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修真小说 > 住口!吃妖乃天地正道!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老师 第三骑士
  车厢之中。

  白小石借由纳兰轻羽,与他自身所带的真理印记,显化坐标。

  而后请万物之母出手,使用那坐标,打开通往真理殿堂的门扉。

  于此,白小石再一次以灵体之神降临真理殿堂。

  因为并未有k先生的邀请,是以巨大的真理之门紧闭。

  白小石立于门前之时。

  巨大的门扉, 在轰隆的声响中,缓缓打开。

  似是这里的主人,察觉到了不速之客的到来,却不排斥,开门相迎。

  白小石也不犹豫,走进门扉, 笔直前行。

  进入真理殿堂之中。

  此刻,殿堂当中的诸多座椅皆空置。

  唯有k先生坐于上首, 似乎等待着白小石的到来。

  “k先生, 许久不见。”

  白小石走到殿堂中央,并不落座,而是直视着k先生。

  “饥荒主阁下,好久不见。”

  k先生笑还以问候。

  白小石看着他道:“说实话,我还以为k先生会避而不见。”

  k先生微笑摇头道:“虽然现在并非是真理会集会的时间,但无论何时,真理殿堂并不拒绝追寻真理之人的造访,更何况饥荒主阁下好借用了那一位的力量……”

  白小石当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为了能够降临真理殿堂,特可是把万物之母都给呼唤了过来,一副你不开门,我就自己进去的架势……

  k先生对这刀滚肉的做法,也是没什么办法。

  “那么关于我此次的来意……,想必k先生应当知晓吧。”

  白小石并不拖延, 直入主题。

  “当然,这次饥荒主阁下为何而来, 我已知悉。”k先生脸上笑容不变, 回道道:“饥荒主阁下身上的气息, 想必是遇上了那些五凶傀了吧。”

  “k先生果然知道。”白小石眯起了眼。

  “那不知这些五凶傀和阁下可有什么关系?”

  “说来, 饥荒主阁下可能不信。”k先生调整了坐姿,身体微微前倾,双手合十抵住下巴,笑着看向白小石:“但这些五凶傀儡确实与我没有关联。”

  “没有关联?”

  白小石眼中闪过一道光亮。

  “是的,的确是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

  “饥荒主阁下有所疑惑的,应当是那时我在丰兆县所完成的那个作品,有为何我手中有能够创造出那件作品的五凶秘法。”

  k先生停顿了下,解释道:“但其实,这秘法的原创作者,并非是我,我只是受人之托,检验五凶秘法的效果,并进行了一定的完善。在将秘法完交还之后,我便再没有了使用过了。”

  “受人之托?”白小石道:“不知k先生可否告诉我,这位委托你完善五凶秘法之人的身份。”

  “虽然说我很希望能够回答阁下的问题,不过……”k先生轻轻摇头笑道:“关于那场交易,没有那位委托人的许可,我是不能将其的身份透露出来的……”

  “但是,饥荒主阁下心中的疑惑, 我还是能稍微解答一点的,那就是这一位应当是与天父教会的无关。”

  与天父教会无关……那又是谁?

  白小石口中喃喃,随即又看向k先生说道:“k先生,我这一次遇到的五凶傀儡,与之前k先生所创造的作品似乎有着很大差别,还出现了合体,体态转化,还有最关键的吸收生灵之魂的能力……这也是k先生所完善的吗?”

  “并非如此……合体、形态转化等诸多能力确实与我有关,但是我所完善的五凶秘法,并没有吸收生灵之魂的能力……”

  k先生说道:“关于这一点,交易之时,委托人确实有提出过类似的要求,很可惜,想要达成这个要求所要耗费的精力过大,被我拒绝了。”

  “饥荒主阁下所见到的五凶傀儡所体现出来的吸收生灵之魂的能力,应当是那位委托人后续完善出来的。”

  “另外还有一点,我可以告知的就是,那位委托人也曾委托过我,顺便观察一下他那位到丰兆县寻求突破的弟子,而恰巧,当时的我正在研究一点特殊的东西,就顺带为那位委托人的弟子,稍微提供了一点思路和秘仪……”

