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修真小说 > 住口!吃妖乃天地正道!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道尊
    贫民区之中。
  “好香,这是什么味道?”刘三忽然鼻子抽动一下,似乎闻到了什么极好闻的味道。
  就像是各种香料混杂炖煮的肉脂香气。
  格外的诱人。
  紧随其后,戴二也闻到了这股香气,脸上表情微微动容。
  然后,他们就看见。
  那些原本用怪异眼神看向他们,却不曾有所动作的麻木百姓们, 身体齐齐一动,从地上站起,像是受到了香气的吸引,摇摇晃晃地朝从大瓮的方向走去。。
  十人,百人,千人。
  不断有百姓从破旧的屋棚中走出。
  连白小石也有些意外,在此之前他竟没有发现这些人的踪迹。
  “已经活死人化了, 所以躺下的时候, 生机完全收敛, 就跟死人一样吗?”
  咚咚咚……
  一阵金铁敲击的声音。
  白小石远远看见,一个站在瓮前烹煮食物的老头,手持着大铁勺敲击着瓮壁。
  而那些百姓在这阵敲击声中,就有如温顺的牧羊一般汇集,并且按照一定顺序排列前行。
  “大……大爷,这……这是什么?”
  两个二流子何曾见过这等骇人景象,无比惊恐地指着那些百姓,只觉得两腿战战,差点忍不住尿裤子了。
  白小石撇了他们一眼,没有理会,带着小黑往前走去。
  “走吧,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山珍海味,能吸引这么多的食客光临。”
  “大……大爷……等等我们啊。”
  …………
  走近之后,白小石也终于看到了, 瓮中烹煮的是什么。
  一锅呈现出奇怪绿色,不断冒着鼓泡的汤汁。
  汤汁表面漂浮着诸多毛发、断肢、残躯, 更多的是纠缠在一起,难以分辨清楚的血肉糊糊。
  如行尸走肉一般的百姓排成长队等候着。
  之前那个拿着大铁勺的老头, 也不再敲击,转而用大铁勺在翁中不断搅拌着。
  翁中汤汁旋转着,出现一个漩涡,漂浮在汤汁表面的残肢在漩涡作用下,被分解成一颗一颗类似脂肪粒的东西……
  而白小石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发现,瓮地下不断燃烧,提供热量的,竟是堆积如山的森森白骨。
  而后,远处传来一阵锅碗碰撞声音。
  有一位少女抱着一个比她身体大了数倍的木盆走出,盆中放着明显没有洗干净,上面沾了厚厚的灰色一层,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搪瓷大碗。
  来到老头身前,少女放下木盆,抬起头,推了推眼镜。
  黄沫。
  在赤炉车进入上京城之后,便与白小石分离的黄沫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碗来了之后,就进入分汤的环节。
  黄沫站在前面给那些行尸百姓分发瓷碗。
  后面的老头铁勺一舀。
  满满一碗汤汁装满。
  那端着瓷碗的行尸百姓, 脸上竟是多出了几分喜悦情绪。
  小心翼翼地护着瓷碗就走了。
  只留下身后队伍传来的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以及一双双赤红充斥着饥饿情绪的双目。
  饥饿,但没人敢触犯规矩。
  白小石在旁边看了一会, 让小黑他们在一旁等候。
  自己走上前排队。
  结果排了半天, 队伍还有好长一截。
  以他的性格这能忍?
  绕到队伍前面,找准了一个百姓。
  大摇大摆走到他面前,强势插了进去。
  周围的行尸百姓愣了一下,发现有人插队,顿时眼冒凶光。
  敢瞪我?
  白小石不乐意了,身上【死亡】气息蔓延,直接反瞪了回去。
  效果拔群。
  那行尸直接怂了。
  因为白小石凭本事插的队,前面已经没几个人了。
  很快就轮到了他。
  “小沫姐。”
  白小石从黄沫手中接过瓷碗,打了声招呼。
  黄沫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没什么反应。
  于是,白小石上前一步,来到老头跟前,学着那些行尸的样子伸手捧着瓷碗。
  还没等他说话。
  “咳咳……呸!”
