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电视剧中的旅人 > 第三十七章 与邀月的朝夕相处(上)
  “什么?她是邀月宫主?”江别鹤看着陈少游怀中的女子,一时间有些惊骇莫名。

  他知道陈少游的武功很高,但也没想到会高到这种程度,居然能够一对一擒获邀月。

  要知道在这之前,邀月宫主几乎称得上是天下第一高手。

  刘氏的关注点则完全不在这里,得知江玉凤也被移花宫的人带走后,她看向陈少游的目光中便满是不善。

  要不是还顾忌着必须要陈少游去移花宫救人,她早就恶语相向了。

  “你们也不用担心,有邀月宫主在我手上,她们到了移花宫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陈少游无视邀月想要杀人的眼神,对着江别鹤与刘氏劝慰一句。

  ……

  回到江府,陈少游已是饥肠辘辘,邀月自然也跟他一样,所幸江府下人很快就送来了饭菜。

  陈少游仔细感应一番,没发觉什么异样后,便将邀月抱到饭桌旁,准备进行投喂。

  邀月冷着脸说道:“解开我的穴道,我身上内力根本没有恢复多少,你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

  陈少游笑着摇了摇头:“我自然不是怕你逃跑,只是单纯地想要喂你吃饭罢了。”

  邀月愣了一下,而后冷哼一声:“没想到你居然有喜欢伺候人的爱好,既然你是个贱骨头,那我也安心享受。”

  陈少游看着邀月古怪地笑了笑:“好啊,既然你喜欢我伺候,那接下来这段时日,我就一直伺候着你。”

  说着,陈少游就一口一口地投喂了起来。

  “来来来,多喝点汤。”

  “女人要多喝水,这样皮肤才会更加光滑细嫩,来,再喝点水。”

  ……

  两人吃过饭没多久,陈少游就注意到邀月的面色逐渐涨红了起来,似乎是在强行压抑着什么。

  陈少游内力已经恢复了过来,此刻便靠坐在床头,对着床尾的邀月吹口哨哼唱着小曲。

  “你……你不要再吹了。”邀月忍不住出声喊道。

  “好啊!”

  陈少游笑着应了一声,而后便下床走到桌旁,拿起桌上的茶壶,慢悠悠地开始沏茶。

  稀溜溜的声音传到邀月耳边,令她面色愈发红润,身子都微微有些发颤。

  陈少游沏好两杯茶后,就拿起其中一杯贴在了邀月唇边:“来,喝口茶压压惊。”

  邀月嘴唇紧闭,恶狠狠地瞪着陈少游。

  “唉,好心给你沏茶,你居然不喝,那我只好自己享用了。”

  陈少游将茶杯拿到嘴边,对准了茶杯上两片淡红地唇印,直接一饮而尽。

  “无耻。”邀月忍不住喝骂了一声。

  陈少游也不以为意,又将另一杯茶拿过来,逗弄了邀月一番。

  又过了片刻,邀月终于按捺不住,压低嗓音喊了陈少游一声。

  “怎么了?”陈少游明知故问道。

  邀月颤声说道:“我……我要去茅厕。”

  “哦……”陈少游长长地应了一声,而后便出声询问道:“大的还是小的?”

  “小。”邀月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嗯,那还好。”陈少游说着就下床从门口那里拿来了香壶,而后凑到邀月身前,准备帮她解开宫裙。

  邀月面色一变,有些惊慌地质问道:“你,你干什么?”

  “帮你解开呀,难不成你想尿在裙子里?”

  “你解开我的穴道,我自己来。”

  “不用,说好了我伺候你的嘛,放心,我知道该怎么解,不会出错的。”

  “这个我自己来,不要你伺候。”

  “这可不行,说好了这段时间我一直伺候你的嘛,自然要吃喝拉撒睡全方位负责。”

  “你……好,那我不来了。”

  “哎,这怎么行?憋坏了身子可不好,来,我帮你解开。”

  “你……混蛋……淫贼……”

  “我已经把好了,你快些开始吧!”

  “你,你不要看,不然我出不来。”

  “没事,多等会儿就好了。”

  片刻后,一阵淅沥沥的声音响起,邀月瘫软在陈少游怀里,羞得无地自容。

  尤其是完毕过后,陈少游帮她清洁之时,更是令她羞得晕了过去。

  ……

  梦里,邀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莫名地让她升起了强烈的安全感和幸福感,这是她多年来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令她一时间沉溺于其中。

  眼睛慢悠悠地睁开,邀月的意识慢慢地苏醒过来,很快她就发觉自己似乎是身无寸缕。

  “身后的感觉好温暖、好结实,前面这只手,这是……陈少游?”

  邀月回过神来,脑海中瞬间便锁定了陈少游,而后便悲愤地质问道:“陈少游,你做了什么?”

  陈少游也醒了过来,下意识地揉捏了几下,然后就出声解释道:

  “你放心,我只是尽我的责任,帮你暖暖床、暖暖身子而已,你没有开口相邀,我可不会主动侍寝的。”

  邀月这时也感觉到自己浑身并没有哪里发痛,不由地暗自松了口气,紧跟着便又是一阵羞恼。

  “既然醒了,那我们就起来吧!”

  陈少游附在邀月耳边柔声说了一句,而后便出声问道:“你看我是先给自己穿呢,还是先给你穿呢?”

  “你解开我的穴道,我自己穿。”

  陈少游笑了笑,邀月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接着只好瓮声道:“你自己先穿吧!”

  “好,听你的。”陈少游应了一声,迅速将自身衣物穿好,而后便香艳地为邀月穿起衣物来。

  一件普普通通的宫裙,但却足足穿了一刻钟之久,邀月怒视着陈少游,恨不得用眼神将他杀死。

  好不容易将宫裙穿好,陈少游却忽地拍了下脑袋:“哎呀,刚刚起床忘了问你要不要再来一次呢!”

  邀月果断摇了摇头,完全不想再次体验昨晚那种羞耻爆棚的感觉。

  “真的不要吗?白天可是一整天的时间呢!”陈少游调笑着说道。

  邀月一听这话,顿时便又有了感觉,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微微点了下头。

  陈少游也不再调笑她,再次凑到了宫裙边上,轻轻拉开了系带。

  邀月俏脸涨红,但却强行冷声说道:“你是故意的,故意先让我穿好,然后再脱一次,对吗?”

  “哎,你可不要冤枉好人,我这可是头一回伺候人,有些疏漏是在所难免的嘛!”

  “淅沥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