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四章:潸然泪下
  “长老,我们真的要带着这个去吗?一般宗门送礼不都是带上两箱金银,再带上几件灵宝吗?”

  李无心身后跟着两筑基期的内门弟子,这二人一个叫大白,一个叫小白,谈不上多强,却是李无心最关爱的两个弟子。

  只见二人手中分别拿着一张价值连城的画卷,虽然都是钱,但金银和画卷是不一样的,即使是不贪财的人,金银也容易给人留下好的印象,但是画卷不同,遇到不懂画的,真的会把这两张价值连城的大师之作当成厕纸。

  但是对于懂行的人而言,画卷却能诞生出1+1大于2的效果。

  “你们懂什么,有道是,十方荒漠,方圆八百万,寸草不生长,这地方离我们天台宗这么近,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把势力范围扩张到这来,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成本不值,占据了也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激起其他势力忌惮。

  可那老板竟然能在十方荒漠中种出‘碧血白叶’这等天地灵根,只能证明他有大手段,可他开店却不在天台城白河城这样的富饶之地,只能证明这位是不贪图荣华富贵之人,我等若是带着一大箱金银珠宝去找人家,岂不是跌了人家的牌面?简直愚不可及,我李无心怎么就教出你们两个蠢材。”

  李无心无奈的摇了摇头,修仙宗门想找出两个通晓人情世故的人很难,李无心不自夸的说一句,光论赚钱,天台宗上下都不如自己在行,要不然也不至于再李家和九霄家争夺权力,如此重大的时候还轮得到自己来掌管宗门金库。

  修仙之人小不过一岁,大不过七岁,最晚不过十二岁便会被送上山,无论是哪一个宗门都讲究收徒要收心思纯良之辈,如果不是李无心的母亲曾经是顺国四海商会的小姐,李无心估计也和绝大多数天台宗弟子差不多。

  “李长老,是不是那里。”大白指了指前方,只见一个木屋突兀的建立在荒漠之中,并不难找。

  “有趣,实在是有趣,这老板竟然把茶铺开在这种地方,真的是寻着倒闭而去,必然是有大智慧之人,此等英才办事果然不同,走,我们下去看看。”李无心操着脚下的飞剑降下,其实他和李元会一样是体修,理论上只有剑修才必须御剑飞行,只不过御剑飞行确实比御其他东西看起来更帅,也更快而已。

  李无心降落在地,酝酿了一下情绪,原本严肃的面庞转眼间变得谄媚起来,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敲三下,见没反应,又加大一些力气敲了三下,只见这回传来两声细微的铁锁链碰撞声音。

  出去了?

  李无心伸出手小用些许力道推了一下,不难从细小的门缝里隐约的看到一把铁锁,李无心又来到一旁查看一番,果然在马厩处发现一扇小一些侧门,上面落了一把铁锁。

  “罢了,等等吧,这位既然是出去了,自然会回来的”,李无心抬头估算了一下时间“现在正值晨九时左右,出门办些事情也正常,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下午三时左右应该就会回来。”

  按理来说店家出门应该会留下看店的小厮,不过会儿说这老板没有小厮和随从,那也应该留下张今日不营业的纸条才对,果然高人就是高人,开店都和寻常人不一样。

  然而这么一等,就是一天,随着天空中挂起了两轮皎月,李无心突然意识道一件事。

  这是十方荒漠啊,和天台城不一样,天台城的商家就算是走个亲戚,城南到城北,城北到城南,有钱些的或许还能用短途传送术,可能十分钟前关的门,十分钟后,哒哒哒,门开了。

  但这里是十方荒漠啊,这老板走个亲戚,最近也在天台城吧,筑基修士从这到天台城大概五个小时,会儿说那老板是个练气,练气不会飞,估计要个两三天,一来一回就是四五天。

  就算练气期只是这老板的伪装,那老板也有可能在天台城过夜的可能性。

  更何况,万一这老板走亲戚走的不是天台城,是白河城,永昌城,甚至是吉尔布卢城那种筑基修士一来一回都要一两天的地方。

  李无心扫了一眼小木屋,心想要不要撬锁进去将就一晚,仔细想想不太礼貌,于是朝小白说道:“小白,你回宗门取一顶行军帐篷,五天份的食丸回来。”

  小白立刻苦着个脸,虽然他是筑基期,来回飞一趟也蛮累的好吗,又不是坐灵兽来回,于是说道:“李长老,要不我们先回宗门,过两日再来?”

  “愚蠢。“李无心只觉得这娃子太不争气了,向小白解释道:“你想想,到时候这位高人回到小木屋,我们立刻上前迎接,岂不是显得很有诚意,就算不愿意把茶叶直接卖给我们,也不好赶我们走,这就叫做势,借这股势,我们说不定就能一举谈下造福整个宗门的大生意,久等一会又何妨?你说是吧大白?”

