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十八章:是或不是,又有什么区别呢?
  暗道中,赵罗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铁罐,把刚刚买来的茶叶放入了罐子里,又一连施加了几道术法护持,一时间小铁罐灵光凸显,等一切术法释放完毕后,赵罗又把小铁罐放回了袖子里,面无表情的走入了传送法阵。

  唰的一声,还是此前那些人,可目的地却已经换了一处地方,此处是天台城四海商会大会议室,通常来说如非要紧事情不得开启,此时焦弘,阴座山,罗洼,刘琦月坐在下方,赵白行不知去了哪里,台上则坐着李谟和一个容貌年轻的男子。

  “既然都到齐了,会议开始吧。”年轻男子环顾了一番,没有其他人,在座的只有四海商会鉴定师一行人。

  “不用请白姐姐来吗?”刘琦月问到,她口中的白姐姐名唤白芝,金丹期三层育婴境修士,师姝的顶头上司,销售部门掌座,或者说部长,大致就是这个意思,而销售部门也是四海商会人数最多的部门。

  “不必闹得满城皆知。”李谟依旧挂着笑容说道。

  “刚刚情况我已经,粗略的了解过一遍了,所以说罗洼大师,你之所以觉得对方是传说中的悟道期修士,就是因为那些‘碧血白叶’?”年轻人敲了敲桌子朝罗洼问道,他名叫何子轩,是天台宗四海商会的老板。

  “倒不只是这点,主要是那人的反应,‘碧血白叶’这般圣物,理应不是一个练气修士所能掌握的,但偏偏却出现在了一个练气修士手中,我和赵公子本想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当我说要给他补差时,他眼角露出一番笑意,但赵公子说要送给他时,他的表情却开始夸张起来,似笑,又似不笑,总之那是笑得十分难看,言语似乎是开心,又似乎是不满。”罗洼满脸苦涩。

  “这理由很牵强。”焦弘说道。

  “但也有可能,毕竟悟道这种东西,说不清楚,修仙一途长路漫漫,自从万仙陨落后,登仙期修士便彻底消失在了东西陆上,悟道期修士也在随后的数百年间快速消失,以至于羽化期修士如今都极少。”何子轩还算镇定,但依旧眉头紧锁。

  猜测对方身份,意图,向来是最烦人的事情,更何况是林木这样看上去毫无根基,却又身怀巨款的浮萍,倘若是寻常劫匪,抢了就抢了,可四海商会的身家牵扯太大,不允许他们这般随意。

  就在这时,何子轩眉宇一动,看向众人说道:“情报处传来消息,这个叫林木的人前天出现在天台城城门口,随后前往城西孙氏茶楼过了一天,不过孙氏茶楼那边暂时出了点状况,打听不出昨天他在孙氏茶楼里的具体细节。

  随后便是今天,他一早就穿着一件白色微粉的紧凑服装绕道南城区来到了四海商会,至于他入城之前从何而来还在追踪,但是据可靠情报,有人称他与城外的一伙流寇有过交接,目前我们的人正在寻找那伙流寇的路上,不过比较重要的一点是,城门守卫对那人印象极深。”

  “这是为何?”阴座山一愣,虽然他平日里走左三门,从来没有被天台城守卫为难过,但他们的威名阴座山还是听说过的,除了不敢收过路费,这群守卫几乎什么都敢干。

  “他入城时走的是右三门,入城时拿身份文书只出示一半,可那人同时拿出了一块天台宗令牌,因此守城修士不敢仔细查阅身份文书便把他放进来了。”何子轩的话语让在座的众人不禁都面色严肃起来。

  虽然天台城的底层修士对天台宗极为崇拜,但天台城的上层却不这么想,虽然同为天台,在传说中也都与天台老人有关,但天台宗和天台城的关系却不似明面上那般融洽,天台城是弱三分不错,但城主赵家怎么可能愿意彻底做给天台宗提供收入的附庸?

  两方的矛盾本来就是不可调和的,而四海商会终究是要依托于城市,虽然和各个宗门的关系都还算不错,但对比宗门和城市而言,四海商会还是和各大城市的关系好点,这种所谓的秘辛对每座城市而言都是存在的,无论各大城主府对不对四海商会说,四海商会都懂。

  “所以他是天台宗的人?‘碧血白叶’可不是个寻常东西,哪怕是用来和其他宗门换取利益,天台宗也早在万仙盟成立之前就早已晋升为具灵期或是天人期宗门了。”赵罗对这种情况极为敏感虽然他和家里关系不好,在四海商会呆了几百年了,但真到了涉及天台城利益的时候,赵罗还是很注重的。

  “不,探子说那不是天台宗内门弟子的令牌,虽然长得像,但根据守城修士的描述,那应该是十二日后,天台宗大比的邀请令,比天台宗内门弟子令牌要小一号。”何子轩的话说出后众人不由的长舒一口气,和天台宗没关系就好。如果真得是天台宗门中人,那这个情报就很危险了。

  “但邀请令这东西也不是小玩意,寻常人绝不可能随便弄到,买是更是不可能买到的,哪怕是我们四海商会获得的邀请令都很少,寻常人就算是想看大比,也只能在天台宗山脚下围观,山门都上不去。”李谟依旧说出了一个可能,就算林木可能不是天台宗的人,那根据这令牌,总不能和天台宗毫无关系吧,天台宗管理这么松散的吗?

