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其他小说 > 落难情缘 > 855章品《维摩诘经》(13)
  这是讲维摩居士成就的功德。
上文都是在述说维摩居士的成就德行,道业是这样深。接着是说明维摩居士成就的功德。
“若在长者,长者中尊,为说胜法。”佛法所谓的长者,在过去印度是四种姓之首婆罗门阶级中,年高德劭之人称为长者。后来佛教传入中国,长者居士要具备十种德行,年高、有学、有德、有道等等,才堪称长者,我们现在有时也依佛教的习惯,写信给前辈时尊称对方为长者。维摩居士即使在众多婆罗门阶级长者众中,也受长者们尊重,为长者们开导说教更高的出世法门。
“若在居士,居士中尊,断其贪着。”这里的居士不是指长者居士,而是普通居士,是在家学佛的。维摩居士在居士众中受尊重,在家居士多半对世法、世间的因缘还有贪着,不能完全解脱。维摩居士对居士说法,可以断了居士的贪着习气。以下的叙述句子都差不多,我们就不详细讲了。
“若在剎利,剎利中尊,教以忍辱。”剎利是剎帝利,是印度的四种阶级之一,是帝王将相等人世间的统治者,仅次于婆罗门,释迦牟尼就出生于剎帝利阶级。好武功的人多半是不会忍辱的,无勇之人能忍让固然是很好的德性,但是可能只是窝囊,有勇而能忍才是真忍辱。
“若在婆罗门,婆罗门中尊,除其我慢。”婆罗门是教士阶级,至今仍然存在。
“若在大臣,大臣中尊,教以正法。若在王子,王子中尊,示以忠孝。”王子是世子,研究历史深刻了就知道,愈是帝王家庭,富贵之家,就愈没有忠孝,愈是骨肉相残,古今中外皆然。
“若在内官,内官中尊,化正宫女。”内官是太监,中国历史上也称黄门或中宫,佛教戒律中也有提到黄门,是非男非女之人。看中国历史就觉得内官力量之可怕,完全是变态心理。得势的内官连皇帝的性命,挑选继位的皇子,都捏在手里,外廷的大臣大将,一点办法也没有。看了《维摩诘经》可以了解,印度历史也一样。化正宫女是使后宫能够清净。
“若在庶民,庶民中尊,令兴福力。”庶民是老百姓。
“若在梵天,梵天中尊,诲以胜慧。”梵天是初禅天的天主,是得了定的,已经是有大修行的天人,他们有定而无最高的智慧。维摩居士还是可以教诲他们,不能得解脱。如何是解脱?能做到爱山林清洁同猪圈厕所一样就解脱了。
“若在帝释,帝释中尊,示现无常。”帝释是欲界天的天主,就是中国所讲的玉皇大帝,不是大梵天,大梵天比玉皇大帝还要大。玉皇大帝生在欲界天中的三十三天,这不是第三十三层天的意思,而是那个天界的名称就叫做三十三天,是由三十三个区域组成的,勉强比方说等于是天上的联合国似的,玉皇大帝就是其中推举出来的天主。欲界和色界有何不同?欲界天的天人同我们一样,贪恋五欲之乐。大的五欲是色、声、香、味、触,小的五欲是笑、视、交、抱、触。欲界天人也有男女之欲,不过帝释天的孩子是由肩膀上生出来的,不像人世间孩子是向下生出来的。
“若在护世,护世中尊,护诸众生。”护世是天神,庙里的四大金刚就是护世天神。是欲界天中层的四天王天的天神,我们这个地球世界就受他们的保护。譬如韦驮菩萨,相传就是四天王中南天门毘沙门天王的一名天将,他是在中国唐朝时始为人所知。当时有位禅师在终南山上坐禅,一时陷入昏沈跌下山崖,被护法天神托住而没摔死。禅师叩谢,请求天神现身。天神现身自称是韦驮,禅师把韦陀相貌描真绘下,才流传于世。在我们这一个贤劫中,一共会有一千尊佛出世,释迦牟尼佛是第四位出世的佛。韦驮菩萨是发了愿,将会是贤劫一千尊佛当中,最后一位出世的佛。
上面说了维摩居士成就的功德,无论他处在哪里,在哪一行里,都是第一流的圣者,都能够领导他人。他是我们在家出家的人,也是儒家所讲的「化民成俗」,教化民众而变成社会的一股风气。维摩居士不但做到对世间人「化民成俗」,还能教化天人。我常用一句俗话来说笑,人家问我多大岁数?我说“逢人大一岁”,地位呢?是“逢官高一级”,至于作人,则是“见人矮一辈”,作到了这样,就是维摩居士了。下面开始是进入《维摩诘经》的正题了。长者维摩诘,以如是等无量方便,饶益众生。”维摩居士修成了前面所说的,以无量无数的方便法门,充分地利益一切众生。
