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科幻小说 > 拜师剑宗后我转职成了锤修 > 第104章 第 104 章
翌日, 姜小楼成功混进了前往苍溟谷的队伍之中。

虽然这群人里面除了宇文十都是元婴修士,但没有任何人对姜小楼的加入表示什么不满。这里面固然有姜小楼已经做足了礼的缘故,但姜小楼当然不会认为这就已经能让这些高傲的修士们放下成见。

而显然他们也不是因为对姜小楼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信心, 能容忍她还是看在了司徒家的面子上。

除了宇文十外, 此次同行者四人, 全是剑宗常驻仙魔战场的修士。

但这些元婴修士并不都是和他们同辈的弟子, 还有两名姜小楼和宇文十要叫一声师叔, 但是都是师叔一辈的元婴弟子了, 还只能在仙魔战场上接任务, 明显就是剑宗的边缘人物。而他们的修为也只是境界虚高——与他们同辈的天骄弟子可都已经是化神修士了。

虽然修为有别, 但论及战力,姜小楼是要比这样的元婴修士更胜一筹的, 只是她也没有找这些人试手证明自己的必要,被当做一个有背景的修二代又无妨,这种只是在名声上面有些不好听罢了。

他们一行人虽然不掩饰行迹, 可是几名剑修聚到一起来,当然就不会有人不识趣来挑衅,一直到苍溟谷外, 路上都没有遇见过什么意外。

而越靠近苍溟谷,宇文十的表情就越来越凝重。

“跟紧我。”

他们前进的方向并不是司徒家给的情报里面的苍溟谷入口,而是一条小径。

姜小楼垫后, 小心地走进了沉默的山谷。

方一进入, 她就有一种异样的感知, 在告诉自己这里是一处绝地。这感觉很古怪, 就好像是苍溟谷在一力营造着这样的氛围一样, 但是又很真实, 因为除了绝地, 没有任何称号足以形容这里。

触目皆是幽深的绿色,各种品类的草木交错成长,地上铺满了落叶,落叶下面是密密麻麻纠缠在一起的枝蔓,只有宇文十带着他们走进来的这条路之下,并没有枝蔓的存在。

而苍溟谷之中无比寂静,既没有鸟兽的叫声,连风吹过叶子的声音都没有,整座山谷一片死寂,好像已经沉默着死去。

但姜小楼知道这当然并非如此,那些草木看似静谧,其实彼此之间都在抢夺着对方的生命,而若是有外人出现在这里,草木只会更加凶悍!

能在仙魔战场上面修炼到元婴的当然不会是莽撞的蠢人,一行人全都紧跟着宇文十,没有人敢在这里轻举妄动。

走过外围寂静的林木之后,才有断续的流水声音响起,声音并不大,而且比方才的寂静更让人觉得诡异。

这就是弱水吗?

姜小楼闭目,脑海之中是天外楼指出来的两个方向。

全都在苍溟谷的深处,有一个和他们前去的方向重合,另一个却在宇文十叮嘱过最好不要去的地方。

姜小楼决定先跟着众人前行,另一处再自行前去。

他们领的任务是采集一种苍溟谷特有的植物,报酬很高,而生还率很低,这四人修为提升困难,全都是抱着搏命的心态来的。

宇文十没说理由,但他表现出来不得不去的样子,想必是有苦衷。

这种名叫屠屠的小草是某丹师高价求购的,但并不知其用处,只知道它和这苍溟谷之中别的草木一样,攻击性很强,而且会自行移动,每一株小草都堪比筑基修士。

但那名丹师也给出了寻找小草的方法,四名元婴修士之中领头的孔达从储物袋之中同样拿出来了一颗小草,以这颗草的方向来寻找着屠屠草。

姜小楼没有任务在身,所以只是跟在他们身后,同时藏匿起来自己的行踪。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苍溟谷之中不止他们这一队修士……或者也未必是修士。

就在他们离水声很近的时候,忽然有一阵空灵的笑声传来。

这声音像是少女嬉戏一般,而且还在玩水——但这里的水可是弱水!

四名元婴修士面色凝重,姜小楼有些心慌,紧随在他们后面。

虽然她已经是金丹修士,百邪辟易,但这并不妨碍她怕鬼啊!

