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修真小说 > 住口!吃妖乃天地正道! > 第七十四章 开席
    黄沫没去管莫凡心一脸懵逼的样子,自顾自地说道:

  “若白小石说的刚刚没说错的话,蝗道人的本体,本应该出现在城南的城隍庙中,但是白小石却让我们聚集在了这里……”

  “白小石在此地所布置的仪轨,应该是某个仪轨的核心部分……不知道白小石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在道宫典籍中看到过不少召唤邪神的仪式仪轨,倒是和白小石现在所布置的仪轨倒是有几分相似……”

  莫凡心眼皮子跳了几下。

  你闲着没事去看召唤邪神的仪轨做甚?还有你这语气听着怎么不太对劲,这么兴奋做什么?

  “五行之中,蝗虫属土,南为离位,为火,蝗道人的本体出现于城南,则是以火生土,可助涨自身之势,这也是蝗道人所布置的仪式的仪轨核心会出现在城南的原因……”

  黄沫到脸上难得出现一丝异样情绪,“但是,白小石布置仪轨核心的地方却是城中……”

  “中央属土,与蝗道人同属,看似相合,实则五行生灭,其中玄妙,并非二者相加那么简单……”

  “相传世界初开,天地混沌,有一生二,而二生三,三化万物……蝗道人分化万千蝗虫,除了积蓄血肉力量外,另一个目的,大概就是试图重演此法,感悟天道,打开晋升的通路……”

  “在这场仪式当中,出现的诸多要素,可以用天地人三位划分。

  蝗道人本体处天位,掌控一切:仪轨地势处地位,为基石;蝗灾以及丰兆县中被其视作血食的万千生灵处人位,血祭之,可贯通天地。”

  “天地人相合,万物归一,道途可明。”

  黄沫轻轻一顿道:“也就是说,处于地位的仪轨地势所处最优位置,应当是与蝗道人本体相生的离位……若非要将其转移到中央,倒也不是不行……”

  “但这要求布置仪轨之人,有仪轨很高的造诣,否则,地位与天位同属,很容易演变成地位反冲,反客为主,取代天位……”

  黄沫幽幽道:“白小石的仪轨造诣极高,肯定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不准备这么干……”

  黄沫眸光闪动,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当然,除此之外,可能还有一个理由——五行之中,土生金,而鼠类又属金……,白小石想做的事似乎很了不得啊。”

  莫凡心若有所思,轻轻颔首。

  这乱七八糟的一堆理论,他一个没听懂。

  但摇头不符合他的形象,于是就只能点头了。

  不过,他至少知道了,白小石又想搞事……

  头痛!

  白小石先前搞出那些堪比蝗灾,几乎每一只都快要踏上超凡阶位化为妖物的鼠群,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

  现在白小石又想搞什么。

  要知道白小石这货,可是让那只该死的肥狐狸精打着他的名义,带领鼠群四处去攻击蝗虫大军。

  虽然确实救下了不少人。

  但是他莫大局长使用异术操控着一群大老鼠四处救人的风声也在全城范围内流传起来!

  这事不用说都知道是谁指使的!肯定是白小石那个混蛋!

  他娘的!好大一口黑锅就扣他脑袋上了!

  大月朝对于异术邪术把控极严,若无报备不得擅自使用异术,至于邪术就更不用说了。但事实上这条规定并没有被严格执行。

  一方面是因为警备局人手不足,整日处理妖邪之事都来不及,哪有那么短闲工夫去监管。谁偷偷使用了什么异术只要不被查到,那就当无事发生。

  另一方面则是,随着灵潮复苏,诡异之事,超凡异术不断涌现,凭借警备局的手段,也暂时无法去一一追索。

  但是他莫凡心不一样啊,他是警备局局长,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好在凭借他的身份,还是能把这件事压下来的。

  莫凡心只希望白小石接下来搞出来的场面不要太大。

  莫凡心突然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帮白小石摆平这些事了。这黑锅一口接着一口,谁扛得住啊!

  忽然。

  有什么打断了莫凡心的思绪。

  莫凡心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和黄沫一齐抬头,看向远处。

  嗡嗡的振翅之声,由远及近。

  黑云压顶,铺天盖地,带着惊人的压迫感,覆压而来。

  蝗虫群!

  不合时宜的声音在响起,稍稍驱散了压抑的氛围。

  “等了好久,终于来了。”

  白小石抬头望向远处,慢悠悠从仪轨核心走出,取过一根放置在一旁的燃烧的火把,走过两人身旁。

  然后将布置在四周的诸多火盆,一一点燃。

  顿时火焰升腾,浓烟四起。

  蝗虫所化的黑云到来。

  却遇上了升腾而起的警备局医馆专门为了对付蝗虫而研制出来的药粉,燃烧所释放出来的弄烟。

  一熏之下,顿时如雨落地。

  “正好,我们的鼠女王也回来了。”

  白小石笑着看向远处,轻轻击掌。

  声音传递出去。

  骤然间,四面八方,有一双双闪烁着幽光的眼睛浮现。

  是清剿了城门口的妖魔之后回返的鼠群。

  仅仅过去了不到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这鼠群的实力似乎更加恐怖了。

  两只疤脸巨鼠身体又膨胀了大半,人立而起时已经有了一米左右的高度,身上的威势也更加强大。

  但是,尽管经历了数次蜕变,身体生长到这个地步,它们一张鼠脸之上的疤痕,却仍旧无比顽固地残留于其上。

  这是疤痕,亦是印记,只要它们未曾反叛,未曾脱离小黑的掌控,这两道疤痕不会褪去。

  小黑从其中一只巨鼠头上跳下,化作黑影,转眼之间来到白小石的肩膀。

  白小石只觉得肩膀一沉,像是瞬间多了数十斤的负担,当然这点重量对于他那堪比武者第四阶位的体质而言,还算不了什么。

  白小石眯眯眼,看着小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看来小黑你也成长不少啊,都长胖了。”

  小黑的体型还保持原本的大小,但身体质量却骤然增加,说明其身体密度绝对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实力亦是如此。

  小黑翻了个白眼,吱吱比划了下。

  “城外的伙食太丰盛了?”

  白小石闻言,眉头轻挑,然后哈哈大笑。

  “城外的不过是开胃甜点罢了,正菜马上就要开席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