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修真小说 > 住口!吃妖乃天地正道!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啃食(前面那个是223章)
    “是时候了。”

  白小石立于血池之上。

  目视如白骨堆砌的宏伟王座。

  每一步迈出。

  都在血池表面荡起圈圈涟漪。

  叮咚。

  好似水珠滴落池中的声音响起。

  一滴带着些许温热的液滴落在白小石的脸上,带来潮湿粘稠之感。

  深邃的血色晕开。

  似乎是预感到了白小石接下来所要所的事情。

  血雨,自万魔母巢的穹顶落下了。

  雨中掺杂着与被侵蚀污秽之后的进化之树本体,格格不入的纯净气息。

  白小石能感受到,在这血雨中,他的感知被拔升到极致,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并且向着整个万魔母巢扩张。

  与刚刚他通过散布于母巢各处的异种蝗虫,来掌控万魔母巢的形式不同。

  此刻,他是真真正正掌控了万魔母巢的部分权限。

  虽然远无法与进化之树本体相比,但也足够增加他接下来所行之事的成功率。

  “这支援来的还真是及时。”

  白小石感慨道。

  他才刚刚踏入此地,来自进化之树少女的支援也到来。

  说明他的行踪一直都在那一位的掌控之下。

  第二滴血雨落在白小石脸上,好似有着与白小石身体极强的亲和性,几乎是眨眼的时间,便渗入皮肤,融入他的身体。

  随之一并到来的,还有来自操控这场血雨之人所传来的信息。

  她已经将所能予以的万魔母巢的控制权限尽数交予,并且暂且遮掩了进化之树本体的感知。不过,只能维持很短的一段时间。

  接下来,她就要进入沉睡,蛹化成茧,然后等待时机,破茧而出,彻底从被污染的进化之树本体之中挣脱出来。

  而这便是,她最后所能给与他的帮助了。

  白小石朝着进化之树少女的方向,微微行了一礼,轻笑着。

  现在,连舞台都已经搭建完毕。

  充当背景板的进化之树少女也已经退场。

  接下来,便是他表演的时间。

  漫天的血雨之下,白小石一步踏出,跨过血池,来到王座之前。

  转身,坐在了白骨王座之上。

  在那一刹那,白小石的身体好似与白骨王座连成一体。

  与整个万亩母巢相比显得无比渺小的身影,在这一刻,仿佛化作巍峨高山。

  无比庞大的气势横扫。

  搅动大气,掀起猛烈狂风,于母巢之中肆虐。

  万魔母巢当中的所有的魔物,几乎都在这一瞬感受到,那凌驾于凡俗之上,好似神之威势一般的可怕气息!

  白小石斜依在王座之上,双目之中,梦幻迷离,交错变幻,最终化作了整个万魔母巢的全景。

  名为【飞蝗】的神通被催动,更在进化之树少女的帮助下,向着整个万魔母巢扩张开去。

  “那么,就让我们继续梦幻虚空之中,未完成的仪式——”

  白小石正想说吃那名为【蝗灾】的仪式之名,心中却忽然生出某种感应,轻轻一顿,随即展露笑容:

  “此刻应当称之为——饥荒!”

  ……………

  王座阶梯之下。

  仅是白小石攀上阶梯的短暂时间。

  负责拦截第二统领的三头犬,便已经浑身上下伤痕累累。

  皮毛翻卷,不停流淌着鲜血,被刀气切割开的伤口之上,黑气缠绕,阻拦着三头犬自愈能力的发挥。

  一条前腿被斩掉了半截。

  右侧狗头,更是被斩出了深可见骨的伤痕,耷拉着,仅剩部分皮肉连接,这才没有狗头落地。

  身体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饶是如此,三头犬那巨大的身躯,仍旧死死地堵在阶梯之前,将第二统领拦截。

  使之未能再前进一步。

  母巢的血肉大地之上,仍旧散发着锋锐之气的巨大伤痕,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地面,彼此交错。

  足矣证明二者战斗之惨烈。

  而在三头犬对面,万魔母巢魔物之中的第二统领,身上也狼狈了许多,满身鲜血。

  长刀左手,断了半截,端口之处呈现焦黑一片,就像是被什么极高温度的东西,硬生生熔断。

  “看来你真的背叛了母亲,为了一个潜藏进母巢的奸细,这么拼命。”