而在那笑声传来的地方,果然有几个模糊的少女的影子。

孔达率先喝道:“什么人?!”

没有人理会他,笑声依旧,可以明显感觉到少女们的快乐。

宇文十忽然道,“不必在意它们。”

他有些艰难地解释着这些少女的存在。在苍溟谷的弱水之中,时而会有水之精怪出现,并在谷中玩耍,发出欢乐的笑声,但是它们对人并无恶意,也不会主动攻击人,而要捕捉这些精怪,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孔达半信半疑,又问道,“那为何从没有人见过她们,情报里面也没有?”

姜小楼思索了一瞬,却想起来司徒家好像有提过这么一嘴,但是只当是逸闻传言,并不十分可信。苍溟谷完全攻略这种东西司徒家也没有,而且也没有必要。这里生产稀有草木,但大部分只是稀有并不值钱,司徒家才看不上眼。

宇文十又道,“能见到它们的可能本来就很小,可能见过的都死了吧。”

他类似诅咒的话语成功让那几名元婴修士生出愠怒来,但还要宇文十带路,所以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姜小楼却又想到了她的另外一个发现。

宇文十的解释很合理,而这些少女精怪也果然如他所言,但是里面却有一个人影,让姜小楼觉得和其他人格格不入,而且她的状态很熟悉。

那分明就是一个幽冥一脉的魔修进入幽冥之态之后的样子!

发布任务的修士曾经提醒过她这里会有元婴魔修出现,那个魔修应当也是如此,幽冥一脉在仙魔战场上的人不少,姜小楼一个也不认识。但她也不由好奇了起来,那个魔修混进少女精怪里面是想做什么?

而且,还有一件事让她有些在意……幽冥之态,难道可以抵御弱水吗?

在苍溟谷之中,草木水流皆是不可触碰的禁忌,弱水触之即可腐蚀人的身体,而陷入其中之后根本无法逃离,这水脉看起来平静清澈,其实水底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骨。

姜小楼有心一试,但不能当着这些人的面来做,所以还是跟着他们去找屠屠草。

那个丹师给的引路小草尽职尽责,腰都快断了总算指引到了正确的地方。

“就在此处了!”

孔达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喜悦的亮光,众人面前,赫然是一群……兔兔。

绿色的兔子。

很难形容也很难理解,尤其是这些兔子的绿色并不是浅淡柔软的绿意,而是像绿头苍蝇一样反光的绿色,它们身上也不是绒毛,而是草茎。

最离谱的是,这些屠屠草还在蹦来蹦去,就像是一群绿头苍蝇疯狂地飞舞着一样。

姜小楼眉头紧皱,却是在寻找着自己感知到的方向。那个在狂奔的灵材,似乎也挤在这群兔兔之中。

这……倒是要比土里面那个好抓一点吧。

事不宜迟,姜小楼拎起大锤撞进了兔兔之中,而那四名元婴修士也同样如此。

但在屠屠草之中,他们就意识到为什么这种草值得那名丹师给出高价来了。并非只是因为苍溟谷之中的环境危险,而且这种小草本身也异常的难以捕捉。

姜小楼一手掐上去,只觉得像是抓住了一把柔顺的海草一般,而且还是会跳动很扎人的海草,那草毛看起来并不是很硬的样子,实则触手就像刺猬一样,而这些屠屠草一蹬腿之后又能一蹦三尺高!

像刺猬一样的兔子,这让人怎么抓啊!

而难怪它叫屠屠草了,那个丹师也挺会取名的,若是叫兔兔,就没有屠屠草这种肃杀之气了。

姜小楼只有一个明确目标,然而这群屠屠草全部都挤在一起,她想要抓住自己的目标就不得不在屠屠草们中间挣扎一番,然后被兔兔的后腿无情践踏,再被草毛给扎来扎去。

而那几名元婴修士也不见得比她好到哪里去。姜小楼已经被大锤砸到习惯了,他们却是纯正的剑修,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铸身也未必有多好,只是仗着修为高有灵气护体罢了。

那名丹师又特意备注不得以兵刀之气惊吓,而且还要抓活口——是的,要抓灵草的活口,怎么听都很奇怪!

