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二十一章:你看我脸上写着什么?嚣张两个字!
  “所以说这黄皓也真够倒霉的,恰巧就撞在孙风的枪口上了。”从天宇端坐着喝了一口酒说道。

  “对呀,要我说也是孙风的不好,本来孙思望距离筑基期还差一段,再等个五六年的话,肯定就成功了,但他为什么第二次也失败了呢,明明第一颗的药力已经让孙思望大圆满,距离筑基期只差一步了,这第二颗筑基丹怎么会失败呢,真想不通。”任飞环瘫坐在座位上,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摆在从天宇眼前,可惜对从天宇而言,白花花的大腿不如白花花的银子,最好是灵石块。

  “我或许知道一些内幕。”从天宇放下酒杯轻笑一声说道。

  “细说。”任飞环拿起酒壶替从天宇满上,略带好奇的问道。

  “十五天前,四海商会出售了一枚特价的筑基丹只需要三百八十枚灵石你还记得吗?”从天宇话音一落,任飞环想了一会有些兴奋的拍了拍桌子。

  “就是那个啊!我记得贺老大气得要死,在办公室里怒斥四海商会不守道德底线,胡乱降价就是为了制造舆论,要我说四海商会也真敢啊,三百八十枚,本钱都收不回来吧,像孙风买的那两颗,一颗五百五十八,一颗加上利息六百七十二,三百八也卖,四海商会确实又够损的。”任飞环愤恨的说道。

  虽然万仙盟商会直接隶属于万仙盟,而万仙盟又是三大圣地三位流氓的主场,理论上是没有商会能够竞争的过万仙盟商会的。

  可剑宗圣地七曜寒光宗,体宗圣地昇龙阎罗教,灵宗圣地森罗醉梦殿三家明争暗斗,给了其他小势力很多机会。

  万仙盟虽然是三家为了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的产物,理论上万仙盟越强势,对三宗而言越好,可实际上这毕竟涉及大道之争,多方角逐之下导致万仙盟内部混乱,虽然上层权威不减,但底层却不得不面对其他势力竞争,就比如任飞环还得受四海商会的鸟气。

  “四海商会又不是蠢货,怎么可能这样没脑子的和我们玩价格,据我知道的消息,四海商会之所以敢卖三百八十枚的原因是那枚筑基丹的来历有问题。”从天宇笑了笑,两方都不是傻子,如果事出有异,最有可能的便是这件事本身就不正常。

  “孙思望以前不是家中嫡长孙,孙风也没什么修仙天赋,孙风这一脉在孙家的地位本来是不高的,因此孙思望这家伙自然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虽然孙越对孙风一脉也还算客气,但你也和孙风接触过,应该知道这家伙不是个善人,孙风和孙越的关系一直很差,

  不过毕竟长幼有别,孙越和孙风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孙风也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直到孙思望四岁时,被来孙家测孙思淼休闲天赋的天台宗修士发现了修行天赋,这可让孙风找到了机会,开始拼命逼迫孙思望修行,你回忆下,孙思望在孙风面前是不是畏畏缩缩的。”

  “也是,不过这就更不应该出意外了啊。”任飞环十分不解,他回忆了下,孙思望确实符合从天宇的描述,但这样的话应该蛮听话的才对,吃了筑基丹更应该努力筑基了。

  “他童子身没了。”

  随着从天宇的话,任飞环夸张的哦了一声说道:“童子身这东西确实对突破筑基有些影响,但按理来说影响也不是很大才对,而且我记得孙风没有妻室或者妾室才对啊,孙家也不是个家教不严的家族,你详细说说。”

  “孙风成为家主后,孙思望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继承人,一时间在孙家里的权势无二,孙风见熬出头了也就放松了对孙思望的掌控,不可避免地,孙思望地内心自然而然就开始膨胀起来,据可靠情报,大约两个月前孙思望偷偷来到了城中心的迎香楼,就连吃第一颗筑基丹的前一天也还在迎香楼里流连忘返。”从天宇轻哼一声,第二天筑基还在风月场所流连,本来就是练气期二层养气境地孙思望通过药物强行突破筑基的机会几乎为零。

