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79章 仙丹血酒
  柏喜:“很好,那仙丹和血酒的事她们都跟你说过了吧?”

  赵靖看了那女子一眼,摇摇头。

  “听说过,但我根本不知怎么回事,还请舅舅仔细请教一番。”

  柏喜叹了一声,继续说:“你我都是出生在权欲利益至上的帝皇家庭中长大的,那么你也是应该理解我的做法。去,去把柏欣公主给我叫来。”

  很快,柏欣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此刻她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因此也无人知道她此刻内心是欢喜?悲伤?或是愤怒?

  柏喜:“欣儿,那个盒子呢?”

  柏欣静静地把盒子地放在桌面上,仍是不发一语。

  柏喜:“既然你是柏惠的儿子,那我也就不好瞒你,她们肯定跟你说那盒子里面装的仙丹,但我老实告诉你,她们说的都是狗屁,里面装的其实是颗毒药,每个月的月圆之夜都必须有我的独门解药才能保证吃下它们的人不死。在整个望施国姓柏的人里面,就只有我和所有的女人们没吃下那玩意,我就是凭这个牢牢地控制了他们,控制了整个国家,如今你说你是真心想要娶我的女儿,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我得一视同仁,你也得吃下那颗药丸,我才能放心,大家才能服气。”

  他打开了盒子,从蜜蜡里面取出药丸递给了赵靖。

  赵靖接过来后闻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柏欣,就把药吞了下去。

  过了一个时辰后,柏喜确定他已经把药完全消化了,就笑着对他说:“从现在起我才真正把你当成了自己人,欣儿以后就托你照顾了。来人,拿酒来,要上等的女儿红。”

  不一会儿,下人就拿了一碗酒出来。

  柏喜:“欣儿,你的匕首呢?”

  柏欣从腰间掏出匕首朝着自己右手手腕轻轻一划,顿时把那碗白花花的酒染红了一片。

  她把匕首递给赵靖,冷冷地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赵靖接过匕首,想都没想也往自己手臂上划了一刀,血顺着匕首一滴滴地滑落在酒碗里。

  赵靖拿起酒碗,说:“那我先饮为敬。”

  大家都齐刷刷朝着他看,见大家都没有反对,他一口就把碗里的酒喝了一半。

  然后他把碗递给柏欣,说:“你呢?不会后悔吧?”

  柏欣一口就把剩下的酒全都喝光了。

  这时,大家都喝起彩来。

  柏喜尤为高兴,他大声喊道:“从现在起,我宣布赵靖、柏欣这一对正式成为夫妻。”

  两人在大伙的拥戴回到了柏欣的房子,大伙们象征式地闹一下洞房后都识趣地离开了。

  赵靖把房门栓好后,扶着柏欣坐到床上。

  赵靖:“本来我们还要喝上一杯交杯酒的,但你身上还有伤,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补上吧!夜深了,我们休息吧!”

  柏欣鞋都未脱就把腿伸到床上,然后一脚往赵靖的屁股上一踢,赵靖瞬间跌落到地上去。

  赵靖:“刚才不是都说得好好的吗?你这又是在发什么脾气?”

  柏欣:“现在没人,那我们就把话说个清楚。我知道你是为了同情我才和我成亲的,但我柏欣不是那种厚颜无耻更不是那种摇尾乞怜的女人,收起你的怜悯,你要不是真心喜欢我,就休想碰我一下子。”

  赵靖拍了拍屁股坐回到床上去。

  他拉着柏欣那仅存的一只手,柔声道:“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你的同情的确多于爱,如果没发生了那件事的话。。。”

  柏欣被他勾起了兴趣。

  “什么事?”

  “那盒子里面的药被你给换走了吧?”

  柏欣立刻捂住赵靖的嘴:“别胡说。”

  赵靖向她暗送了一涟秋波。

  他松开柏欣的手然后往自己胸口上摸。

  “你问问它就知道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了。”

  柏欣把自己的手给拉了回来,红着脸道:“你真不要脸。”

  过了一阵儿,她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了?”

  赵靖:“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是个大夫吗?盒子里的那颗药丸明明就是颗普通的六味地黄丸,你那爹爹不懂药理自然也就不明所以,但你可骗不了我的。”

  柏欣冷笑一声:“哈,你就这么点本事有什么好得意的?天下之大你能确定世间上所有的毒药你都认识?指不定就你刚才说的那颗普通地黄丸里就被我下了你不懂的毒药和蛊虫。你就乖乖地在这等死算了。。。”

  赵靖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把她给搂了过来,一张嘴就贴到了她那温软红润的樱桃小嘴上。

  等柏欣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一巴掌就扇到了赵靖的脸上。

  她恨恨地说:“禽兽,你真不要脸。”

  赵靖:“随你怎么说,禽兽也好不要脸也罢。反正外面的人都知道我们已经是夫妻。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而我对你也有些意思,我从来就不会亏待那些对我有情有义的女人。”

  柏欣:“你总算对我说了句人话。”

  赵靖:“那你不会再拒绝我了吧?”

  说完,两人热烈地吻在了一起。

  第二天一早,经常跟在柏欣身边的那两个小姑娘嘻嘻哈哈地闯了进来。

  赵靖从罗帐里探出个头来,一脸的疑惑地问:“你们来做什么?”

  柏欣在床上戳戳他的后背说:“小丫头好奇了呗,赶紧打发她们走就行了。”

  赵靖佯装生气,大声喊道:“都听见了吗?还不快出去。”

  两丫头却不见害羞,依然笑眯眯地说:“驸马,公主,你们真不要我俩伺候?”

  柏欣也喊了一声“滚”。

  两丫头这才又嘻嘻哈哈地走了出去。

  赵靖和柏欣两人又重新躺到在床上。

  赵靖:“咱们也该起床了吧?”

  柏欣:“不,要起你自己起,我还要多睡一会。”

  赵靖捏着她鼻子,说:“小懒猪,我看你起不起来。”

  柏欣打开他的手,娇嗔道:“讨厌。”

  赵靖:“认真的,快起来,吃过早饭后我替你看看伤口。”他硬拉着柏欣从床上下来。

  两人洗漱了一番,到面摊那点了两碗面,两人一边吃一边说起了话。

  赵靖:“你把那颗真的药丸藏到哪去了?”

  柏欣:“你想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