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84章 两王重遇
  人群中立刻有人回应:“死了就死了呗,至于那个前任阿汗,他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他死最好,反正我们也有新阿汗了。”

  赵靖:“要是让公主听到了你说的话,她一定会很伤心的。现在你们想要怎样处理柏赞的尸体?”

  大家众口一词“烧了”,赵靖立刻走到一边。

  然后就不断有人从家里拿来柴枝扔到棺材周围,这时一个老者点了一支火把扔了过去。

  “轰”的一声,熊熊的火焰立刻燃烧起来,很快就把那具棺材给完全吞没了。

  大火过后,众人把把剩下的灰烬给扫到了粪坑去。

  这个曾经令人害怕和憎恨的巫师在死后也被人给挫骨扬灰就地处理了。

  十月怀胎果熟蒂落,没过多久柏欣就为赵靖生了一个白胖健康的小子。

  一年之后

  在玉璧宫里,安童一边在处理文件,一边抱着他和陈若兰的宝贝女儿——瑞雪公主。

  这时,萧云神色凝重地走了过来。

  安童头也不抬,问道:“有事?”

  萧云:“启禀皇上,属下有关于靖王的消息要禀报。”

  安童手中那刚蘸好墨的毛笔忽然掉到了宣纸上。

  他随即把案台上的宣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

  “来人,把公主抱到东宫去。”

  瑞雪公主一听自己父皇不和自己玩了,立刻哭闹起来。

  “我不,我不,我就父皇抱抱,我哪都不去。”

  宫女只好死磨硬泡地将安童怀里的小瑞雪给抱了过来往东宫那边去了。

  陈若兰看着宫女抱着哭闹不止的女儿回来后,就奇怪地问:“我的宝贝小公主,你这是怎么了啊?怎么哭得像个花猫一样啊?”

  她从宫女怀里解过瑞雪,轻轻地安抚起来。

  瑞雪还是哭闹不止,“父皇他坏,他不跟我玩,他不要我了。。。”

  她那稚嫩又哭得沙哑的声音让陈若兰听了很是难过。

  陈若兰用手绢擦干瑞雪脸上的泪痕,然后把一颗蜜饯轻轻塞到她嘴里哄道:“我的瑞雪小公主啊,你要乖哈,父皇他不是不跟你玩更不是不要你,他只是很忙,等他忙完了一定会花更多的时间陪我们最宝贝的小瑞雪的。不过现在姥姥和大伴想瑞雪了,咱们去找他们玩好不好?”

  赵瑞雪其实哪里听得懂她叽叽呱呱地说了些什么,不过一听到有得玩,她当然点头答应了。

  陈若兰向着朱倩挥了挥手,她便立刻和一个小太监过来把赵瑞雪给抱走了。

  陈若兰转过身对着那个宫女问:“平时皇上就算日理万机政事繁忙,也会抱着小公主不撒手,今天是出了什么事吗?”

  宫女摇摇头,回道:“奴婢并不知道。”

  陈若兰:“那皇上今天在玉璧宫都见了什么人?今天可是你在玉璧宫当值,别再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宫女支吾了半天,才缓缓道:“期间奴婢只见萧侍卫来过,然后皇上就让奴婢把小公主给抱过来了。”

  陈若兰:“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宫女向她行了个礼就转身离开了。

  晚上,安童也回到了东宫。

  他左看右看就是不见赵瑞雪。

  他问陈若兰:“我们的女儿呢?”

  陈若兰:“还在气头上呢!谁叫你今天不理她,说什么今晚都不肯跟咱们睡,要到姥姥房里去睡了。”

  安童笑了:“这孩子竟然学会了跟我置气,看来以前都是我白疼她了,以后要好好教训一下她才行,不然真怕咱们会把她宠坏了。”

  陈若兰:“孩子还小需要慢慢地教,咱们大人哪能跟小孩子计较呢!”

  安童:“你说的也是,今天累死我了,咱们也早点休息吧!”

  陈若兰替他换好衣服,两人便睡到了床上。

  她轻轻地抱住了他。

  安童看着她,奇怪地问:“你今晚是怎么了?为什么看起来像比往常温柔了许多?”

  陈若兰:“看你每天都这么累,我实在很心疼你!今天你那有遇上什么特别烦心的事吗?要不然怎么连女儿都不理了呢?”

  安童:“没事,不要担心我,一点小事情而已,我都已经处理好了。”

  陈若兰:“其实我有一件事一直藏在心里想问你很久了。”

  安童:“问吧,咱们之间早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陈若兰:“当初先皇驾崩之时,你派杜江和萧云到皇陵去接我师父进宫,你当时是不是早就对他起了杀心。。。”

  “够了”,安童把身子转了过去。

  “忙了一天,我的心已经够烦乱,请你就不要再拿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来烦我好吗?”

  陈若兰抚摸着他的手臂,柔声道:“对不起,是我想得太多了,快睡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第二天早上,当陈若兰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安童早就不见了。

  她洗漱了一番后就让去把萧云给召了过来。

  很快,他就站在了陈若兰的面前。

  萧云:“不知道皇后娘娘召卑职前来所谓何事?”

  陈若兰:“萧大哥,这里没有外人,咱们也不必太过见外,昨日皇上整天都神不守舍,还少有地对我和公主的都发了脾气。听说你昨天去见他了,你可对他说了些什么?”

  萧云:“有些事皇后娘娘你知道得太多反而不好。”

  陈若兰:“别来跟我打这些官腔,你不说我也会找到法子知道的,你还不如早些说让我省些费力,也等于让我欠了你一个人情。”

  萧云沉默了一阵,才缓缓道:“其实是关于靖王的消息。”

  陈若兰叹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也只有他才能让皇上如此上心。”

  两人都陷入了回忆中。

  忽然,陈若兰又问道:“我师父他最近怎样了?”

  萧云:“挺好的,靖王在他母族望施国那里娶了一个公主当上了阿汗,还生一个儿子,据卑职所知的就这么多了。”

  陈若兰:“看来他过得还不错,这些皇上也应该都知道了吧?那皇上有没有说要怎样处理我师父?”

  萧云:“这个。。。卑职真的不能说。”

  陈若兰:“你和杜江都是皇上的旧相识了,你们两人也一直是他最为信任的人,他就算想要你们命,我相信你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献出来,只是。。。皇上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到时候你们也会用那宝贵性命去劝说他改过自新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