了她的嘴,道:“朕不是那种小气的男人,以往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不过从今天起,你就是朕的女人了,是朕的女人就按宫里的规矩来,对于那些犯了宫规妇人,哪怕她是朕最爱的人也得受最严厉的惩罚,你听懂了吗?”

  甄盈盈当然听出言外之意,她娇嗔道:“能成为皇上的女人已是臣妾几生修来的福分,臣妾岂敢再有二心,定必将皇上你当天地般恭敬顺从。”

  景帝听后甚是满意,两人交颈而眠。

  第二天,赵靖便被景帝宣至玉璧宫。

  景帝:“朕收到消息,说朕的陵寝最近工程好像有些不顺。”

  赵靖看了他一眼,心里也大概猜出了接下来的对话。

  他只淡淡地回道:“既然工程不顺,那就让儿臣去监工吧!”

  景帝:“你有这个孝心很好,但那里毕竟是偏僻荒野之地,你虽不是纨绔子弟也不身娇玉贵,但朕还是怕你吃不了那苦,回去想清楚再来答复朕。”

  赵靖:“不必考虑了,能为父皇分忧是本就是儿臣的荣幸,儿臣哪还管得了什么苦不苦累不累的,皇陵的距离京师颇有一段距离,儿臣想即日离京赶往那里,还望父皇成全。”

  景帝走近到他身边,摸了了他那俯下的头顶,暗暗叹了一口气。

  “儿子别怪父皇无情,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只要你一天还留在这宫里,大家都会永无宁日。”

  赵靖脸上并无任何怨怼神色。

  “父皇,孩儿明白,时间紧迫,请容我这就回去收拾一下细软。”

  景帝大手一挥,赵靖便退了下去。

  甄盈盈躲在房后听得是一清二楚,但她心里明白,赵靖这是替安童背了黑锅。

  景帝幽幽道:“出来吧,虽不是亲生但他名义上还是你的儿子,人要走了也不见你出来送送他,你这个母妃做得也未免太薄情了些。”

  甄盈盈又怎么听不出里面的醋味?

  她缓缓地走了出来,那原本青涩朦胧的少女在爱情的滋润下已越发出落得成熟的韵味。

  景帝竟看得有些痴了。

  甄盈盈跪在地上:“皇上莫要再说这些来羞辱臣妾了,您莫非真要臣妾一头撞死在这大殿上,您才肯相信臣妾的清白吗?”

  景帝大喝一声:“你这女人也真是够了,为了你我把儿子都赶得远远的了,你还在这惺惺作态给谁看。”

  大殿上忽然死一般寂静,没过多久就传来了“嘤嘤嘤”的哭泣声。

  只见那甄盈盈“呼”的一声站起来眼看就要往大殿上的木柱上撞,还好被眼疾手快的景帝用身体给挡了开来。

  别看那甄盈盈长得是娇小玲珑,但那冲击力少说也有几百斤重,撞得景帝差点就肝胆俱裂,痛得他只想骂娘。

  “盈妃,朕的心肝宝贝儿啊,朕不过是送走了靖王心有不舍,所以才说了你几句权当出气而已,你怎么就如此看不开要寻死腻活了?你要有什么不测,这不是要朕悔恨终身吗?你就舍得舍得让朕伤心?”

  甄盈盈咬牙道:“臣妾要的就是这样,是谁先让皇上这样日夜怀疑臣妾的?与其活在这惶惶不可终日里,还不如直接让臣妾死了干净,也省得在这碍了皇上的眼目。”

  景帝也觉得自己说过了火,少不了要一顿安慰甄盈盈。

  “是朕不对,朕也是因为太爱你了才做了这糊涂事,朕可以向你保证以后决不会再提这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