  第二统领沙哑的声音中,没有半点感情,缓步朝着三头犬走近,看着三头犬那凶恶的眼神,有些不解。

  “事到如今,你还在期盼这那个奸细能够救你吗?就算有那位的帮助,他又能做些什么?徒劳之举罢了。”

  “母巢的诸位统领中,我与异种蝗虫的适应性是最好的,所以很快便完成了融合,其他几位统领相性就要差一点,想要完美融合的话,所需要的时间会久上一些。”

  “但有母亲的力量帮助,他们的融合应该也快要结束了,只要再有一位统领前来,你就绝对无法再拦住我了,趁早让开道路,我还能向母亲请求让你死得少一点痛苦,最终回归母亲的怀抱。”

  第二统领提刀一步一步走近,口中说道。

  对于他们这些魔物而言,死后能够回归母亲的怀抱,便是无上的荣耀,便代表着母亲已经宽恕三头犬的罪过。

  至少,第二统领是这般认为。

  三头犬勉强抬起头颅,露出一张有着贯穿左眼伤疤的狗脸。

  “我已经说了,他是母亲的使者,在我死之前,是不会让开的。”

  第二统领眼中闪过一道不明意味的光芒:“母亲吗?从某种角度上讲,那确实是母亲的一部分,但现在她的所为与母亲相违……若要在二者之间做一个选择,我选择母亲!”

  三头犬道:“那我可和你不一样,相比被恶意侵蚀,被污秽缠绕的存在,我更愿意相信她才是母亲真正的意志!”

  “我等与那些只知破坏的低等魔物不同,是母亲在陷入沉沦之前,所创造出来的,现在我也会守护她的意志!”

  “还是说,那漫长的魔气侵蚀,也让你陷入了沉沦?”三头犬反问,中间狗头仅剩的左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沉沦……”

  被三头犬质问之后,第二统领似乎迷茫了一瞬,但很快摇头:“母亲陷入了沉沦,祂也仍旧是我的母亲!万物终归于一,哪怕是从母亲身上分离出来的一部分也不例外!”

  第二统领修整完毕,随后长刀一竖,再次进入蓄力状态:“而上面你所寄托希望的那个,不够是蝼蚁而已,将会被我斩于刀下!化作母亲的一部分!”

  三头犬目光一肃,瞬间提警觉。

  但心中也不免生出几分忐忑。

  它也不知道,白小石是不是在糊弄自己。

  但它是受了母亲的命令,听从于白小石的指令。

  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那位使者大人千万不要比它还像狗,直接就它给忘了……

  说起来,他让我带他来这里,应该是为了对付母亲的恶念意志……但现在整个母巢都在恶念意志的掌控之中,他拿头去对付?

  等他完蛋之后,那岂不是没人救我了?

  突然之间想明白了这一茬,三头犬三个狗脑袋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不会吧,不会吧。

  这家伙不会这么狗吧?

  骗狗不是人啊!

  正当三头犬内心惶恐,准备迎接第二统领的下一波猛攻的时候。

  第二统领和它同时停住了。

  似乎有什么将会对母巢造成重大影响的事情即将发生。

谷鹴</span>  一人一狗,抬头看向穹顶。

  血雨,落下了。

  这是母亲的力量?

  两人辨认出了这力量的性质。

  从天而降的血雨融入三头犬的身体,驱散了伤口处的黑气,三头犬精神一振,它的自愈能力开始发挥作用。

  翻卷的伤口中,不断有肉芽生成。

  这是来自母亲的赐予!母亲没有忘记我啊!

  三头犬很是激动,然后看向第二统领,却发现他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愈合,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心中多出了几分幽怨之感。

  给我恢复也就算了,怎么也给他恢复了。

  这下又是一场苦战了。

  说起来,使者大人怎么还没好啊!

  正当三头犬这般想着的时候。

  这一人一狗同时感受到一阵强烈心悸。

  一股无比强烈的威压,自阶梯之上爆发出来,横扫整个万魔母巢。

  在这强烈的威压之下,三头犬原本就因为断了半条前腿,摇摇欲坠的身体,再也站立不稳,扑腾一声趴在了地上。

  身体更是止不住地颤抖、抽搐。

  “嗷呜……”

  这威势,比起母亲愤怒时所散发出来的,也不遑多让了吧?!

  三头犬瞄了眼,第二统领,发现他也在这阵威势的压迫之下,半跪在地,心里顿时就平衡了。

  你也一样嘛!