  …………

  自真理殿堂之中回返。

  白小石的灵体回归身躯,自车厢之中醒来。

  “一位特殊的委托人……与天父教会无关。”

  白小石从卧铺之上坐起,手指轻敲着床沿。

  “说实在的,k虽然表面上说不方便透露那位委托人的身份,但背地里都快把那人的身份卖了大半……”

  “在丰兆县时,k曾经提供过思路和仪式知识的人……具体有多少我不知道,数量或许有很多,但真正在丰兆县搞出大事情的,好像就只有那一位——静幽道人。”

  “黄沫的……师兄。”

  “如此说来,那个委托k先生完善五凶秘法的委托人,很有可能就是黄沫的老师……”

  就在这时,白小石敲击床沿的手指,忽然停住,而后看向车门方向。

  有人敲门。

  “请进。”白小石说道。

  于是,门被打开。

  有人从门外走进来。

  黄沫。

  带着万年不变的黑框眼镜。

  镜片除了特定时间,特定角度,特定的光线,其他时间统统都是反光的。

  白小石看不到她的眼睛。

  但配合这她脸上的表情,不用猜也知道,她的眼神定然还是那好似天塌不惊的平淡。

  嗯,她手上提着炸药包。

  哦不对,是封着诡异物的包裹。

  活像是个背着一吨TNT,准备来跟他同归于尽的恐怖分子。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黄沫迈着平缓的脚步,带着波澜不惊的神情,提着炸药包,一边走过来,一边这样说道:

  “事实上,我有个老师……”

  …………

  山枫镇。

  一个不算偏僻,但也不算繁华的小镇。

  没有什么特产,亦没有什么特色。

  就像大月诸多的小镇一样。

  用时髦一点的说法就是,这就是山枫镇一直无法发展起来的原因。

  地理条件不算优越,所以并不是什么交通枢纽。

  这是曾经。

  现在它是了。

  而这一切,都与一条从山枫镇旁边穿过的赤炉车轨道有关。

  或许再过几个月,赤炉车投入民用。

  作为一个依靠着赤炉车轨道干线的小镇,山枫镇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

  不过,现在山枫镇当中的大多数人,还根本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他们只知道,前些日子,官府的大人们突然紧张起来,加强了戒备,抽调了人手,去修建一条大半是有铁条搭建而成,很长很长,不知道延伸到哪里,有什么用处,名字叫做轨道的东西。

  然后,突然有一天,一条吞吐着黑烟,发出可怕咆哮的怪物,碾着他们参与修建的轨道,从镇旁呼啸而过。

  除此之外,就是镇中的教堂突然来了三个奇怪的外地人,似乎是教堂当中那位年前才过来的神父的熟人。

  …………

  一日前,山枫镇教堂。

  “查理神父!你怎么会在这里!”

  许灵一脸惊喜看着眼前身穿黑色教士服,头发花白,地中海发型的老男人。

  在她身后,跟着的是强森和姬无忧两人。

  “许小姐,不,应该是圣女阁下,很高兴能再见到你。”查理神父手中十字架,脸上带着并非虚伪的笑容,格外灿烂。

  当初,他便是带着教会的任务,以监视照看许灵为目的,在丰兆县修建起了教堂,一带就是二十多年。

  而他对许灵的感情,早已不再是当初对圣女的敬畏,而演化成了一种对类似女儿一样的特殊情感。

  “查理神父,你还是别叫我圣女了,我听着不习惯,而且……”许灵偷摸着瞧了眼教堂四周,小声说道:“容易暴露我的身份。”

  听到这话,姬无忧嘴角一抽,一口老槽不知从何吐起。

  查理神父眼中的笑意却更甚,“是了,我还是叫您许小姐。”

  “还有姬先生,强森教士,两位好。”

  姬无忧和强森亦还礼。“查理神父好”

  “对了,神父,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呢?”

  许灵有些奇怪问道。

  自从上次蝗灾之后,查理神父离开丰兆县回到天南郡郡府教会,她就再也没看到过他。

  向李维主教打听,也只是说查理神父主动要求远调,到别处去传教。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远调,竟然有这么远!

