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科幻小说 > 了不起的罗赛琳 > 第57章 罗马诺家族26
26

“你接住我!”

当罗赛琳的最后一只脚也踏至半空时, 盖茨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险些停止跳动。

哪怕平台距离她不过一层楼的高度,但这一个不甚也足以摔伤。盖茨比想也不想,急忙上前, 伸出了双手。

他接住了她。

凛冽寒风中, 罗赛琳单薄的睡裙随着惯性扬至半空, 而后又随着重力飞速落下。

她就像是从天而降般, 直接栽进了盖茨比的怀里。

盖茨比稳稳托住罗赛琳的重量, 四目相对, 清朗月光为她的绿眼镀上一层淡淡的光亮, 男人的手牢牢环着她的腰肢, 隔着薄薄布料,他甚至能感受到罗赛琳的脊背随着呼吸而起伏运动。

人与人的皮肤接触, 对方的温度毫无阻碍的传达过来——

“好冷啊!”

而后罗赛琳一声抱怨把盖茨比拉回现实。

他眨了眨蓝眼,像是触电似的松开罗赛琳:“快走,我的外套在车上。”

罗赛琳:“那还等什么?”

二人七手八脚跳下平台, 飞奔出庄园。

盖茨比确实是开车来的,而且他很聪明,开的不是自己豪华奢侈的敞篷轿车, 而是侦探社那辆不知道几手的破旧福特。

罗赛琳爬进后车座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盖茨比的西装外套。

她把自己直接裹了起来。

“快,快开车。”罗赛琳拍打着驾驶座:“莫兰在追我!”

“我知道。”

盖茨比二话不说就发动引擎。

福特轿车一溜烟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罗赛琳这才敢放松一半心神,仰躺在车后座上。

周围都是盖茨比的气味:苹果白兰地, 和他的古龙水味, 没有与之接触, 他衣物上的尸臭味倒是不怎么明显。

“蒂亚戈呢?!”罗赛琳问。

“你怎么——算了。”

盖茨比本想问, 她怎么知道蒂亚戈参与其中。转念一想, 这样的问题实属多余——他们是搭档, 罗赛琳被抓了, 蒂亚戈当然着急上火,这不难猜。

“你放心。”

盖茨比说:“他放了火就跑了,我们分工非常明确。”

这还差不多。

罗赛琳可不想看到自己跑路,而蒂亚戈被抓了画面。

虽然教授并不在乎蒂亚戈·马拉的生死,但难保不会用他来威胁罗赛琳就范。

“那吸引教授注意力的,是福尔摩斯先生吧?”罗赛琳又问。

“也只有他能让莫里亚蒂教授以劲敌姿态严肃对待。”盖茨比肯定了她的猜测:“不过——”

“——哐当!!!”

盖茨比的“不过”还未落地,车辆随着一声巨响而失去平衡。

这一次罗赛琳立刻反应及时地抓住了车顶把手。

还好她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系上了安全带!

福特轿车有如脱轨的列车般失控,但盖茨比的车技比蒂亚戈要好得多。在狭窄的镇子道路上,他硬生生把持住了车辆方向,在车头即将撞进别人家的花园之前,精准无误地踩下刹车。

“是莫兰。”

罗赛琳提醒道:“他追上来了!”

盖茨比:“该死!”

他紧跟着又骂了一句什么,但罗赛琳没听清。盖茨比近乎粗暴地打开车门:“下车!”

罗赛琳:“整个侦探所就这一辆车,我们可没——”

盖茨比:“我给你换辆新的。”

罗赛琳二话不说直接解开安全带。

她踩到地上的瞬间,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子弹几乎是掠着盖茨比的头顶而过,要不是他反应迅速,恐怕现在已经倒在小镇大街上了。

离开庄园之后,他们的车停在了小镇上。

晚上人少,街道空空旷旷,两声枪响和车胎爆裂的声音让周围的民居亮起了灯,但没有人敢出来。

罗赛琳和盖茨比躲在民居之后,发觉他们被困住了。

“后方有栋钟楼。”罗赛琳飞速瞥了一眼:“他肯定占据了钟楼的制高点。”

对于一名狙击手来说,这近乎掌握了整个战局。

也可以说盖茨比和罗赛琳束手无措。

一旦冒头,就有失去脑袋的风险,别说是离开,他们甚至做不到悄无声息地靠近莫兰。

不行,这样拖下去,万一教授的其他手下赶来,那就麻烦了。

“不然你还是走吧。”

罗赛琳在短暂地时间内做出决定:“反正莫兰的目的只是不想让我走,我在教授身边没有危险。”

盖茨比扭过头:“什么?”