  “那这和第二次筑基失败又有什么关系?”虽然觉得孙思望这人有些离谱,但任飞环忍住吐槽的想法,毕竟元阳之身才能突破筑基的说法只是民间传说,实际上元阳只要不是被秘法所夺,童子身对筑基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况且孙思望吃了两颗筑基丹,就算是日日泻火也应该成功筑基了才对。

  “你知道孙思望在迎香楼胆子多大吗?他竟然对花魁元燕燕有心思,为此还砸了不少钱,但孙家毕竟算不了什么大家族,给他的钱也算不得很多,被元燕燕用媚术一哄,孙思望竟然敢贷款打赏,若是睡到了也就罢了,问题是孙思望虽然没睡到,但依旧死心塌地地深爱着元燕燕就很愚蠢了。”从天宇回忆了一下,要说这元燕燕当真是国色天香,就连他这样眼里只有钱的家伙都有些许印象。

  任飞燕沉思了一会,迎香楼虽然表面上是由迎香楼老鸨公西好独立经营的,但任飞燕作为天台城商场的内部人士还是清楚的知晓迎香楼的背后的老板实际上是天台城四海商会的老板何子轩,那借的钱自然也是从四海商会手中借的,如此一来四海商会前些日子的那颗特价筑基丹就解释的通了,想必是从孙思望手中抵债过去的。

  任飞环看向孙氏茶楼处的孙风不免真的有些同情,果然是亲父子,栽都栽的如此相似。

  就在这时,任飞燕突然发现了感觉到空气中的一丝不同寻常,原本围在周边防止出现暴力冲突,实际上在一边看戏的天台城府衙衙役早就已不知道去了哪里,就连街上行走的行人也在不知不觉间渐渐变少了,按理来说此地算得上是西城商业中心,这时间,不应该只有这些行人才对。

  “你感受到了吗?”从天宇面色一凝,朝任飞环说道。

  “是天台城的青冥决和四海商会的落花流水意,有两个修真者正在全力驱动修为赶路,这是谁来了?!难不成是白芝这个妖婆子来了?看上去还挺急的的样子。”任飞环比从天宇没好到哪去,她算不上功法大师,仅凭气息便认得所有功法,但天台城比较有名的几个,任飞环还是敢说自己全都记得。

  “青冥决是筑基期的气息,但赵家这个级别的人太多了,实在有些不好分辨,不过这落花流水意的气息应该不是白芝,这气息明显只有练气水平,白芝可是金丹期修真者,莫不是传说中那个在四海商会卖身换功法的女孩?”从天宇也在脑海中飞速回忆来着,就在这时,一道骑乘者白马的白影从南边疾驰而来,激起一阵尘土。

  好快。

  这是两人共同的反应,这速度,哪怕是自己两位筑基期修士权力施展身法也未必追得上,这马非凡马也,再看这淡粉色的劲装,普通地模样,应该就是情报里孙风所说地那个可能和龙思若有染的男人。

  “看样子是正主来了,貌似还带来了两个不速之客,是帮手吗?这人竟然能同时联合天台城城主府和四海商会在大街上联手,看样子情报里来自天台宗地情报可能是真的!似乎来头不小地样子”从天宇抿了一口酒说道。

  任飞环则饶有兴致的把酒壶放下,淡淡的说道:“管他的,反正,正篇,开始了。”

  ...

  “老板娘你解释下啊!”

  “怎么红着脸不说话啊!”

  “别挤。”

  “你踩到我脚了!”

  “干嘛啊你,找打是不是,哎哟!”

