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93章 归来
  小孩子总是那么天真容易哄,她信以为真地说:“父皇可不能骗小瑞雪哦!”

  安童眼圈有些湿润了,他吻了一下女儿的额头,满心都充满着不舍。

  “当然,父皇怎么会骗小瑞雪呢!”

  陈若兰硬着心肠问朱倩:“娘,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朱倩叹了一声:“都收拾好了。“

  陈若兰拉这赵瑞雪的手:“到外面要叫我娘不能再叫母后了知道吗?”

  赵瑞雪像小鸡啄米般地不停地点着头。

  忽然,她看到王大伴已经在偷偷抹着眼泪。

  赵靖雪走到他的跟前:“大伴,你干吗哭了?”

  王大伴苦笑道:“公主,奴婢这是高兴啊,你终于可以到宫外玩了,奴婢。。。奴婢也好久没出宫了。。。”

  赵靖雪笑着说:“大伴不哭,我回来给你买冰糖葫芦。”

  王大伴只好转涕为笑。

  陈若兰:“好了,瑞雪我们走吧。”

  她拉着赵瑞雪的手头也不回就往宫门外走。

  赵靖雪却回头向安童挥了挥手,安童也含泪向她挥了挥手。

  王大伴正要去追,就听见安童低喝一声:“不要追了,让她们走。”

  王大伴:“可是。。。”

  安童立刻狠狠地盯了他一眼,王大伴只好退了下去。

  陈若兰在静庐那边安了个家,平时就靠行医卖药为生,除了赵瑞雪经常吵闹要见安童外,她们的生活也开始渐渐地归于了平静。

  一个月后,她正在房子里替人看诊的时候,忽然外面响起了哭声一片。

  朱倩从后院里跑到出来说:“小兰,我到外面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不一会儿,只见她踉踉跄跄地跑了回来。

  陈若兰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忙问:“娘,外面出了什么事?”

  朱倩转向病人说:“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事麻烦你们下次再来看病。”

  说完,她一个个地把病人都送出了门后,关上大门,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陈若兰:“娘,你别哭了,你得先把事情告诉我了才好商量啊!”

  朱倩一边哭一边颤抖着说:“瑞雪的亲爹没了。。。”

  “什么?安童走了。。。这。。。这怎么可能。。。”陈若兰的心立刻痛得无法呼吸,紧接着腹部也出现了一阵绞痛,她捂着腹部,一时间脸上那苍白又扭曲的表情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剧烈的痛楚所引起的。

  朱倩连忙走过去抱着她:“孩子,人死不能复生,况且你还有瑞雪要照顾呢,千万不能伤心过度要保重身体啊!”

  陈若兰脸上早已泪漪涟涟,她颤声道:“我。。。我又怀上了。。。他的孩子。。。”

  朱倩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了?”

  陈若兰:“应该是离开前的那晚怀上的。”

  朱倩指着她骂道:“糊涂,你都铁了心要离开他了,怎么还能跟他干那事?”

  陈若兰又哭了起来:“我要是不答应,你以为他肯放我们走吗?”

  朱倩替她擦了擦眼泪,安慰道:“别哭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就算多一个孩子我们也养得起,现在我们该苦恼要怎样把这事告诉瑞雪。”

  其实,赵瑞雪听到哭声后也从后院里跑了出来,此刻她正躲在帘子后偷听着自己的母亲和外婆的谈话呢!

  听到他们提到了自己,她实在忍不住走了出来,问:“你们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呢?”

  陈若兰抱着她,将她的手放在肚子上,忽然赵瑞雪觉得里面好像有个东西在动,她惊问:“娘,你肚子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啊?”

  陈若兰温柔地说:“是你将来的弟弟或是妹妹,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赵瑞雪不假思索地回答:“弟弟妹妹都喜欢,不能全都要吗?”

  陈若兰被她逗笑了:“你这是想要你老娘的命啊!”

  刚笑了一下,她忍不住又哭了。

  赵瑞雪问:娘,你不喜欢弟弟妹妹吗?”

  陈若兰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哭?”赵瑞雪不解地问。

  朱倩叹了一声:“以后你再也见不到你父皇了。”

  赵瑞雪:“我不信。”

  朱倩:“唉,真不知道该怎样告诉才能让你明白。”

  赵瑞雪想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要去把这件事告诉我父皇。”

  陈若兰听到这哭得更伤心了。

  朱倩:“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你父皇了。”

  不知为何,赵瑞雪此刻忽然也来了脾气:“外婆说谎,我不信,我就不信,我要回皇宫见父皇,我要回皇宫见父皇。”

  说完,她就要往外跑。

  朱倩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你想气死我们吗?”

  陈若兰捂着肚子喊叫了起来:“好痛,好痛啊。。。”

  只见鲜血从陈若兰的裤子里留了出来。

  这下,吓坏了朱倩和赵瑞雪。

  朱倩:“孩子,这下可怎么办?”

  陈若兰:“只是动了点胎气,你快去煎一服安胎药让我喝下去就好了。”

  朱倩连忙跑去药柜里捡药去熬了。

  陈若兰看着一脸委屈的赵瑞雪,有气无力地说:“你父皇的事我一时半刻也跟你说不清楚,你等我缓过这口气再说好吗?或许等你大一点就会明白了。”

  赵瑞雪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了。

  晚上,喝过药的陈若兰实在太累了,她交代朱倩:“娘,你给我看好小雪,我怕她半夜偷跑出去找她父皇。”

  朱倩:“我知道了,你放心,今晚我就算不睡也不会让这小鬼离开这间屋子的,倒是你身子怎样了?”

  陈若兰:“没事,静心休养几天就好。”

  朱倩:“嗯,刚才我已经在院子的大门上贴了告示说你身子不适让病人们另到医馆去看诊了,你就专心休息一段时间吧!”

  然后,各人便回房去休息了。

  次日,朱倩在替陈若兰洗那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她不禁心里纳闷起来。

  “那敲门的人是不长眼睛还是不识字,外面不是都贴着告示了吗?”

  见门外的人没有回应,她只好亲自去应门了。

  她打开门一看立刻惊呆了,门外站着的人竟然是安童。

  朱倩吓得连话都讲得不利索了。

  “你。。。你。。。是人还是鬼?”

  “岳母,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