“其以方便,现身有疾。”但是维摩居士生病了。佛为了解脱生老病死而出家,以维摩居士这样一位居士如来,虽是古佛化身,成就如此之大,结果还是有病,这佛法怎么去学?不但维摩居士,连释迦牟尼佛到八十一岁入涅槃,寒风发背,生病而死。怎么寒风发背?佛年轻的时候在雪山修苦行六年,现在要你们打坐时身上披盖好,佛当年可没有这样的设备,所以成了宿疾。佛有一次这老毛病发了,叫弟弟阿难去化缘,要酥油来熬药。阿难去到家里化缘,被骂了一顿,本经后面会讲到。我们众生有病,为什么诸佛菩萨也不能离开病?这是个大问题,是个话头,要去参。
我们看佛经,佛与佛见面时会彼此问询;“少病少恼否?众生易度否?”可见,成了佛在现身时免不了病,也免不了度众生的烦恼。众生不容易度是当然的,有时度得佛都要生烦恼。有些人写信问候我:“少病少恼否?”我看了真啼笑皆非,我又不是佛,你也不是佛。
“以其疾故,国王大臣,长者居士,婆罗门等,及诸王子,并余官属,无数千人,皆往问疾。”因为维摩居士有病,消息传来,从国王到各界人士有好几千人,都去探视。那个时候整个印度没有多少人口,这么多人去看他,那是轰动了全国。可以看到维摩居士道德学识的威风之大。
“其往者,维摩诘因以身疾,广为说法。”对前来探病的众人,维摩居士以生病作机会教育、教化大众。下面,讲讲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体。
“诸仁者!是身无常,无强无力无坚,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维摩居士怎样说法呢?我们可以想象他躺在病床上,向来探病的人说,诸位,我们这个父母所生的肉身是不会永恒存在的,而且不坚固,脆弱,很快就会坏掉了,不要信赖这个身体。
由这句话我们反省一下,大家打坐修道搞气脉,求健康长寿,都是在信赖这个身体。以为是在修道,已经错了,非正见也。“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看看自己年轻时的照片,那个你、三年前的你、去年的你,早就死了。我们觉得活着,其实那个你一天一天都过去了。这个肉体的我,不是真我。
“为苦为恼,众病所集。”痛苦的根本,烦恼的根本。我们所有一切身心的痛苦,都是因为这个肉身而来。佛经上说过,我们一生当中所可能患的痛,以大类算,有四百零四种,因为地、水、火、风这四大,每一大所发生的痛,各有一百零一种。同样的意思,老子的表达是:“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他说,诸位,真有大智慧的人,不会怜惜爱护这个身体。失掉父亲叫无怙,失掉母亲叫无恃。这不是叫你自虐身体,而是不要姑息它。我们对身体愈不姑息,它愈健康,听起来很奇怪,但确实是如此。
接下来一段话,是维摩居士讲这个身体的,文字很好,如果把它当文学境界看过去就可惜了。这每句话都是方法,是修止观修密宗的观法!观就是上面讲的“明智”,把自己观察清楚。
“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得久立。”我们这个身体,等于水面上浮聚了一堆的泡沫,我们的细胞、血液、血球堆在一起,外面罩上一层皮,就成个人样。这层皮剥开来,泡沫一流走就完了。所以讲泡沫是真的,不是文学上的形容。「不可搓摩」,是捏不得,抓不住的。身体像泡沫,水泡不会持久,一下子就散掉了,就像文学上说的“百年一瞬”。中国文人的文章好,多因通了佛学的缘故。你能悟到佛学的境界,即使写白话文,照样可以写得优美。
讲到一瞬,曹操的儿子曹植,是个才子。当时他写了首诗
小院西风向晚晴嚣嚣恩怨未分明
南回寒雁掩孤月东去骄风动九城
驹隙留身争一瞬蛩声吹梦欲三更
山泉绕屋知深浅微念沧波感不平
“驹隙留身争一瞬,蛩声吹梦欲三更”,是讽喻父亲不要想当皇帝,不要争了,光阴似白驹过隙,人生一瞬即逝,不要再做梦了,夜都已到三更了。真是好诗,外表不像是佛法,真实里子有佛法,等于是引用了《维摩诘经》“是身如泡,不得久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