姜小楼浑身都是绿色的草屑,几经波折之后精准地一把抓住了自己想要的灵材收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那四名元婴修士还一无所获。

想到也算是沾了他们的光,姜小楼索性又帮他们抓了几颗屠屠草,才从草堆里面出来。

她也算是仁至义尽,好人做到底了。

众人都有些疲惫,收获也并不多,但就在此时,方才还茂盛密集的屠屠草却忽然之间全部都消失不见,只留下满地草毛,和修士们身上的痕迹。

姜小楼讶然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有可能是移动到另外的地方去了。”为她解释的人是宇文十,“苍溟谷之中的草木有一些会有迁移的习惯。”

“还好已经抓到了。”姜小楼道。

修真界之大,果然是无奇不有,但苍溟谷未免也太古怪了一点。

孔达等人把屠屠草给收了起来,却是有些傲然道,“既然如此,我们也该离开了。”

宇文十面色一变。

“你们答应过我的!”

“宇文师侄。”孔达悠悠道,“没有人教过你,只要不立誓,一切都是虚话?”

剩余三人看向宇文十的时候,眼中倒是有一些歉意。

唯一的那个女修曹蝶道,“抱歉,宇文师弟。”

姜小楼在一旁看着,有些不解,但也没有人给她解释,她只能看出来这些人让宇文十带路的时候似乎答应了他什么——但显而易见的他们现在并没有兑现这个诺言的意思。

“带了路之后,你就没有任何的价值了。”孔达道,“傻孩子。”

他的语气并非怜悯,而是嘲讽,显然对于宇文十非常不屑,但是又要靠他带路,所以此前才一直和颜悦色,但屠屠草已经到手,他们顿时就变脸了。

“我们该走了。”

来时路要靠宇文十,去路他们却也知道一条万无一失的,竟是打算四人一道离去。

但他们也没心狠到要杀了宇文十灭口,只是利用了他一把,给了他希望之后又背信而已。

姜小楼虽不知所以然,她跟着宇文十来的当然会站在宇文十一边——而且她也不打算离开。

但姜小楼也没有想到,她没有替宇文十伸张正义,这些人居然敢再盯上她。

“对了,姜师侄——”

孔达看向姜小楼,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贪婪。

“你的那一颗屠屠草,也该交出来了。你留着,并无什么用处。”

众人之中第一个捕捉到屠屠草的是姜小楼,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而且他们捕捉到屠屠草,也没少了姜小楼的帮助。

姜小楼顿生一份薄怒来,冷笑道,“师叔这是要和我动手吗?”

孔达道:“只要你肯交出来,我们还是记得你的人情……”

姜小楼当然不可能,而且已经握住了大锤,却听见曹蝶道,“够了!”

“若没有姜师侄,我们连一颗屠屠草都不一定能抓到,大可不必恩将仇报至此!”

她此言一出,另外两人也有些惭愧之色,忍不住开始劝了孔达几句。

当然,这不代表他们真的良心未泯,只是姜小楼只抓了一颗屠屠草,换成资源也没有那么多,孔达执意要强夺去,却也只是他独享,这些人既然分不到好处,就不会死心塌地站在孔达那一边。

孔达见同伴都没有附议,只得冷哼一声,找了个台阶自己下了,然后带着三人离去。

姜小楼记住了他们离开的方向,倒像是司徒家标记出来的一条路,还算安全,但并非万无一失。

她正欲悄悄跟上,却被宇文十叫住了,“你不必去。”

姜小楼回眸看他,就听见宇文十道,“他们活不到离开这里的时候。”

这么说来,他还有后招?

姜小楼虽有疑惑,但是想来宇文十虽然看起来不通时务,可也不像是个傻的,而且……那群得意洋洋离开的家伙才是真的傻。

做恶事都做不到极处,留下宇文十这个活口来,就不怕他日后报复吗?

“那是因为他们觉得我是不可能活着出去的。”

宇文十像是猜测到了她的想法,淡淡道。

但他却依然不解释,而是眼神示意姜小楼为何还不走。

在宇文十看来,姜小楼必须要来的目的,当然不会是要捕捉屠屠草吧?