  要知道,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天南郡地界,而是夹在上京和天南郡之间的西灵郡!

  蓦然间,许灵聪明的小脑瓜,想到一个可能,顿时就生起气来:“是不是内鬼李维,他看神父你不顺眼,故意把你调到这个地方?神父你跟我说,我一定帮你想办法!”

  “不是。”查理神父笑着摇头:“是我主动要求调到这里的。”

  “主动?为什么啊,在丰兆县不好吗?”许灵很是不解:“你看,我现在已经成为圣女了,有什么事情我可以罩着你啊!”

  查理神父只是笑而不言。

  一旁,姬无忧看着查理神父若有所思。

  在出发之前,为了保险,白小石已经将大部分信息告知于他,当然其中隐瞒了一些不能说的成分,比如说坚强骑士,原谅骑士什么的。

  所以他总算是搞清楚了他们所经历过的事情。

  对他们现在的处境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掌握了大部分信息后,他很容易就推断出,这位查理神父应当是教会派来监视许灵的。

  不过,这些年来,查理神父对于许灵的关照是假不了的。

  虽然……这家伙日常向许灵兜售劣质圣水,假驱魔骗钱之类的事情。

  更因为许灵日常被她哥许宏限制经济的原因,许灵大半时间花的都是他的钱……

  但,据他所知,查理神父从许灵和他身上赚的钱,除了用以维持教堂运作,剩下的都被他拿去接济穷人。

  这也是他对此一直视而不见的原因。

  现在看来,查理神父知道许灵身份的一些内幕。

  按照正常流程,若是没有白小石干涉。

  天使之魂觉醒,许灵的灵魂将被抹去,化身圣女。

  而查理神父不忍面对这一切,又无法阻止教会的行为,才申请远调。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不过事情大概便是如此。

  这时,强森走上前说道:“查理神父,李维主教说山枫镇有有人在此接应我们,应该就是您吧?”

  许灵的注意力也被转移到这一点上面,眼睛亮了一下,问道:“接应的人是你吗?查理神父?”

  “是我。”查理神父点头道:“我接到了教会的命令,在此等候你们。”

  而后,查理神父又走到教堂门前。

  教会在神州的传教格外艰难,在此处也不例外。

  是以,就算现在是大白天,教堂也很是冷清,除了他们几人外,也没有信徒。

  于是查理神父将教堂的大门关上。

  取了一盏提灯,走到三人身前道:“三位请随我来。”

  查理神父引着三人来到教堂之后。

  进入一间房间。

  而后,不知启动了何处了机关。

  房间的墙壁缓缓分开。

  露出一条向下的阶梯。

  将提灯点燃,查理神父先一步走下阶梯。

  “道路阴暗,三位请小心。”

  等四人皆走下阶梯,房间的墙壁有缓缓合拢。

  “神父,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啊?”虽然已经掌握了超凡力量,但是许灵看着下面黑漆漆一片,潮湿阴森的气息不断袭来,心里还是有些怕怕的。

  “有位从上京城而来的特使,他们身份特殊,需要隐藏行迹,就在下面。”

  很快,阶梯走到了尽头。

  空间顿时开阔起来。

  一间密室。

  墙壁上燃着灯火。

  明明无风,却在不断摇曳。

  让四周氛围更加诡异阴森。

  密室中很是空旷。

  放着一个满是西式风格的棺椁。

  通体黑色,缠绕以神秘的金色花纹,上有十字架烙印其上。

  “查理主教……那位上京城的特使在哪啊?还有这里为什么还放着个棺材?”

  许灵本能地离那棺椁远了一点,又看了看四周去找不出那位不存在的特使。

  “那位特使就在这里面。”

  “啊——”许灵惊叫了一声。

  查理神父将提灯挂在了墙上,特意设计出来,悬挂提灯的机关。

  转过身,脸上映照着灯火幽暗,

  对强森说道:“强森教士,还请将信物取出,那特使——”

  “教会的第三骑士,就在里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