  大家默契的围着孙风站了一个圈,一个既不远,又不近的绝佳位置,突然随着一声嚎叫,一个看戏的大汉从看戏人的圈里捂着屁股跳了出来,把围观群众的吸引力都勾了过去。

  只见大汉身后湿了一片,此时还冒着阵阵热气。

  “就是他。”黄皓朝孙风小声说道。

  孙风朝林木看去,这身衣服虽然看起来很高级,但却很紧凑,并且自己也见过这一身衣裳,当时孙思淼刚死,而龙思若则刚刚接手孙氏茶楼,虽然孙思淼留下的善名不错,但很多人都以为龙思若是个弱女子,便想侵占原本属于孙氏茶楼在西城区的市场份额,实常派人来挑衅,搞得孙氏茶楼在流氓混混地骚扰下客流量损失严重。

  可实际上龙思若是习武出身,当时便是穿着这一身淡粉色的劲装扮成男人在孙氏茶楼门口骂街,顺手还打跑了几个没修为的混混,孙寺则解决掉了那些修仙者,最终事情闹得挺大,惹得孙风出场拉偏架才解决,虽然是给对方拉就是了。

  那一战,孙龙氏以一敌三和孙寺不怕死的威名响彻西城区,不少人都记得这身衣服,见林木出现,仿佛是一个移动的证据一般。

  林木并没有停留,环顾了四周一眼,孙昭在回来的路上直接被林木‘精湛’的骑术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搞得林木直到如今也也没搞清楚孙氏茶楼究竟发生了什么,索性恶狠狠的瞪了周边人一眼便打算朝茶楼里走去。

  “喂,小子,你是不是太嚣张了。”一名孙家的护卫伸出手拦住林木,只见他足足比林木高出一个头,浑身散发的灵力无不暴露着他练气三层运气境的修为。

  “嗯?”林木轻蔑的看向护卫。

  开玩笑。

  曾经我林某人空有一身修为,却没有适合用的功法武装自己,如今自己早已依靠系统将沸水术修至大成,打你个练气三层的小垃圾不是轻而易举?

  一般的功法,如《惊雷霸变》那样大成后都会有越级挑战的能力,林木觉得,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如今自己已然是熬过了最艰苦的一段时间,这个周期的kpi也完成了,自己起码能享受三个月得舒爽时光,自己又有了功法傍身,应该去好好享受自己作为穿越者应该享受的主角待遇了。

  “区区一个练气三层运气境的蝼蚁,也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你若倒戈卸甲,过来给小爷我磕两个头,我便既往不咎,饶你一条性命!”林木张口而出,高傲的抬起头来,随后将右手缓缓举起,一团滚烫的水球凭空出现在林木手中,此时还冒着腾腾热气。

  此言一出,周边顿时鸦雀无声,只有林木手中水球沸腾的滋滋声。

  “打断他的腿。”孙风面色一沉,他本以为自己今日冒险前来当街和龙思若对峙已经算得上是嚣张至极,没想到竟然还有比自己更嚣张的人,本就盛怒之下的他更为恼火,断然下达命令要给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点社会的人文主义关怀。

  护卫此时也是羞怒异常,自从成为修仙者以来,虽然自己屈身孙家为奴,但以目前修真者世界练气期的行情来看,这并不算不丢人,很多筑基期,甚至是凝丹期,金丹期得修士都会委身于一些大的修真家族,因此大多数底层修真者之间都客客气气的,哪被如此羞辱过?

  只见一身汹涌灵气迸发而出,右手化掌为拳朝林木小腹打去,虽然愤怒,但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当街杀人可是重罪,更何况对方同为修真者,修真者当街争斗出现伤亡在天台城可是要被砍头的,于是护卫便想着把林木打趴,在好好教育教育他。

  林木轻哼一声,一道沸水在林木面前竖起一道水幕,围观的众人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如此精确的控制力竟然出自一位练气二层养气境的修士,莫不是什么隐世修真世家的传人,怪不得敢如此嚣张!

  护卫也同样一惊,以他的修为,能很快的构想到很多种可能性,但一来,自己确实气不过,二来,这一击下的手并不轻,势头难以收回,冒然收回很容易伤着自己,因此护卫虽然心生退意,但还是莽了上去。

  嘭!

  看似澎湃的水幕没起到任何作用,被护卫朴实无华的拳风轻松穿过,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这一拳就结实的打在林木的小腹,这个一分钟之前还嚣张至极的年轻人就这么倒飞了出去,还撞倒了看戏的几个倒霉家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