虽然这看起来是顺手为之,但也算是目的之一,姜小楼不打算解释,而是和宇文十告辞。

她并不是那么热心肠的修士,而且宇文十也没有主动求她帮忙,显然是打算自己独行。而姜小楼也只适合自己独自前去。

“宇文兄保重。”

宇文十颔首,在姜小楼目瞪口呆的眼神里面身形几次闪动,就消失在了苍溟谷的深处。

这和他们来路之上小心翼翼的样子完全不同!

姜小楼心里为那四个元婴修士掬了一把泪,却是做了同样的会让人大吃一惊的举动。

她纵身跳进了弱水,然后也从此消失不见。

……

弱水并不是水。

虽然苍溟谷整个都非常的古怪,但在姜小楼平生所见的古怪事物之中,弱水依然可以排在前列。

但姜小楼也没有意识到,她自己同样也很奇怪就是了。

她正在弱水里面游泳。

以幽冥之态来尝试入水,果然不会沉底,还很轻盈,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黏。

于是前进到一半的时候,姜小楼就浮出水面,然后切换成了自己本来的肉身,再小心翼翼向弱水之中伸出了一个指节,然后,就是半截手臂,半截身体,最后才整个人跳进了弱水之中。

果然,弱水的侵蚀对于她而言无用,不痛不痒,而且还有点舒服。而且弱水很像海水,要比普通水脉的浮力更大。

姜小楼知道,这是她的《铸剑术》终于展现出了真正的威力——那些灵材九泉之下也一定会瞑目的。

弱水的侵蚀固然可怖,但是却敌不过已经融入了无数灵材,本身就已经是世间难寻的绝顶灵材的姜小楼,所以在这些水脉之中,姜小楼可以说是行动自若,毫无妨碍。

两种状态之间灵活切换着,姜小楼一边循着自己的感知前行,一边向天外楼问道。

“弱水也算是你的碎片?”

“不。”天外楼心不在焉道,“它不是我的碎片。”

器灵刻意强调的地方很奇怪,让姜小楼也有些怀疑。

但是在苍溟谷之中,天外楼好像一直都处于一个不怎么正常的状态,罕见地出现了不回复她的情况,姜小楼没有追问器灵,打算先追到了水属性的灵材碎片再说。

她在弱水之中沉浸下去,开始练习另一种遁法——鉴于是从水遁法门之中改进的,姜小楼愿意称之为弱水遁。

弱水之下没有活物,骨骸也只有最新鲜的才能保存下来,姜小楼沉溺于其中,连着三日之后,才感觉自己离灵材的位置更近了。

而就在此时,她听到了一阵空灵的笑声。

又是弱水精怪?

姜小楼一惊,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自动切换到了幽冥之态,然后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手牵过,然后顺其自然浮出了水面。

牵着她的少女面容模糊如雾,而她的存在就像是弱水本身,只是多了弱水没有的灵,这才让她得以有了一个人形,可是,她身上的灵非常淡薄,所以她才会同时又这么模糊,而且并不像是有神智的样子。

这样的存在形态,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姜小楼被动随着少女前行,来到了一处由弱水组成的湖泊之中,湖心似乎有一座小岛,但她来不及看清楚就被少女拉着到了一群弱水精怪的聚集地里面。

笑声高高低低,其实都很灵动,但是一想到这些只是没有神智之残存一些本能的灵,姜小楼就有一些异样之感。

而除此之外,她和一个女修四目相对,彼此眼中都是警惕。

姜小楼知道这是她见过的那个幽冥一脉的女修,而女修则是也发现了她正在用同门功法——而且比元婴期的女修更加纯粹!

“别出声。”

在姜小楼开口之前,女修先做了一个口型,示意她不要出言。

姜小楼抿唇,听了女修的话。

这些弱水精怪会受到声音的影响吗?

不然姜小楼实在不明白女修为什么会这么暗示,但是并不只是她不出声就能行的,二人还在面面相觑,就感觉到一阵水浪拍来,几乎是一瞬间,所有弱水精怪的灵都四散开来,消失不见,水中只剩下了姜小楼和女修二人。

而水浪的来源,是一艘能在弱水之中前行的小竹筏,宇文十站在上面,和水中的两个人默默对视着。

“哟,宇文兄,好巧,来划船啊?”