  一旁的大白闻言愣了一秒钟,竖起大拇指说道“李长老说得对呀,去吧弟弟,我会帮你看好画的。”

  只要不要自己去,兄弟暂时是可以抛弃的。

  然而此时的某位高人此时正在马背上打了个哈气,眼瞧着月明星稀,以这个速度,恐怕到天台城还需要三天,林木又开始质疑白龙马神兽的身份,别的神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自己的,连飞都不会,导致自己只能走过去。

  昨天凌晨的时候,林木为了防止昨天那喝吐血的男人带人杀回来,林木连夜收拾好了行李,带上十公斤马草和六十公斤茶叶以及一些换洗衣物连夜跑了,唯一可惜的是自己没有储物戒指。

  林木在心中默念,希望下一次摇奖能摇到储物戒指。

  这次林木打算以十七金一斤的价格售卖,是有点贵,但是林木打算先找几个冤大头帮忙吹嘘自己的茶叶才行,不对,这叫做提升自己的品牌知名度。

  为此林木特意准备了一部分用茶叶来打响知名度,只要有了知名度,自己的茶叶才能按茶铺卖,或者说能在天台城找到一个经销商,起码不能让自己有事没事往天台城跑。

  一个是不安全,其次林木太懒了,如果不是又kpi要求,林木早就瘫在小木屋里整日吃了睡睡了吃了

  不过暂时不能太张扬。

  林木本来想先去白河城的,临走时又改变注意了,林木敢向老天发誓,自己的茶叶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昨天那个男人偏偏喝吐血了,这就让林木很迷茫了。

  到底是那个男人的问题还是自己茶叶的问题必须搞清楚,不然自己卖茶叶卖的也不踏实,万一是那男人有什么功能性疾病,自己的茶叶气血太盛,一下把他逼出内伤也是有可能的嘛,大不了以后卖茶的时候萎了的和太监不允许购买。

  因此林木制定了两个计划,第一是去白河城,林木去天台城需要三天,去白河城需要四天,但是可以避开那一男一女,自己安心卖茶,唯一的问题在于,如果那男人真喝出了什么问题,自己小木屋肯定是回不去了,还没有准备。

  第二便是冒险前往天台城,打探那男人的情报,毕竟那男人如果真是天台城什么世家公子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应该全城都会有所反应,那么自己也有时间去应对危机,甚至想办法从内部瓦解敌人。

  思来想去,计划一虽然能保一时平安,但没有应对措施,因此林木选择了计划二,去天河城探探虚实,再想办法哄骗一两个经销商来帮自己卖,只要这市场铺开,哪怕是林木一公斤一两银子的卖,也可以完成,甚至远远超过每个月的kpi。

  不过这路程好难熬啊,林木没有马车,没有马鞍,就这么直愣愣的跨坐再白龙马身上,林木觉得自己屁股都要开花了,白天抱着白龙马睡了一觉也没睡安稳,导致现在好困。

  正想着,只见西边的天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光影,一位白衣修士正带着一道亮眼的尾光破空而来,宛如一颗流行,林木突然想到是不是能让好心人载自己一程。

  “修士大人!”林木急忙下马,摆出一副虔诚的姿态大喊了一声。

  正在御剑飞行的小白闻言一愣,停下脚步透过隐约的月光不难发现是一位穿着麻衣的小修士看着自己,似乎是练气期的样子,想着便缓缓降低高度来到林木面前,将双手放在身后摆出一副高人的姿态问道:

  “道友有何事?这十方荒漠虽然没有什么妖兽,但也不算是很安全,大晚上的道友还是先找一处落脚点休整一下比较好。”

  “道友好。”林木见眼前是位愿意搭理自己的筑基修士,说不定有戏,学着前世再电视中看来的动作抱拳问好,随后委婉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请问道友是去往天台城吗?”

  “正是,请问道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林木一听,只觉得机会来了,神色一变,眼瞧着就要落下几滴泪水:“道友,小人本是白河城人,可惜家道中落,本想去天台城投奔我二叔,可惜小人修为低薄,不会那御剑飞行,又没有银两能跟随商会,只能凑钱买了张地图往天台城赶。

  不成想我一不小心绕到了这十方荒漠之中,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眼瞧着就要饿死了,还好遇到了道友您,小人请求道友能给我一口水,一口粮,为小人指出一条明路,小人若日后安定了,必定登门向道友道谢。”

  有时候话不能说着那么直接,如果林木直接说,修士大人能不能带带我,小的给你搓脚脚,大概率会被当成神经病,但是说的委婉一点话,说不定就能激发对方的同情心。

  果然,小白闻言叹息一声说道:“我出来的急切,实不相瞒,也不敢欺瞒道友,我也是回天台城取水和食丸的,如果道友不弃,不妨让我载道友一程,以表歉意。”

  “使不得使不得,怎敢劳烦道友,小人死罪,死罪啊。”林木似有些悲痛欲绝,急忙摆手说道。

  “无妨无妨,道友无需担心,小人虽然不才,但也是筑基五层培土境,载道友和道友的坐骑轻而易举。”小白满意的点了点头,会想起李长老教导自己的,出门在外,能发善心便发发善心,说不定未来对自己有利。

  “那小人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哎~”林木长叹一声摆了摆袖口,在白龙马鄙视的眼神中答应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