  据李谟所知,这种令牌除非是自愿给出,如若是强取,不但会受到持有者的抵抗,令牌本身也有保护措施,如果持有人死亡,令牌会自动分解,并且还会传给天台城。

  “有没有可能是天台宗的某一个身份不高,但恰好持有邀请令的小修因为一些某些原因,随意的给了一个路人?”刘琦月此话说完,众人无不看向她,弄得她有些拘谨。

  “刘琦月大师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何子轩有些不能理解的问道。

  刘琦月脸颊一红,轻声说道:“话本里有这样的故事。”

  几人一愣,他们倒是不惊讶于话本里这段故事,但刘琦月你这个浓眉大眼的竟然还看话本,我们一直以为你只对古物感兴趣好吗。

  “先不说邀请令这件事,说回正题,假设此人真是悟道高人,我们应该如何应对?”何子轩岔开话题,邀请令这件事根本不重要,哪怕林木真是天台宗修士,这点对于四海商会而言也并非一定需要警惕的事情,但悟道期,这个神话般的层次却不得不让众人警觉。

  “我认为,寻常应对就好。”赵罗想了想,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们如今面对的无非是两个选择,第一,此人是练气,或是隐藏的筑基,凝丹,金丹,甚至是元婴修士,第二,此人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悟道修士。

  如果是前者,对于我们而言便不必害怕,就如同对待寻常修真者那样便好,可如果是后者,我们也无需特别的应对,只需不惹怒对方就好。

  我们刚听到悟道期修士时都太紧张了,下意识的认为对方不好惹,实际上大可不必,假设对方真是悟道修士,伪装成练气期修士是为了什么?

  无非如传说中的那般,要经历所谓的红尘试炼,寻求晋级登神期修士的道路,但悟道修士那个级别而言,可能确实拿不出寻常物件,‘碧血白叶’在我们眼中是圣物,是神秘的复生之物。

  可是对悟道期修士而言呢?在他眼中,‘碧血白叶’可能就和普通的茶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是那样,林木这次来到我们四海商会,也许对他而言,只是一次普通且寻常的体验买卖东西的红尘试炼,

  那罗洼你此前补差的行为无疑是打乱了他的计划,赵白行此前白送的行为更是激怒了他,因为对于悟道期修士而言,几十金根本不痛不痒,那人只需要伸出手,哪怕是数百,数千倍的几十金也自然会有人陪笑着送到手上,

  因此对于那人而言,更重要的是一次买卖的经验,一次讨价还价的尝试,对那人而言重要的是钱吗?不是,是经验,是体验红尘,是感受生灵,如此一来他是或不是悟道期,对我等而言又有神秘区别呢?

  如果他是普通练气修士那最好,但他真要是悟道修士的话,假如我们如果特别待他,反而会引起他的不满,不如像对待寻常练气期修士那般。

  无需给予其特权,给予其优惠,只需按照我们寻常的流程来走,帮助他来感悟红尘,哪怕对方不是悟道期修士,对我等也没有什么影响,如果对方是悟道期修士,对我等也没有什么影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便可。”

  听到赵罗的分析,众人眼神一亮,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如果对方是来体验红尘的,自己怕什么,只要不把对方惹火,寻常练气期会跑来针对四海商会?如果这位悟道期修士真的是在体验练气生活,为了自己的红尘试炼,就更不应该来针对四海商会了。

  何子轩心态舒缓了许多:“今日之事,不允许告诉任何人,总部那边,我会单独取解释,那我们就进入下一步流程,客户不愿给顺国独家经营权,我们应该派人劝说,盯梢,阻止其卖给其他人,诸位大师对劝说,盯梢的人,有何推荐吗?”

  “今日那人来店里,都是销售部门的师姝接待,我推荐师姝,但师姝终究资历尚浅,并且平日里喜欢言辞刻薄的讲话,应该派人协助才是。”罗洼说道。

  “那便这样,派遣师姝与那人接触,至于协助之人,我倒是有个人选。”赵罗缓缓开口,虽然道理是这个道理,要对对方像一个寻常练气期修士那般对待,但这个协助之人最好还是要精挑细选一番,既要懂事,还得知道一些内幕,最好还和林木有过一面之缘,而如今,恰好有这么一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