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76章 到处游玩
  赵靖:“舅舅多虑了,我现在早成一条丧家之犬,在他们的眼里已俨然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他们是不会对我有任何的良善之心,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对他们抱有任何幻想?”

  柏喜:“赵靖外甥你说的真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望施国的一员了。”

  赵靖大喜过望连声道谢。

  深夜,柏喜的房门响了起来。

  “是谁?”

  “爹爹,是我。”

  “是欣儿啊,快进来。”

  柏欣走了进来,一脸的不高兴。

  柏喜:“是谁又惹我们的小公主生气了?”

  柏欣:“还有谁?当然是你开口闭嘴都提着的那个好外甥赵靖啊!”

  柏喜:“他来了才不到半天,又怎么惹到了你?”

  柏欣:“说不准,反正我一看到他就不高兴。”

  柏喜笑着说:“这是好事,说不定你们上辈子是冤家,所以约好了这辈子到这来再续前缘。”

  柏欣涨红了脸,大骂:“谁跟他是冤家了?爹,我不管,你必须尽快把他赶出望施国去。”

  柏喜沉下了脸,道:“他是你那死去的姑姑唯一儿子,爹娘都没了,现在又要被同父异母的弟弟格杀,你要是真赶他出去就等于把他杀了无疑,你确定要爹爹这么做吗?”

  柏欣低下了头不说话了。

  柏喜继续道:“你表哥初来乍到,你就当是可怜可怜他,明天带他到附近附近玩一下顺便熟悉一下地形,不然哪天掉进陷阱山崖或是迷路回不来了,那我们就是造孽了。”

  看柏欣不说话,柏喜只能拉高声音问:“爹爹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柏欣一跺脚就跑了出去。

  早上天刚亮,柏欣就被柏喜拉到了一间房门前。

  柏喜:“这就是我安排给你表哥的住处,别忘昨晚你答应了我的事。”

  柏欣:“我知道了。”

  说完,她极不情愿地上前去敲响了房门。

  “谁啊?”里面传来了赵靖的声音。

  柏欣:“是我,你的小表妹,爹爹让我带你到周围去逛逛,就不知道你赏不赏我这个脸。”

  她转头看了柏喜一眼,只见他已经在吹胡子瞪眼了,柏欣只装作没看见,把头转到别处去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赵靖穿戴完好地走了出来。

  “那还等什么?表妹这个脸我敢不赏吗?”

  赵靖伸出一边手,柏欣白了他一眼就搂了上去。

  柏欣每到一处有人的地方,周围的人都会给她行礼打招呼。

  赵靖:“看来大家都很喜欢你这个公主嘛!”

  柏欣一脸自豪地说:“那还用说,他们不仅喜欢我,对我就像对父亲一样的拥戴和尊敬。”

  赵靖:“想不到原来小表妹你的脸皮也很厚啊!”

  柏欣:“如果说我的脸皮厚那你就是个不要脸的东西,不然你怎么不留在自己的家而跑到我这里来讨吃了?”

  赵靖听到这话脸色有点变了,柏欣的脸色也有些变了,她也觉得自己说话有些过了。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就在这时,一阵浓汤的味道飘了过来,原来旁边的面摊铺开档了。

  赵靖:“你们这里货物拿什来买卖?”

  柏欣:“跟你们一样用银子呗!”

  赵靖揉揉鼻子,摸了摸肚子。

  “把你上次从我身上抢去的碎银还给我吧?我请你吃面。”

  柏欣把一袋银子塞到他手里。

  “多的算我赏你,不用谢了。”

  两人坐到面摊铺的一张椅子上大快朵颐起来。

  赵靖:“这里汤汁跟我在外面吃过的都很不一样,你们这里是拿什么材料来做得汤底?”

  “这个嘛。。。”柏欣开始卖起关子来。

  “你可就问对人了,我告诉你,我们这里爱用牛鞭、蛇胆、蝙蝠、蜈蚣等四大毒物来的熬汤。怎样?比你家乡的汤面有味多了吧?”

  说完,她“哈哈”大笑起来。

  赵靖虽然不信她的话,但听到她说了那些恶心的东西后,肚里不禁泛起一股酸水。

  当他再看到眼前那美味的汤面时,却再也吃不下去了。

  赵靖:“估计你也吃饱了吧,咱们走吧。”

  柏欣:“别啊,你看你,你的那碗面都没有动过呢!怎么就走了呢?”

  赵靖二话不说放下银子,拉着她就走了。

  走至半途,柏欣挣脱了他的手。

  “你会走这里的路?”

  赵靖摇摇头。

  柏欣:“那你要带我去哪?”

  赵靖愣着了,他的确没想过这个问题。

  柏欣拍了拍他的脑袋,笑着:“傻了吧你,跟着姐姐来吧!”

  柏欣走在前面,嘴里叼着一根野草,一会儿插在耳朵上,一会儿用它去撩赵靖。

  赵靖这时才觉得这姑娘可爱,十八九岁的年纪本就该像她这样无忧无虑在阳光下肆意地绽放着自己的青春活力。

  柏欣发现赵靖正看着自己发呆,她的脸也渐渐地红了,“嗖”的一声就跑到前面去,赵靖不明所以只能跟在后面跟她一起跑。

  一个跑着一个追着。

  忽然,柏欣跑进一处树林里就不见了。

  赵靖赶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叫道:“小表妹,柏欣,小表妹,你在哪里?我的小祖宗,我叫你祖宗好了吧?别玩了,快出来。”

  他急得汗流满面,不断地往四周张望,可是哪里还有柏欣的踪影。

  正在他急得不知所措之际,只觉得头上不断有花瓣飘落。

  赵靖从头上、肩上收拾了一点放在鼻子嗅了嗅,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向上一看,只见柏欣正痴痴地对着他笑。

  那银铃般的笑声让本来还怒火中烧的赵靖顿时变得欣喜若狂,但他还是板着脸问:“你刚才去了哪里,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忽然间不见人我还当你是被野兽吃了或是被鬼怪抓了呢!戏弄一个如此关心你的人,你的良心过意得去吗?”

  柏欣从树上跳了下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一脸的不在乎。

  “我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明明是你自己太笨了,我一直都在树上,是你自己不会抬头向上望一望,要不是我给提示,估计你这一整天都会把时间用来找我了。”

  “你。。。”话都已到了嘴边,但赵靖却不知道为何还是说不出来,没办法,他只好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真拿你没办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