  不过,三头犬马上就幸灾乐祸的想法抛诸脑后,又忐忑起来。

  那威势的源头似乎就是王座所在。

  难道是那位使者搞出了什么事情,惹怒了母亲?

  三头犬狗脸一僵。

  不……不会吧。

  然后,它又马上否认了这个想法。

  因为它并没有从那威势当中感受到,愤怒的意味。

  相反,这当中的气息,似乎还有些熟悉?

  三头犬又望了眼第二统领,发现他原本面瘫的脸上,竟多出了几分难以置信的神情。

  心念一动。

  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无比荒谬的想法来。

  等等……我觉得这威势当中的气息很熟悉?

  而且,好像刚刚才接触过……

  三头犬狗脸抽搐了一下。

  望向王座所在。

  难道从上面发出这阵威势的,是那位使者大人?

  他篡位了?

  不会吧?!!

  而这个时候,三头犬才观察到,无比恐怖的变化,正在母巢当中发生。

  不远处,从沉睡中被唤醒,但仍旧出于待命状态下,诸多异种蝗虫暗淡的复眼,亮起了红色的光芒。

  紧接着,诸多身长足有一米的异种蝗虫,两只如锯齿刀状的刃足,猛然挥出。

  卵泡外膜被锋刃的刃足撕裂。

  异种蝗虫从中裂缝中钻出,然后嗡嗡扇动翅膀,飞上天空。

  仅是三头犬目之所见,上千的数量。

  奇怪的是,这些异种蝗虫似乎丝毫不受那骇人威势的影响。

  迅速飞起,汇入天空,组成蝗虫群。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万魔母巢巨大空间穹顶之上便黑压压一片。

  上万异种蝗虫,一齐振翅,共鸣之下,嗡鸣声震天。

  空气也在颤动。

  预示着破灭嗡鸣声中蕴藏着扭曲的力量。

  哪怕是三头犬听到后,也感觉脑袋像是被人拿着几吨重的铁锤狂敲一样。

  头晕,心慌,眩晕,各种感觉齐齐升起。

  这是连突破了超凡界限的超凡者听到之后,都会陷入疯狂之中的可怕音律。

  紧接着,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漫天蝗虫群,在穹顶之上盘旋。

  遮蔽了自穹顶撒下的光辉。

  仿若遮天蔽日的黑云。

  并且随着后续蝗虫的加入,黑云也在不断扩大。

  从上面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越发恐怖。

  连三头犬在感受到那阵气息之后,也忍不住缩了缩狗头。

  而在它眼角余光中,第二统领不知什么时候,双手抱住了脑袋,身体不断颤抖着,口中发出“嗬哬”的声音,似乎在经受什么极为痛苦的事情。

  异变正在他的身体上发生。

  第二统领的身体以一个格外诡异的姿态扭曲着。

  头颅变形,向尖长的方向变化,两只复眼不断凸出膨大,赤红一片,两根触须从额头生出。

  然后是身体,双手彻底变成了如蝗虫一般的刃足,腹部生出两个鼓包,

  波的一声。

  从里面被刺破,两根满是锯齿的昆虫腿,生长出来……同时背后生出黄褐色的翅膀……

  到最后彻底变成了蝗虫的形态……只是还带着些原本特征,看起来格外诡异。

  三头犬瞪大了狗眼。

  事实上,在这万魔母巢当中比第二统领现在的形象更加诡异的不知道有多少。

  但那一半都是身为实验品的低等魔物……母巢统领身上发生这种变化,他还真没见过。

  而且,变化的时间还这么短。

  “你……”

  三头犬正想说些什么。

  却见第二统领所化蝗虫,冰冷看了它一眼,然后振翅飞上天空,汇入蝗虫群……

  三头犬张了张狗嘴。

  这便是融合了异种蝗虫所会发生的变化吗……

  三头犬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融合异种蝗虫了,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狗眼猛的一下又睁大了。

  等一下,我记得这蝗虫好像也是,那位使者献上来的吧?

  还有……它们在做什么?!!!

  在三头犬的视线中。

  那铺天盖地的异种蝗虫群,在天空盘旋数周,然后向着万魔母巢地面席卷而来……

  紧接着。

  四面响起了,咔嚓咔嚓令人毛骨悚然的啃食声……

  它们在啃食母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