  拿着铁勺的老头,似乎是嗓子痒了,咳嗽了两下。
  紧接着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进了他瓮里。
  然后,老头又拿铁勺在瓮里搅了搅。
  一勺给白小石的碗给装满了。
  绿油油,上面还飘着些意义不明黄白相间的浮沫。
  真是……好吃又健康。
  白小石眼角抽动了两下。
  强忍着着把手里的碗之后扣在这混账老头脑袋上的念头,道:
  “白小石,见过道尊。”
  那老头抬眼看了他,用刺耳有如破锣的声音,不耐烦道:“领了猪食就赶紧滚,后面还一堆人等着呢,吃完以后记得把碗添干净。”
  “艹!臭老头,给脸不要脸是吧!”
  这特么能忍?
  白小石端起手上的瓷碗,就准备给这老头开个光。
  却见老头忽然转头,一双全黑眼瞳看着他。“小子,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白小石连忙把碗收起,换上一副谄媚嘴脸,“我问您老人家累不累,需不需要我帮您打个下手。”
  那老头又咳咳了两声,打量了下白小石,点了点头:“身板瘦了点,不过看起来力气还是有的,正好我老人家也有些累了,那这分猪食的活就交给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白小石忙走上前,从老头手上接过了铁勺。
  入手只觉得绵软滑腻,有一种格外恶心的触感,就像是摸到了已经开始腐烂生蛆的猪肉脂肪一样,不断有东西刺挠着他的手心。
  活物!
  而且从气息判断,这破铁勺的阶位竟然比他好高。
  接着,白小石只能开始给那些行尸百姓分那绿油油的“猪食”。
  而那老头,则是坐在一旁,堆砌成山的白骨柴火堆上,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杆旱烟抽着。
  白小石一边分这猪食,嘴也没闲下来,开始向那老头旁敲侧击。
  “老人家,您就是小沫姐的老师,曾经辅佐圣武收复大月的道尊吧?”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样?”这老头,老阴阳人了。
  那就肯定是了
  白小石忍着吐槽的冲动,又问道:
  “说起来,您老人家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这些行尸百姓?”
  老头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抽旱烟。
  白小石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只是按部就班地给诸行尸百姓分发“猪食”。
  过了许久,当最后一份“猪食”分完。
  老头走上前来,瞧了眼瓮底,已经空了,又点点头道:“做的不错。”
  “白小石是吧。”
  虽然是质疑的句式,却是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了出来。
  “是我。”白小石放下铁勺,站在老头身旁。
  老头看了他一眼,又将手中的旱烟在瓮口敲击,使得一堆烟灰掉到瓮里。
  白小石嘴角微抽,他算是知道那瓮里面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哪来的了。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心情思考这个问题了。
  因为站在他面前的老头,缓缓说道:“你来晚了,这个世界要完蛋了。”
  “哈?”
  老头没理会白小石的惊讶,又自顾自说道:“虚空,是一种特殊的属性,自万物终焉之所而来,又扎根于世界之中……”
  “不过,它本身并不代表终焉,相反若是有可能的话,它是有机会成为支撑世界的柱石的。”
  白小石心头微动:“柱石?您说的……可是七曜柱石?”
  “看来你的确已经接触到了……”
  老头停顿了一会说道:“不过,过去的我们已经失去了这样的机会。”
  “又或者说,我们只是神州世界,未能同化虚空使其成为柱石的支流,最终被舍弃的残缺幻影……
  呵呵……像这种事情,那七位支撑世界的柱石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被舍弃的支流……白小石眉头皱起。
  平行世界吗?