“……”宇文十觉得自己要礼貌一点。

“真巧,你来游泳吗?”

……

姜小楼和女修都坐上了宇文十的小竹筏。

虽然女修满脸的嫌弃,而且对于宇文十划船导致那道水浪把弱水精怪惊到四散开来这件事情非常地愤怒……但有船总比游泳强。

在弱水之中维持幽冥之态其实对于她而言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姜小楼则完全体会不到这一点,不过两个人在船上她在水里面难免有些奇怪,所以才挤了上去。

她这才知道,这名幽魂宫出身的女修名叫魏一,已经在仙魔战场上面停留了数百年了,而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进入苍溟谷,她追寻了弱水精怪许久,想要找到她们真正的来源,但是被宇文十一个浪打碎了。

宇文十默默看了一眼姜小楼。

“不关我的事。”姜小楼连忙甩锅,然后热情地和魏一聊起了幽魂宫及弱水精怪。

因为幽冥一脉的功法太好辨别,所以魏一对于她的来历没有任何怀疑,又仗着自己的修为不错,和姜小楼相谈甚欢。

宇文十虽不解,但他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言多必失,不如不言,也没有拆穿姜小楼的意思,只是默默听着。

这只竹筏是用苍溟谷本地的竹子制成的,不然也不可能在弱水上面漂浮。但这种竹子当然也不可能乖乖站着被砍,宇文十砍竹子的时候费了不少力气。

要度过弱水,以宇文十在苍溟谷之中的经验,这就是唯一的办法——但他也没想到会有人在苍溟谷里面游泳,还是两个。

姜小楼问道:“宇文兄要去湖心岛上吗?”

否认也没有意义了,宇文十默默颔首。

“我也要去。”姜小楼道,“魏姐姐的目的地应当也在湖心岛上。”

半个时辰不见她就多了一个姐姐,宇文十不知道该说什么,点点头,然后道,“那里很危险。”

“但必须要去。”姜小楼接道,“不过魏姐姐你就不必了……”

魏一当然不会临阵逃脱。就在她和姜小楼方才的一番谈话之中,姜小楼对于幽冥之道的理解简直使得她茅塞顿开,而且几乎推定了那些弱水精怪的来源就是湖心岛,如此以来魏一如何肯放弃。

三人共同议定了目的地,就是打算同道前行的意思了。

宇文十知道这是姜小楼在照拂他的意思,不然以姜小楼和魏一两个在弱水之中横行无忌的本事,哪里还需要和他同行。

魏一则一点也不像是一个诡计多端的魔道修士,“宇文兄弟放心,有姐姐在,龙潭虎穴也闯得!”

宇文十顿时有一些不敢放心了,但是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他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要去湖心岛,救人。”

……

宇文十出生在苍溟谷之中,但在幼年之时,并不是孑然一身。

虽然他不肯承认苍溟谷是自己的家乡,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族人,但是苍溟谷之中有难,他还是要赶回来,而且不惜和孔达几人做交易。

但孔达辜负了他的信任,不过孔达现在应当也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代价。

而宇文十也没有想到,最终和他同行的会是姜小楼,和一个路过的好心魔修。

……话说好心的魔修似乎越来越多了。

姜小楼听完宇文十的讲述,顿时皱眉道:“他们现在被囚禁在了湖心岛上面?”

她犹豫了一下,问道,“他们是人族……还是……”

宇文十摇了摇头,姜小楼就懂了。

生活在苍溟谷之中的,果然非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什么,她反而对于把他们囚禁起来的修士非常在意。

仙魔战场现在,那些邪修们可都还没有被清理干净呢。

既然她选择了和宇文十同行,那就是把救人放在了第一位,而姜小楼打听了宇文十原本的计划之后,不由默然。

简而言之,就是没有计划,他准备一个人一条小船上岸找那些修士拼命就是了。

非常莽撞,但宇文十也没有别的路可走,尤其是在孔达等人背信之后。

姜小楼一时间其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决策,而宇文十要救的人已经十分危险。但是他们现在有三个人,肯定比宇文十单枪匹马要好上许多,她干脆让宇文十先不要靠近湖心岛,决定自己和魏一顺着水脉潜入进去。

