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71章 后事
  安童捏住陈若兰的下巴,逼她和自己对视。

  “你为何不愿留在这与朕共度余生?朕究竟哪点让你讨厌了?”

  他要是不说这话还好,一说竟然一下子就点燃了陈若兰心头里的那股无名火。

  她冷笑一声:“皇上您怕是贵人多忘事吧?难道您早把之前自己说过的话给忘了个精光?不过没关系,我可还是一句一字都记在心上呢!当初不知道是谁跟我说,过去的再也回不来了,还让我早些把他给忘记了呢?”

  她撇了一眼安童,只见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脸色煞是难看。

  许久,他才叹了口气说:“赵靖曾用你的性命来威胁过我,让我去杀前太子赵显,我答应了他却没去做。而且当时我自己的性命也是朝不保夕又如何能跟你两相守,所以我那时只狠心推开你,难道你看不出我的苦心吗?你怎么还能够忍心苛责我?”

  陈若兰:“你。。。说谎,我不信。。。”

  安童:“天地良心,其它的事或许我还会说谎瞒你,但上面那些话我若有一个字的假话就叫我不得好死。不信你找你的师父问去。”

  看到陈若兰的态度似有软化的迹象,安童便抚摸着她的手,道:“可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你的安童哥哥已经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将我们分开了。我本想着处理好这边一堆的破烂事后,过些日子便去寻你回来,却没想到你自己竟找上门来了,我相信这一定是上天也不愿看着我们这对苦命的鸳鸯再分隔两地。若兰,我知道我曾经让你伤心,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往后一定会加倍对你好的,你就原谅我这次好吗?”

  陈若兰本来要走的意志还是很坚定的,但被安童这么一说,此刻的内心也不禁开始有些动摇起来。

  但她还是嘴硬,支吾着道:“你都成亲了。。。”

  安童“哈哈”大笑,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我都还没说你跟那个赵靖还有那个什么陈老大的事,你就竟敢吃起哥哥的醋来了?天地作证,那个女人是个病秧子,是我那死去的父亲逼我娶她的,我碰都没碰过她一下。况且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很平常的事,以后你在这后宫里可不能再乱吃醋了哦!还有。。。”

  陈若兰:“还有什么。。。”

  安童一下子就搂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其实我就喜欢看你为我吃醋的样子,你都不知道那有多可爱,多让人疯狂。”

  陈若兰一把推开他,满脸又红又烫,就像是个刚煮开的茶壶。

  “都说了别碰我,你忘了人家身上还有伤吗?”

  安童:“你都敢爬上这么高的围墙了,我就不信你身上的伤还痛。来,把衣服都给我脱了,让我好好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还痛?”

  说完,他真似像要张手来剥陈若兰的衣服。

  陈若兰是又急又恼,她大喊道:“你这混蛋就知道欺负我,你得给我点时间容我想想。”

  安童轻抚着她的一头秀发,温柔地说:“我都等了你这么长的时间也不在乎再多等你一下子。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重新接受我的,你确定今晚不要我留在这陪你?”

  陈若兰摇头道:“不要。”

  安童:“那好,我明天还有件重要事情要办,可能要晚些再来看你了,不过你得记住我的话,明天不要到处乱跑,就算有天大的事也要等我回来再说,听见了没有?”

  陈若兰点了点头,回道:“我知道了。”

  她转念一想,又问道:“明天你究竟要去做件什么要紧的事啊?”

  “唉”,安童叹息一声。

  “明天是我父皇出殡的大日子。”

  陈若兰走到他身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他。

  安童顺势把头侧在她怀里,双手搂住她的纤纤细腰。

  “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

  陈若兰摸着他的头发,轻轻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安童从东宫出来的时候便一改往常那几天的颓丧之气,虽还是穿着丧服,却依然掩饰不了那春风得意不可一世的王者气魄。

  连一直伺候着他的李玉也不禁动容道:“皇上,你昨天晚上是否与那姑娘成其好事了?”

  安童:“你说呢?”

  “八九不离十了。”李玉笑着回答。

  安童:“蒙喜现在哪去了?”

  李玉:“蒙大总管他为先帝哭瞎了眼,在宫里再也伺候不了主子,所以说要到皇陵去为先帝守陵了。”

  安童:“很好,那从现在起朕就晋升你为大总管吧!”

  李玉停了下来,立刻向他行了礼,道:“谢主隆恩。”

  过了一阵,李玉便又开口道:“皇上你可是真心喜欢那姑娘?”

  安童:“你怎么老是向朕问起她?难道你对她也有兴趣?”

  李玉连忙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先不说那姑娘原先就是皇上你的女人了,就算她是个寻常女子,奴婢早就是个没根的东西,早对男女间的风月之事不感兴趣,只是奴婢从没见过主子你对哪个女人像对她这样上心,所以才斗胆问皇上一句心里话,这样奴婢们以后便知道该怎样伺候那姑娘了。”

  安童十分赏识地看着他。

  “你果然很会察言观色,这么快就急着要巴结和讨好朕身边的人了。朕这么跟你说吧,我和她相识于微时,待她自然会与其他女子不同些,你明白了吗?”

  “奴婢明白了。”

  就在这时,两人在玉璧宫的宫阶下停了下来。

  安童:“里面的女人实在不好对付。”

  李玉:“请皇上放心,奴婢早已安排妥当。”

  他向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随即立刻有个人恭恭敬敬捧着一个托盘向他走来。

  李玉接过托盘,转过身来对安童道:“皇上,咱们上去吧!”

  来了玉璧宫,只见甄盈盈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一张梨花椅上。

  她一看到安童,便连忙扑了上去,正要说些什么,但一看李玉,她又变得欲言又止。

  “他是。。。”

  安童:“放心,他是自己人,信得过。”

  甄盈盈这才放心道:“爱郎,你怎么才来?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那个臭老头的梓棺足足已有三十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