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海贼: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第一百零九章 拳头
  奈菲鲁塔莉深知一点。

  生于这片大海之上的人们,如果要想活得痛痛快快,总要有些自己的“骄傲”才行。

  在某一方面或某一领域,有着绝对的优势和自信。

  可让奈菲鲁塔莉有些无奈的是,他的老友莱恩·罗文,似乎总有一种奇怪的癖好,那就是专挑敌方的“骄傲”来打。

  和巨人族比力气、和神射手拉弓对射、与武士拼刀、跟别国的天才将军玩排兵布阵……

  而且每次,罗文都能打得对方溃不成军!

  奈菲鲁塔莉觉得,偶尔如此的话,的确有提升士气的功效,但要是一直如此,就有些不太妥当了。

  在外交领域,对外给人的感觉太过自负,并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样的胜利固然“漂亮”,但实在是没什么“效率”。

  “最后的胜负才是关键,给我认真点啊!”

  面对着满脸无奈的挚友,罗文到底还是答应了他。

  大不了压着点自己的性子嘛!

  与奈菲鲁塔莉的唠叨相比,这种憋屈的战斗尚且在罗文的接受范围之内。

  ……

  时间回到八百年后。

  有三个事实摆在了罗文的面前:

  罗文很不高兴;

  奈菲鲁塔莉的唠叨声没有了;

  而罗文恰恰很想听奈菲鲁塔莉的唠叨;

  于是乎,罗文的老毛病终于又犯了。

  他手中的大剑自上而下,在唐吉诃德家族余下干部们的眼前,将最高干部之一的迪亚曼蒂一分为二!

  那一刻,时间和空间仿佛都停滞了下来,只留一幅画面:

  莱恩·罗文身披砂砾重甲,单脚踏前,立于广场的废墟之上。

  左手持盾,立于身体一侧。

  右手紧握一口重剑,剑尖落在了地上。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那口重剑明明已经没入了地面些许,却并没有造成大范围的破坏。

  它仅仅只是砍开了自己应该砍开的“东西”。

  例如……迪亚曼蒂。

  “呼……”

  罗文张开嘴,轻轻吐出了一口热气。

  砂砾伴随着罗文的气息,向他的背后缓缓飘动着,好似为那套重铠附着上了一层披风。

  ……

  罗文能清楚地感受到周围的那些看向他的目光。

  诧异、愤怒、错愕、震惊……

  还略带了几分“恐惧”。

  如果放任这股恐惧蔓延下去,想必不需要多少时间,唐吉诃德家族仅剩的四名干部就将全线溃败!

  但唐吉诃德家族到底是个纵横于地下世界的组织,自然有能化解这般局面的人才。

  一位身穿西装、头戴婴儿帽的男人站了出来。

  他叼着一支烟,一步一步地走上了那座废墟,站在了罗文的面前。

  游游果实能力者——塞尼奥尔•皮克!

  这个看似滑稽搞笑的男人,却是一位彻头彻尾的硬汉。

  他曾经对深爱的女孩隐瞒了自己海贼的身份,最后却因为海贼的工作,没来得及见自己夭折的孩子最后一面。

  女孩对皮克的行为感到不解和愤怒,在大雨天离开了他,之后被山体滑坡的落石重伤头部,变成了植物人,只有在看到了自己孩子的婴儿服装时才会微笑。

  塞尼奥尔•皮克自此,开始穿上了与自己年龄不符的婴儿装,直至今日。

  面对着身着重甲的罗文,皮克并没有发动自己的游游果实能力,而是直接脱下了上半身的西服,露出了精壮的身体。

  “喂。”

  皮克朝着罗文努了努下巴,“照你的意思,来场男人间的决斗吧!或者你也可以直接把我砍了……”

  皮克不是迪亚曼蒂,没有利用罗文的行为来拖时间的意思。

  而且皮克也明白,自己绝不是眼前这个可怕男人的对手!

  但那又如何呢?

  自己说到底,是唐吉诃德家族的干部!

  面对强敌,皮克不会退缩,更不会使用所谓的计谋,因为那不符合他的意志。

  见此情形,罗文明白了皮克的意思。

  他没有感到意外,但还是低声强调道:“会死人的哦。”

  “战斗,本来就会死人,无非是你还是我而已!”

  皮克将自己的墨镜摘下,丢在一旁,而后握紧了拳头,“身为男人,绝不能因此畏缩不前!”

  罗文了然。

  他身上的砂砾重甲缓缓散去,盾牌和大剑也在顷刻间化作无形。

  在剑柄消散的那一刻,仿佛是听到了开战的信号,皮克忽然扭动身体,一拳命中了罗文的侧脸。

  砰!

  重重的一拳挥出,率先感觉到剧痛的却是皮克本人。

  反观罗文,神色平静依旧,同时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朝着皮克挥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拳头砸在脸颊上的声音,只是这一次的却很沉闷,也更具力量感。

  那一瞬间,皮克只觉得自己的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了起来,头昏脑涨的,连开口说话都很难做到。

  他曾在战斗时被敌人的铁锤命中过,也根本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皮克被打掉了几颗牙齿,身体因为疼痛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但他却没有倒下。

  很奇怪。

  因为罗文的那一拳,已经让皮克的身体发出了“无法再站起来”的信号,但奇怪的是,皮克的意识却超越了身体,让他依旧站立在原地!

  “噗!”

  皮克吐出了几颗碎牙,朝着罗文再度挥出一拳。

  这一拳砸在罗文的脸上,却根本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即便没用武装色霸气,罗文本身的身体韧性就已经能挡住重伤状态下皮克的拳头了。

  但两人却都没有停手的意思。

  皮克的一拳过后,轮到了罗文。

  他们双方都很清楚,这将是这场快速决斗的最后一击。

  罗文平静地望向皮克,没有说话。

  因为他觉得无论说什么,眼前的这个堂堂正正的男人都是很“强”的。

  起码……

  比不远处正准备偷袭的那个“丝线人偶”强上许多。

  不远处,多弗朗明哥的丝线分身站在原地,一根血红色的丝线在他背后的手指上凝聚了出来。

  那是线线果实现阶段能使出的最强一击——超过绞鞭。

  多弗朗明哥眼瞅着罗文发现了自己的动作,却也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即便皮克也处于超过绞鞭的攻击范围之内。

  是否会波及到皮克已经无所谓了,多弗朗明哥觉得自己必须要放手一搏!

  但令他感到诧异的是,罗文竟然没有丝毫地反应。

  不止如此,不远处的那位仪仗兵竟然迈步走了过来。

  他双手高举,在双手处用沙子从新汇聚成了大剑和盾牌,面对多弗朗明哥,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罗文的注意力则继续集中在皮克的身上。

  他对皮克缓缓道:“分身就该跟分身打,我们继续。”

  皮克咧嘴笑了。

  他张开双臂,如同罗文迎接自己的拳头一样,毫无遮掩地迎上了罗文的拳头!

  砰!

  一拳挥出,皮克的身影侧飞了出去,直接砸中了广场上的雕塑,整个人都被埋在了废石堆下。

  ……

  与此同时,另一边。

  仪仗兵的盾牌对上了多弗朗明哥的丝线。

  两者相撞,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而在两个人僵持之际,仪仗兵头盔背后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丝丝微笑。

  他摆出了咂嘴的模样,摇了摇头。

  那意思很明显——

  你,不太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