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89章 争执
  安童:“而且什么?继续说下去。”他似乎对贞子有了强烈的兴趣。

  李玉:“我觉得她那名字太洋气了,正所谓入乡随俗,所以就让她随我姓李,改名叫李贞儿。”

  安童:“贞儿的确比贞子好听多了,既然她身子已无大碍,那今晚就让她来玉璧宫伺寝吧!”

  李玉抬头看了安童一眼,支吾着道:“这事。。。要不要先和皇后娘娘商量一下?”

  安童:“你先把李贞儿召来玉璧宫来,然后再到东宫那去告诉她。”

  李玉:“喏。”

  在东宫里,陈若兰看着地上那一团早已经被揉得不成样子的字条,肠子早就悔青了,她把字条撕成碎片然后吞进了肚子。

  陈若兰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早些这么做,而是为徒方便把字条扔进了纸篓,但让她更想不明白的是那张明明已经已扔到纸篓的陈旧字条早应被灰飞烟灭的了,但为何至今会出现在自己女儿的房里?

  她朝着小公主大喊一声:“赵瑞雪,你之前是不是又到纸篓里捡垃圾来玩了?”

  赵瑞雪连忙摇头:“没有哇。。。”

  “没有?要是没有那侍卫怎么会在你房间里找出那害人的垃圾?”

  陈若兰抡起手掌对着赵瑞雪正要扇过去,就在这时,门前响起了李玉的声音。

  “皇后娘娘,奴婢有事求见。”

  “是李总管?快进来,快进来。。。”

  陈若兰一听到李玉的声音,以为是安童改变了主意要原谅她,所以便立马来了精神。

  “不用进来了,奴婢只要在外面传个旨意就行,是皇上特意让奴婢过来通传一声,他今晚要临幸那倭国女子。”

  陈若兰得知道这个消息后,原本那满怀期待的心瞬间又变得冰冷。

  她淡淡地说:“本宫知道了,李公公要是没其它什么别的事情那就请回吧!”

  李玉回了一声“喏”后就慢慢离开了。

  听着李玉那渐渐远去的脚步声,陈若兰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又嚎啕大哭起来。

  赵瑞雪以为是自己又闯了什么祸,便跑到陈若兰身边安慰她:“母后,你不要哭了,以后小瑞雪一定会好好听你话不再惹你生气的。”

  陈若兰紧抱着她:“以后只有我们母女俩相依为命了。”

  开春了,天上的太阳就像个羞答答的姑娘好不容易才终于露出了笑脸。

  宫女们也终于可以褪下厚厚的棉袄换上了轻装,大家空闲时就在自家的院子里放放纸鸢。

  太监们年纪大些的就在一旁抽旱烟,年纪轻的就下象棋,有些竟不畏初春严寒,打着赤膊就玩起了相扑。

  而在东宫,里面则依旧像寒冬腊月般让人冷入心扉。

  虽然赵瑞雪自从上次把天捅了个窟窿后,已经心生悔意在东宫了确实安生了不少时日,但一天天的看到宫里的银装慢慢消融,大地万物逢春,天空上纸鸢乱飞,她也渐渐按捺不住自己想要出去玩一下的内心。

  陈若兰也是被她缠得没有办法,只好冒着头皮带赵瑞雪到御花园去走走。

  因好久没到处走动了,东宫外的一切着实让陈若兰感到意外的陌生。

  陈若兰一行人走到九曲桥那边,忽然看见一个女人坐在石凳上,衣着华丽,头上珠钗串串。周围一群宫女有手捧糕点水果的,也有站在一旁等着听候差遣的。

  陈若兰指着那边问:“那边是哪位娘娘啊?她好大的排场啊!派头也真够大的。”

  跟在一旁的宫女低着头回答说:“那位正是从倭国过来的贞妃娘娘,现在还仗着皇上的宠爱,风头十足呢!娘娘,咱们换个地方去逛吧,免得冲撞了她。”

  “你说的不错,咱们这就换地方吧!”陈若兰拉着赵瑞雪正要往别处走,那贞妃好像也发现了她们,早已起身正独自一人向着她们那边走去。

  赵瑞雪:“那个姐姐好像要过来和我们玩了,我们这样就走开好像不太礼貌吧?”

  陈若兰此刻进退两难,也只能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那我们等她一下吧!”她无奈地说。

  “姐姐,你们也来赏春踏青吗?”贞妃向陈若兰行了个礼。

  陈若兰苦笑道:“是啊,小公主也累了,我们正要回东宫去呢!不打扰妹妹你继续享受着这大好的春光了。”

  贞妃忽然拉住她的手:“姐姐,难得我们姐妹能说回话,你先别走啊!”

  陈若兰只能站这着听她继续废话了。

  贞妃:“姐姐,其实从皇上宠幸我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每天都想到你那东宫去给你请安,只可惜。。。皇上他不让。。。你知道的。。。”

  陈若兰:“本宫明白,这些天就有劳妹妹你代本宫好好伺候皇上了。”

  贞妃忽然转了脸色,不屑地说:“听说姐姐以前是在妓院里混过的,那里是不是有很多调教女人的方法?姐姐是不是也被调教过了才一度把皇上的心捆得如此之牢,有空教教妹妹我呗?”

  陈若兰一脸疑惑:“妹妹,在宫里你怎么可以说出如此不自重的话来?”

  贞妃冷笑一声:“你装什么正经?在进宫前你不是早和山贼弄得不清不楚了吗?进宫后还跟自己的师父私下通信让皇上震怒。。。”

  陈若兰已经没耐性再听她胡说八道,拉着赵瑞雪正要离开。

  谁知,贞妃越说越离谱:“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专打洞,有你这样淫乱的母亲,那小公主长大后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将来说不定是要做妓做娼的货色。”

  陈若兰一股热血冲脑,她转过身狠狠地盯着贞妃。

  “你有种再说一遍?”,贞妃也丝毫不见畏惧,依然笑眯眯地说:“我说有你这样的**母亲,那瑞雪公主将来肯定也是个淫荡的妓女。。。”

  “啪”的一声,陈若兰忍不住一巴掌打了过去。

  贞妃捂着脸,狠狠道:“好啊,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两人开始你扯我头发,我拉你衣裳,原来还在九曲桥那边候着的宫女也赶了过来,两边的宫女正忙着

  拉架,忽然有人大喊一声:“皇上驾到。”

  顿时,陈若兰和贞妃都只好暂停了下来,一同跪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