  “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看来你还不算太蠢。”老头再次走柴火堆上坐下,拿出烟枪。
  一旁的黄沫走上前,格外粗暴地直接把塞了进去。
  看的老头直翻白眼,一脸心疼“轻点,轻点,别洒了,这烟叶可是我培育了好几年,才种出来的上等货色。”
  黄沫却一点没有在意老头话的意思,塞完烟叶,一点火星自指尖生出,落在了烟枪之上,烟叶被点燃。
  老头狠狠吸了口烟后,又说道:“我们的世界,并不只存在一个,而是同时存在数个相似,却又似是而非的时空,但凌驾于这些时空之上,七曜柱石却是唯一。
  他们根据自己的喜好,对世界进行剪定,决定世界的过去,与未来的走向。
  至于说被舍弃的世界,破碎沉沦便是唯一的结果。”
  白小石斟酌着说道:“您的意思是说,七曜柱石操控着诸多相似世界的存在,而为了使虚空融入神州世界,祂们进行了一场实验,失败的世界便被舍弃……
  而我们的神州世界,便是被舍弃的部分?”
  “或许如此吧。”老头似有些意兴阑珊说道。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忘川主,还有祂修筑的坟墓当中的太阳残骸又如何解释?”
  老头嗤笑一声:“既然你已经知道,忘川主的存在,那想必也知道那不过是个残影罢了,在我们的‘神州’还未破碎,群仙还未逃到此处之前,忘川主便已经离开,只剩下一个背影徘徊……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神州’便被舍弃了。”
  白小石沉默,过了一会又开口问道:“那我呢,我又从何而来?”
  “嘿……”老头的目光在白小石脸上扫过,慢条斯理说道:“你?你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同样是被舍弃的部分。”
  “七曜柱石在分割诸多支流之时,往往创造出一个空白样板,并以此作为绳墨基线,观测世界的偏移走向……有时也会选取一些具备某些特质之人,投入其他世界之中,以增添变数……”
  “不过,既然你出现在这里,并且能被能够女人接引到此地,说明你所存在的样板世界大概也已经被抛弃毁灭了……”
  “已经被毁灭了吗……”
  不知为何,白小石不禁生出难以言语的悲伤之感,他想起了当初看到太一碑文时,情不自禁的流泪。
  那是物伤其类……
  “那么现在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七曜柱石,又是何等存在?”
  “七曜柱石支撑世界,在虚空侵蚀之前,我们所在的‘神州’亦是最接近于‘完美’的世界,七曜柱石所残留的力量无比强盛,是以哪怕世界被抛弃,那残存力量仍旧可以造就可以干涉世界的虚无幻影……”
  “七曜的存在本就无情且慈悲。”
  “亦如七曜之一的烈阳舍弃‘神州’世界,而太一拖拽神州来到此地……”
  “但终究,似是而非。”
  老头很平静地讲述,甚至说及世界被抛弃时,都未有太多情绪。
  “您是玄君吗?”白小石忍不住问。
  老头像是看傻子一样,看向白小石道:“蠢货!我要是玄君,哪怕是残缺力量所凝聚的幻影,我现在也能跑过去打爆那个什么狗屁天父的狗头,还用在这里坐着?”
  白小石也不恼,又接着问道:“那您是?”
  “得了一点传承的普通人。”老头吸了一口烟,缓缓说道。
  普通人?你是个屁的普通人!
  白小石艰难克制自己想喷人的欲望。
  紧接着,又听见老头在后面补充了一句:“又或者,是在虚空力量的作用下,死而复生的之人。”
  死而复生?
  白小石似懂非懂点了点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既然‘神州’世界已经被舍弃,也就代表其已经脱离了七曜的掌控。
  现在应该思考的问题反倒是,这老头刚才所说的“这个世界要完蛋了”是怎么回事?
  于是,白小石也不纠结,很直白地将这问题提了出来。
  之后,自然是又一次遭到老头的白眼。
  “现在的这个世界位格不够,连存在七曜柱石的世界,面对虚空的侵蚀都需要以诸多世界作为实验场。
  这个世界又怎么可能承受虚空的力量,现在已经完全为虚空所侵蚀,即将沉沦……”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虚空’倒是与我等无关,并非是我等带来的——
  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初,便已经被‘虚空’侵蚀……”
  老头抽了口旱烟道:“现世之外的虚空星海便是证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