他好似完全没料到罗赛琳的发言,在夜色下,男人的蓝眼近乎黝黑,其中有几分困惑闪过。

“我说,我不想拖累你。”

罗赛琳如实相告:“你去帮福尔摩斯先生和蒂亚戈,抢先一步拿到第三份手稿就好!我不会有事的。”

盖茨比:“第三份手稿在来到的路上。”

罗赛琳:“……”

她眨了眨眼。

片刻的静默之后,罗赛琳微微睁大眼,绿眸中浮现出震惊。

“你们找到了?!”

连教授都没头绪,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这个回去再说。”盖茨比开口:“罗赛琳,你不会拖累我。我来就是为了带你回去——我向你母亲发誓过,我会亲自保护你。”

又来了。

这话他总是挂在嘴边,罗赛琳听得恨不得要生出茧子。要放在之前,她肯定要生厌了,但是现在……

罗赛琳点了点头。

“嗯。”她认真地评价道:“福尔摩斯先生说的对。”

“福尔摩斯先生说了什么?”盖茨比莫名其妙。

说你终究会走出来的。

不管这期间杰伊·盖茨比是否因为黛西撕破脸皮而痛苦过,起码他出现在罗赛琳的面前时,完全是与过往没有任何区别的模样。

“没什么。”罗赛琳轻轻接过这个话题:“莫兰参加过战争,先生,这不是闹着玩的,你会死。”

盖茨比却是一笑。

他一个转身,坐在了房屋边沿的地面上。无比昂贵的休闲长裤直接与沾着泥土的地面相接触,洁白的衬衣也因靠在墙壁而蹭上了泥土。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姿态,着实与盖茨比平日光鲜亮丽的模样毫无关联。

但他却送给了罗赛琳,她最喜欢的笑容。

男人的发丝垂在额角,轻轻勾起嘴唇,剔透的眼睛里有纯粹的自豪和骄傲。

这样的盖茨比,要比平时自在许多、鲜活许多。

他就像是一个被包裹着厚重泥土的人,直到此时,厚厚的外壳为人敲开,束缚于其中的人才得以自由自在。

“莫兰确实参加过战争。”他说:“但是罗赛琳,在这场斗争中,唯独没有上过战场的,只有你。”

盖茨比站了起来:“我来告诉你如何干扰狙击手的视线。”

说完,他从墙根捡起一枚石块,直接砸穿了身后房屋的窗子。

高大结实的男人,就这么直接翻进了路人的民居之内。

他甫一落地,刚好与躲在客厅桌子下面的女士迎面相撞,后者发出惊恐地尖叫。

盖茨比也不客气,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拍在了女士面前。

在1925年,一百美元的购买力相当之高,高到让尖叫的女士戛然而止。

“打扰了,夫人。”

俊朗的盖茨比扬起礼貌笑容:“我想这足以买下贵府所有易燃品。帮帮我好吗?”

也许是因为钞票的力量,也许是因为盖茨比丰神俊朗,他的话语让女士很快冷静下来。

无辜的女性,怀里抱着自己的子女,颤颤巍巍道:“你,你要这个做什么?”

盖茨比:“点燃后,丢出去。”

罗赛琳恍然大悟。

床单、棉被,以及地毯和窗帘,泼上煤油的纺织品迅速被抛到街头。不止如此,陌生的女士还从地下室搬上来大批木柴,点燃过后,也全部丢了出去。

很快狭窄的街道浓烟滚滚,翻滚的黑烟上升至半空,遮住了夜晚明亮的月色。

视野中的钟楼立刻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就可以逃跑了!”

罗赛琳提议道:“他从钟楼走下来需要一些时间。”

盖茨比:“不着急。”

他挽起袖子,露出结实的小臂。

仅是一个动作,就让罗赛琳明白了盖茨比的意图:“你——”

盖茨比:“你就在这里等着。”

男人语毕,怎么进来,怎么翻了出去。

…………

……

钟楼上的塞巴斯蒂安·莫兰,放下了自己心爱的步()枪。

他望着远处滚滚浓烟,很是不爽地舔了舔嘴唇。

莫兰迅速做出判断:二人应该会趁此逃走。

果然是上过战场的人,这样的应对方式很及时。莫兰背上步()枪,转身走下钟楼。

从钟楼到浓烟处不过百余米,加上楼梯也不过两分钟的时间。

莫兰穿过街头的浓烟,落入眼帘的是相当狭窄的视野:十字路口仅能容纳一辆车勉强通过,而且四周都是建筑,如果不是在高处,几乎无法使用枪械。

这——

顷刻之间,他就摸清了对方的想法。

糟糕了!

莫兰立刻转身,然而为时已晚。

夜色为烟雾笼罩,即使离的很近也看不清具体情况。莫兰不过是堪堪迈开步子,路边的巷子里就蓦然伸出一双手。

对方的力量又快又准,即使莫兰做好了准备,也是直接被抡到了地上。

盖茨比要和他巷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