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69章 追杀
  宫女们连忙把甄盈盈搀扶起来,太医也连忙喂药、把脉、针灸、按摩,一顿操作过后总算安顿好了她。

  蒙喜也和一群官员冲进了玉璧宫,只见安童跪在床边,失声痛哭了起来。

  蒙喜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用手指在景帝鼻下探了一下,忽然就像被电触了一下迅速收回。

  他跪在地下大喊道:“皇上宾天了。。。”

  紧接着在场的所以人都全部跪了下去,黑压压的一群人个个都哭得昏天黑地的,简直好像跟死了自家爹娘一样悲伤。

  景帝一走,大家自然便以安童为尊,蒙喜哭哭啼啼地地问:“太子,皇上的后事你想要如何料理?”

  安童一脸的疲倦,便随便应付了一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祖法礼制不都写好了吗?这你还要问。”

  蒙喜:“可是。。。皇陵还没修建完毕,而且。。。靖王他。。。”

  这句话提醒了安童一件很重要的事。

  “工程已经完成了多少?”

  蒙喜:“户部说已有九成。”

  安童看了一眼床上的景帝。

  “九成那就说明已经基本完工了,让天众山那边的人加快些进程,务必在出殡那天把大体上的事情都弄好,另外尽快把靖王调入京来,杜江、萧云。。。”

  “卑职在。”杜江和萧云两人从跪着的一行人中站了出来。

  安童:“这事就交给你们来办。”

  “是”,两人立刻离开的东宫,快马加鞭地往天众山那边赶。

  两人来到天众山的时候已是黄昏,大家一听这消息,又是一通跪地磕头痛哭流涕,就和在玉璧宫的那些人如出一辙。

  赵靖倒是显得十分冷漠,脸上似乎没有一丝悲伤的神情。

  萧云:“请靖王节哀顺变,速速跟卑职们回宫奔丧。”

  赵靖:“我知道,我想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若兰你跟我一起去吧!”

  陈若兰一身不吭地跟在他的后面。

  赵靖并没有往那破败的茅屋方向走去。

  陈若兰小说地问:“师父,你是不是悲伤过度走错了方向。”

  赵靖:“别说话,跟着我走就是了。”

  两人来到了马厩旁,赵靖和陈若兰一同骑上了那里唯一的一匹马,偷偷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萧云和杜江在门口等了很久也不见他俩出来也有些着急了。

  杜江:“他们两个究竟要收拾什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莫非他们出了什么事了?”

  萧云:“使吏,带我们去他们的住房处。”

  在酷吏的带领下,萧云和杜江来到了那破房子,可是哪里还有两人的影子。

  杜江一脚踢飞旁边的椅子,大骂一句:“娘的,被靖王给骗了,追。。。”

  两人立刻跑出去骑上马,一路沿着痕迹追了上去。

  在马背后陈若兰很快就发现他们要追了上来。

  “师父,你干吗要跑啊?”

  “不跑,回去就只有死路一条。”赵靖大喊。

  陈若兰回头一看,说:“师父,你保重。。。”

  赵靖:“都到了这时候,你又说什么胡话?”

  陈若兰摇了摇头:“我没说胡话,我只能陪你到这了,一匹马骑着两个人又怎能跑得过他们?”

  赵靖:“若兰你别做傻事。”

  陈若兰紧紧搂住他的腰。

  “师父,我不会做傻事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我被带回到宫里去,安童他也不会拿我怎么的,但你我就不敢保证了。”

  说完,她手一松脚一伸便整个人掉下了马。

  赵靖正要勒紧缰绳回头救陈若兰,可是他一想起她刚才说的话,便把心一横将手中的马鞭又加重了些力度。

  萧云和杜江见到前面的陈若兰掉落,便立刻拉住了缰绳停了下来。

  萧云下了马。

  “若兰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陈若兰:“靖王把我摔下了马,自己一个人骑着马跑了。”

  杜江:“赵靖真特么不是男人,老萧你留在这照顾好若兰姑娘,我自己一个去把他追回来,我就不信他能跑得了。”

  陈若兰忽然拦在杜江的马前。

  “我求求你们不要去抓我师父了好吗?我求你们了。”

  说完,她真的跪了下来向着杜江磕头。

  杜江:“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

  萧云也连忙劝她说:“姑娘你别这样,不是我们要难为靖王,而是我们职责所在,太子之令我们不得不为啊!”

  陈若兰:“我不管,我只要我师父能活着,你们若是执意要去追他,那就从我尸身上踏过去吧!”

  她从头上拨出一支发钗,眼看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扎,还好那发钗被眼疾手快的萧云给打落在地了。

  杜江:“老萧,这下该如何是好?”

  萧云转过身往赵靖逃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叹气道:“他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加上天黑,我们又不熟悉这一带的山路,哪里还能追得上。”

  杜江:“唉,遇上了这么个难缠的女人算我们兄弟倒霉,只能往回走了。”

  萧云把陈若兰抱上了马,自己也上了马后,两人便又往皇陵工地上赶。

  回到了那破茅房后,萧云:“若兰姑娘你有什么打算?赵靖已经走了,你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吧?”

  陈若兰:“我想回东南巷去看望我娘亲。”

  萧云:“明天一早,我们顺便带你到京师的医馆里,治好你手脚上的皮外伤,你再回去吧!”

  杜江:“有心思关心别人还不如想想自己该怎么办更好吧!空手而归你叫我们怎么向太子交差。”

  萧云:“就说我们失职让人跑了呗,不然还能怎样?最多也是革职查办打几棍,他总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要了我们的脑袋吧?”

  陈若兰:“这事不能怪你们,你们还是老实跟他说然后把我拿去交差吧!”

  杜江:“我们不是赵靖,要个女子来替我们顶罪这种事我们做不出来。”

  萧云:“是啊,我们也不想若兰姑娘为了我们兄弟而做出违心的事。”

  陈若兰:“要不是我,你们又怎么会抓不到人?虽然我是个女子,但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再说了,我和安童的交情你们也应该清楚,他是不会太难为我的,你们就听我话把我拿去交差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