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林初雪陈塘 > 第3222章 黄蜂尾针妇人心
“轰!”

“轰隆隆……”

星空中,轰鸣声响彻不休,沌云第一子和第二子大战激烈,两人早就是死对头了,皆没有留手,但因为实力相当,这一战在短时间内显然不可能会有结果。

可即便如此,扶阳要塞内的阳玉娟等人也没敢有分毫异动,而是伫足于广场中央,翘首仰望星空中爆发的惊天大战……

虽然两个老家伙正在激烈大战,但阳玉娟等人却能清晰地感应到他们各自散出了一丝气息锁定扶阳要塞。

一旦扶阳要塞有任何不寻常的异动,恐怕两个老家伙立刻就会止战,同时攻来。

事实上,要塞的核心动能舱现在已经关闭了,重启之后加速度,达到展开星际跃迁的临界值,需要至少十几分钟……

有这个时间缓冲,别说两尊强大的半步圣王了,哪怕只是一尊圣境,也能轻松追上来。

所以,阳玉娟等人暂时已经放弃了无谓的挣扎,决定静观其变。

反正因为要塞自毁程序的预启动,第一子和第二子投鼠忌器,即便现在两人没有交手大战,暂时也不会过于紧逼。

如此,他们就还有一线生机尚存……

时间缓缓流逝,眨眼工夫,一天过去了。

第一子和第二子仍旧在大战,两人虽为同门师兄弟,却一直并不对付,沌云殿内乱之后的这两三年更是积怨渐深。

这一次又是为了争夺一座堪称战略资源,关键对排面极有助益的星空要塞,两人都志在必得,谁都不可能退让,这一战持续这么长时间,也就可以理解了。

事实上,圣境以上的强者若是实力相当,在星空中一场激烈大战持续十天半个月经常是稀松平常之事,现在仅才过去一天,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这一天的时间内,陆陆续续有一些战舰甚至是舰队赶来,并没有开火,而是以扶阳要塞为中心点,在左右两侧陆续集结,遥相对峙。

仅从这一点便能看出,这些战舰乃是分别来自第一子和第二子麾下阵营,两个老家伙只是先行赶来而已,麾下舰队本就是跟在后面向着这边全速聚拢而来……

又过了两天,聚拢而来的战舰越来越多,在四面八方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包围圈的中央则分成了左右两片区域。

左侧扶阳要塞孤伶伶地悬浮于星空之中,孤独而无助。

右则,则是第一子和第二子激烈大战的区域,两个老家伙一边交手,始终有一缕气息锁定扶阳要塞,镇慑的阳玉娟不敢有半分轻举妄动……

时间过了这么久,消息已经传出了沌云星域,陆陆续续有一些其它势力的小股舰队,甚至是一些宛若星空狐狼般的强者以肉身横渡虚空而来,聚于远处观战,各怀心思。

这件事已经彻底闹大了,看到星空四周聚集的战舰越来越多,便是极远处都有其它势力的斥候小舰队在观望,阳玉娟和一众扶阳氏的高层们心急如焚,却又毫无办法……

也正是这时候,后方那片黑暗地带的左侧星空中,一艘小型穿梭机极速而来,分明也是收到消息,赶来这里看热闹的。

小型穿梭机内只有两个人,正是陈尧和苏忠。

而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乃是因为两人在星空中本就一直都在追索扶阳要塞的下落线索,正好刚进入扶阳要塞之前所在的那片黑暗地带。

没等展开搜索,便收到了消息,得知扶阳要塞出现在沌云星域,而且已经被困住了,危机重重……

虽然形势危机,但陈尧和苏忠却并未犹豫过多,好不容易找到扶阳要塞,眼看就能见到阳玉娟,和她当面对话了,两人怎么可能错过?

苏忠之所以寻找阳玉娟,目的乃是说服她回心转意,加入彼岸阵营,这样的话,不但他们一家三口能够团聚,彼岸阵营又多一座星空要塞,实力也能得到大幅提升。

至于唐尧的目的,则是想通过阳玉娟确定沌云第三子是不是他的妻子,亦即陈塘的母亲唐玉琳。

如果答案是确定的,或许阳玉娟还能知晓她的下落也未可知……

两人的目的虽不同,但关键人物却全都是阳玉娟,好不容易找到了她的下落,早已急不可捺了,哪怕扶阳要塞而今被困的窘境,也并未让陈尧和苏忠退却。

“咻……”

随着尖锐的破空声响起,小型穿梭机仿佛无视了星空四周围聚,虎视眈眈的两支庞大舰队和那边大战惊天的两尊半步圣王一般。

竟是分毫都没有减速,直接就冲向了扶阳要塞,向着要塞陆表最大的一座城市落去。

少顷之后,小型穿梭机在城市中央的广场上缓缓降落,舱门开启后,苏忠和陈尧二人一前一后出舱,目光齐刷刷地一下全都汇聚到了阳玉娟的身上……

“玉娟,老夫可算是找到你了……”

看到阳玉娟,苏忠的心情莫名激动起来,呼吸都急促了:“以前的事情都已事过境迁,没有必要再纠结,后来发生的一切,我也都已知晓。”

“跟我回去吧,加入彼岸阵营,我和若萱都希望我们一家三口能团圆,像以前一样幸福开心地生活在一起……”

“幸福?开心?呵呵,那应该只是你吧?”

看到苏忠,阳玉娟陡然一愣,旧恨勾起,面色顷刻狰狞:“哼,自己胸无大志,居然还想逼着我和你一起甘于平淡,你不嫌自己太自私,太可笑吗?”

说到一半,她似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来,眼珠子滴溜一转,话锋骤转:“想让我跟你回去也行,你的好女婿陈塘现在不是如日中天,号称彼岸大帝吗?让他过来,先帮我解了眼前之危,其它的以后再说!”

“你想利用陈塘?”

苏忠身形一震,立刻就变了颜色,断然拒绝:“这绝不可能,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不可能吗?咯咯咯……”

一听这话,阳玉娟顿时笑的花枝乱颤:“你们没来之前或许还真的不可能,但现在……恐怕就未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