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入暮知归途 > 第28章 往事
  “靖王,靖王,你有听我在说事吗?”

  陈若兰摇了一下赵靖。

  “啊?说完了吗?虽然我也很同情你的情郎被人无辜抓走,但,我也不是万能的,寻人这种事我是真帮不了你,你要硬留在我身边也没用。”

  “这次我是真的不需要你帮忙了,我记得抓安童哥哥那几个黑衣蒙面人的口音,就跟京城人的口音是一模一样的,所以。。。”

  “所以你就想着留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对对对,我就这个意思。”

  赵靖打了个哈欠。

  “那你就留下来吧!”

  他也懒得跟一个女子计较了。

  “就算是天塌下来有什么事也有得留到晌午再说吧!我是真的要去睡觉了。”

  说完,他回到自己房里睡觉去了。

  到了晌午的时候,赵靖被一股扑鼻而来的饭菜香给弄醒了。

  他的肚子在“咕咕”地打着鼓。

  他赶紧起来寻着饭菜香来到了大厅,只见陈若兰捧着四菜一汤放在了案桌上面。

  “王爷,你醒来了?饭菜刚做好,也不知道是否合你的口味,我正犹疑要不要去把你叫醒呢!”

  赵靖拿了张椅子就坐了过来,很快他就把饭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

  这让陈若兰也看傻了眼。

  赵靖对此是赞不绝口:“想不到你的丫头做的饭菜还挺好吃的!”

  “那还要说吗?我从小就在家里学煮菜了,我家小姐以前对我的厨艺也是赞赏有加呢!对了,靖王,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有什么事情就直问吧!不用吞吞吐吐的。”

  “你跟那个太子。。。是真如你口中说的那样兄弟情深吗?”

  赵靖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忽然一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你怎么忽然问起了这个?”

  “那是因为我爹去得早,我娘也没有改嫁,所以我没有其他的亲兄弟姐妹,所以我想问一下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赵靖看了她一眼,流露出一种前所未见的阴鸷。

  “如果我跟你说,现在当朝的太子根本就不是皇上和皇后的儿子,而是皇后从外面抱回来不知是何来历的野种,你会怎样想?”

  “啊?”陈若兰从没想过赵靖会忽然跟她说这些,一时间顿感诧异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在这时,赵靖“哈哈”大笑起来。

  “你看看你,怎么样?被我吓到了吗?”

  陈若兰这才明白过来。

  “王爷,你也太坏了吧?人家是正经跟你说话,你却在开这种玩笑,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的。”

  认真听别人说话,到头来却是被人耍了一顿,陈若兰心里自然不高兴了。

  “我啊,当然是疼我这个亲弟弟了,父皇就只有我们两个儿子,我就他这么个弟弟,你说我疼他不?”

  陈若兰不知他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所以就不再搭理他,默默地收起碗筷走了。

  再说庞皇后这边,在赵靖那里说不过去,就直接到玉璧宫那去找景帝说情。

  蒙喜已经出面来阻她几次了,这天一早,她又到了玉璧宫来替太子说情。

  “不见不见,不就是关了她宝贝儿子一个月而已,值得她天天来找朕诉苦吗?”

  “可是,皇上,皇后她已经来了好几次,这次要是再拒见,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

  “你啊,是不是也被皇后给收买了?”

  “皇上你就算给奴婢一万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啊!”

  “不敢就好,那就别尽跟那些女人一样,头发长见识短兼妇人之仁。朕罚那太子禁足一个月已经是念在骨肉亲情,那算是轻的了,朕就不信方易之一分钱也没贿赂过太子,靖王就懂朕的心思,三下五除二就替朕和太子解决了这个大麻烦,可是那个皇后。。。”

  景帝气得是到处指手画脚。

  “却是一点儿也不懂朕和靖王的苦心,一天天的就知道找我们的麻烦。不见,不见,蒙喜,你赶紧去替朕把她给打发走。”

  庞皇后回到长春宫后,也是终日茶饭不思,为了太子,她决定要见一见十几年前的故人。

  “小红,你到无上观一趟去找许旺掌门,让他来明天到观音堂那去等我。”

  观音堂是京城里的一座尼姑庵,平时来祈福拜祭的多数是皇亲国戚,所以这基本上算是一家颇具规模的皇家庵堂了。

  第二天早上,庞皇后在大殿里为太子祈完福后,就转到了专为皇家修建的偏房休息。

  她在偏房里一边敲着木鱼,一边手转念珠,口中不断地念着经文。

  忽然,门外传来了小红的声音。

  “娘娘,许掌门来了。”

  “请他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竟然是名尼姑。

  “你。。。你是许旺掌门?”庞皇后吓了一跳,差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来人淡淡道:“皇后,一别十六年,你最近可还好?”

  一听到十五六年,庞皇后信了眼前就是当年帮过自己的许旺掌门,但她还是有些疑惑。

  “掌门,你为何变成了这副模样?”

  那人微微一笑:“回皇后的话,这里可是尼姑庵,你让我一个男的怎么方便来见你?十六年前,我们不是有言在先永不相见了吗?你这次为了找我可花了不少心思吧?究竟是所为何事?”

  “掌门,我怀疑有人要在背后加害太子,所以我才违背承诺找你来出手相助。”

  “皇后,你所说那人是否是靖王。”

  庞皇后没有吱声像是默认了。

  “皇后,小人认为你要是为了这事请我来实在是过于小题大做了。”

  “本宫也实在不知为何,总是觉得靖王对本宫的威胁越来越大了。他虽然是本宫一手带大,但毕竟不是亲生的,我怕终有一天,他知道了惠妃的死因而怪罪于我。”

  “你放心吧!惠妃的死谁都不可能知道真相的。还有皇后,你也别忘了,那太子其实也并非是你亲生的。”

  庞皇后顿时哑口无言。

  她的思绪回到二十年前赵靖降生的那天。

  “啊。。。啊。。。痛死我了。。。”

  床上的女子双手紧握着床单,额头上挂满汗珠,看起来苦不堪言。

  “惠妃娘娘加油,孩子已经看到头了,很快就会出来了,你再忍一下吧!”

  “哇哇哇。。。”一阵清脆婴儿啼哭声响彻了怡秋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