不论湖心岛之中是什么人,一定都想不到姜小楼和魏一能够顺着水脉潜入,姜小楼肉身能在弱水之中行动自如的方法无法复制,魏一的幽冥之道同样只有幽冥一脉顶尖的修士才能做得到,如果湖心岛之中是一群幽冥一脉的修士,那姜小楼还真是要更放心了。

……

湖心岛之下,果然是弱水的暗涌,魏一要控制着自己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全靠姜小楼拉着她前行。

她一边有一些狐疑幽魂宫之中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天才,但有姜小楼在,她乐得省力,二人潜伏到湖心岛上的水脉之下,然后缓缓向着水面之上移动。

再往上,果然就能听到人声,还有清脆空灵的笑声。魏一有一些激动,但并没有表露出来。

姜小楼半虚半实地出现在水面之上,观察着岸上的情景。

被捆缚住的显然就是宇文十要救的人,从他们的模样来看,也并不和人族相似,而剩余的修士来去匆匆,正在地上画着阵法。

“以异族之血献祭,果然要比那些凡人好上很多。”

“是也,只盼魔神能够满意。”

两个修士小声交谈着,话语之间透露出的意思让姜小楼怒气冲天。

比凡人好上很多是什么意思?

魏一也听明白了,顿时眼生怒意。

姜小楼强忍着冲出去一人送一锤的冲动,对魏一道,“姐姐先往那处去。”

魏一不明所以,只是听了姜小楼的话,还打算劝一劝她冷静一点,先摸清楚这个阵法,就感觉到了一阵天崩地裂。

湖心岛之上一阵剧烈的震颤,让那些还在画着阵法的修士顿时也一愣,地面上的阵纹已经裂开来。

“地动了?!”

“大人还没有回来,这可怎么办!”

慌乱之间,他们只感觉脑后一阵剧痛,就随之不省人事。

魏一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满心震惊。她这个同门师妹也有点太虎了吧!

但姜小楼已经出手,她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了,魏一也紧跟着用出了幽冥一脉的功法,然后想起来了哪里不对……姜小楼一锤一个非常熟练,攻击的时候却完全不用幽冥一脉的功法。

魏一想着日后要再劝一劝她,眼下当然不能拆台,她一爪一个并没有留活口,而姜小楼也只留下了两个阵师的性命。

宇文十远远看着也是瞠目结舌,他能想到姜小楼或许会闹出来什么乱子,但也想不到她直接搞得地崩山摧了!

但不得不说,姜小楼起初带着怒意的一锤砸在了湖心岛之后,不仅破坏了阵法,而造成的骚动也让她袭击那些邪修的时候更加顺利。

至于救人……魏一已经先去给那些还在被捆缚着的人松绑了,而事实上阵法破碎之后,他们收到的束缚就没有那么多,可以自行挣脱出去。

据岛上的邪修们之间的交谈所言,他们之中战力最高的那位大人并不在这里,所以姜小楼得以一锤一个,并不费力。等那人回来,或许还要又生波折。

但就在姜小楼警惕着那位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归来的时候,忽然心头生出了一种恐惧之感。

什么东西?!

她近乎是趋于本能一般向一侧移动了一寸,而就在姜小楼挪移出去之后,她原本停留的地方出现了一寸黑色的空洞!

加入她还停留在那里,那么这寸空洞就会直接出现在她的身上!

那种深深的畏惧感告诉姜小楼她的想法没有错,而她甚至有一种感觉,不论是什么人,何等修为,只要被这寸空洞攻击了之后,都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这与她是否炼体无关,也与她的修为高低无关,而是一个定律——只要她被攻击,就会受伤。

姜小楼一阵后怕,眼中骤然闪过一丝凌厉。

这样的攻击绝不可能来自邪修们,不是她看低了他们,而是这群邪修如果有这样的本事,那早就已经是名扬天下的第一刺客了,哪里还沦落到这等地步,也不会来做邪修。

但是如果是她得罪过的人的话,她也想不明白会有什么人愿意花这样的代价来对付她——杀鸡焉用牛刀,虽然不想这么承认,但是这种攻击方式对于她而言是浪费。这可是大修士们也无法躲避的一招,用来对付她一个小小金丹,这也太过分了。

姜小楼望向那个空洞,循着空洞的来源望过去,然而一无所获,远处空无一人,只有漆黑的树影波动了一瞬。

影子?

看那个黑洞的样子也很像是一寸阴影,她感觉自己忽然抓到了什么,却又毫无头绪,只是身体快于脑子先追了上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一锤砸到影子上面,反而让湖心岛第二次崩裂了。

姜小楼颓丧地返回,心中依然很不安。

一想到有一个这样的刺客停留在她的身边,这让她怎么能放得下心来。

……

宇文十已经划着他的小竹筏来到了湖心岛上,但并没有去和那些他要救出来的人相见,而是孤身一人站在一边,反而魏一和他们相谈甚欢。

等姜小楼赶回来的时候,整个湖心岛上都环绕着一股喜悦的气氛,劫后余生,也的确值得他们那么欢喜。

姜小楼也大约能够分辨出来,这些人其实也都是人妖混血,只是妖的血脉要比人的血脉更重,和宇文十并不相同。

宇文十比起半妖,可以称四分之一妖是也,不知道小金是几分之几……

见到姜小楼归来,这些半妖之中的长者被人搀扶着要过来道谢,姜小楼避过了他的礼,只道是被宇文十所托。

长者还欲再说什么,眼神却落到了那依然没有散去,诡异地存在着的空洞上面。

“这是……针对您的袭击吗?”

“我不知道。”姜小楼惆怅道,“应当是吧。放心,殃及不到你们。”

这么珍贵的袭击手法,是不会被拿来攻击普通人的。

长者也长叹道,“我们也并没有这样的荣幸。”

“啊?”

姜小楼有些听不懂。

被人偷袭是什么荣幸吗?她一点也不想要啊!

长者却深深看了她一眼,又对她行了一礼。

姜小楼没来得及避开,手忙脚乱地扶着他,顺势跟着长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湖心岛上一时无恙,又有魏一和宇文十在,姜小楼暂且放下心来,专心听着长老的话。

“我曾经见过另外一个人,也被这样的武器攻击。”

“后来呢?那个人怎么样了?”

“他没有躲过去,死了。”

“……”

姜小楼开始怀疑半妖这个种族是不是就是不太会说话了。

但是长者眼中深深的悲色让她明智地选择了没有开口打断长者的话。

“那是绣娘的针。”

“针?”

长老没有直接解释,反而讲述了一个传说。

在上古,有一个生来就盲眼但心灵手巧的姑娘。她发现了织布的方法,并把这个方法传遍了整个人间,人们感恩她,称呼她为织娘。

在传授了织布的方法之后,织娘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在人们都学会织布,能够穿上织出来的布做的衣裳了之后,又发现了在布上绣花的方法,并且再一次无私地传播了出去,这一次,人们称呼她为绣娘。

绣娘虽然眼盲,但是织出来的布经纬分明,细密柔软,而她绣的花,更是美轮美奂,她看不见,但是经过她坚持不懈的练习,她的每一根针都会落在正确的位置,从来没有错误的时候。

长老讲完了,看向姜小楼,姜小楼做出思索的样子,但也没想明白这个故事的中心思想。

这种上古的传说,其实都只是很平淡的传闻而已,只是因为流传的时间太久,才会如此广为人知。不然这个绣娘的故事放到修真界的书店去卖,那是绝对卖不出去的。

“这是要告诉我们要努力,要坚持?”

“……”

长老默默道,“绣娘的针。”

“绣娘的针……从来都没有错误的时候。”

传说与现实交织在一起,看似荒诞,但又让人不寒而栗。

姜小楼了然之后,再度看向长老。

“但对您出手的并不是绣娘本人,而是绣娘手下的影子。”长老道,“正是因为绣娘盲眼,所以她和黑暗之中影子非常亲密。但影子并没有绣娘本人的手段,只是借了绣娘的庇佑,所以影子只能出三针。您已经避过第一针了。”

“你认识的那个人呢?”

“他死在第三针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