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年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了也想好好谈恋爱 > 第326章 我和友商情同父子
马老师现在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十几年前刚开始创业的穷酸青年,还因为举报有人偷窨井盖而上了新闻。

他现在排场非同一般,出行都是前呼后拥的,十几个人那是常态。

没见过什么世面的都以为体制内舔领导舔的凶猛,实则私企那才叫凶猛。

所以陈朔当众把这件事说出来后,马老师身后的几个参加晚宴的高管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而当马老师回头面无表情的扫视了圈后,他们甚至开始冒起了冷汗。

“小陈,我向你道歉。”

马老师的性格就是如此,从来不会在场面话上失态,语气非常的诚挚。

陈朔笑哈哈的摆手:“没事没事,我都没放在心上。”

一名阿狸高管听了,立刻赞美道:“朔总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度量,难怪能获得这般成就,实在令人钦佩啊。”

陈朔非常受用,洋洋得意。

“哎呀没事的啦,我第二天就找了几个你们淘网和地猫的超人气女店主一起吃饭开派对呢。”

“.”

陈朔接着说道:“那滋味,赞你奈斯。”

“.”

说话间,有个地猫副总脸色顿时变了,走到边上开始打电话,好像是在质问個什么东西。

好像是在问电话那头的人有没有参加陈朔的派对吧,离得太远,陈朔也没听太清楚。

马老师扶额苦笑:“小陈啊小陈,你还真是一点委屈都不愿意受啊。”

陈朔微笑:“吃亏是福这个道理我向来都把它归类到歪理当中去的。”

“行,既然大家一笑泯恩仇,今晚有缘,就一起坐坐喝杯小酒如何,当为米哈伊尔先生接风洗尘。”

陈朔不排斥。

他巴不得呢。

一众人走进大楼内部,推开门后豁然开朗,一间装饰精美且颇具格调的私人小酒吧出现在陈朔眼前。

陈朔,马老师,米哈伊尔三人同坐一个卡位,其余的陆续落在周围。

虽然气氛很融洽和谐,但陈朔感觉得到,这帮人的注意力其实始终都跟随着马老师。

要不说人家能爬到这个位置呢,简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小陈,最近公司的情况怎么样,听说你把百度的李总也拉上你的战车了?”

马老师端着酒杯,翘着二郎腿,笑眯眯说:“这样一来,外卖平台就不缺钱了吧。”

“缺,缺的要死。”

陈朔叹了口气:“说实话,为了节约成本,很多应该跟上的员工福利,我们公司至今没有,别说跟阿狸比了,就是次一等的公司,我都远远不如。”

马老师呵呵一笑,心想这不废话吗。

你懂不懂什么叫底蕴啊。

本先生混了二十年了,才有现如今的光景,你才出道多久?

“员工福利绝对是一家企业成长道路上的重中之重。”

马老师语气略显得意:“我让我们的行政副总来给伱介绍一下,你到时候也可以借鉴。”

一名阿狸高管马上走过来,也不坐下,就这么站着汇报:“那好,朔总,我简单向你介绍一下咱们公司的员工福利,至于夜餐费,加班费,还有交通补贴我就不多介绍了,现在我们集团向员工推出了低息贷款,用于员工们在本地安家,利息非常的低。”

陈朔心神向往:“这个我知道,你们那个福利房工地,前不久不是还出事了吗,最后还是我出面摆平的。”

“.”

马老师笑呵呵的看向陈朔:“你说的那件事我也有所耳闻,涉事的承建公司,集团已经和他们解除了合同。”

“涉事的一些高管,我也把他们全给开了。”

顿了顿,马老师语气轻松的看向身后:“开了多少人?”

一名负责人事的高管立刻回答:“开除八人,降级拾起人,移送执法部门三人。”

马老师看向陈朔:“小陈,还满意吗?”

陈朔端起酒杯:“马老师,我们在聊员工福利的事呢。”

米哈伊尔始终沉默的在旁边听,他自己带了一名翻译,实时的将所有对话翻译出来。

这位叱咤国际市场的大投资人发现了陈朔身上一个非常酷炫的闪光点。

那就是他丝毫不畏惧远超他实力的人。

这非常好,非常非常的好。

马老师对于陈朔转移话题的能力也非常认可,笑着说道:“那我就很好奇了,小陈你给公司的员工准备了什么福利?”

陈朔放下酒杯,骄傲无比:“我开了一家超大型的足浴会所,涵盖沐浴,桑拿,汗蒸,资助,面向全体员工开放。”

“什么东西?”

“足浴会所!”陈朔语气加重。

“.”

马老师沉默了会,然后哈哈大笑:“果然是年轻人,奇思妙想。”

其实大公司内部也会有专门的推拿师之类的,倒也不稀奇。

但专门开一家大型足浴会所,里面的设施应有尽有,饶是马老师见多识广,也是头回听说。

话题告一段落,马老师发现他和陈朔完全没啥共同话题。

“我上台唱首歌,热热场子。”

马老师说完,便起身走向舞台。

早就有专人调试好了设备,一名气质出众的女高管双手捏着话筒,微笑递给马老师。

怎么说呢,唱的一般。

按理说马老师的爸爸是曲艺从业者,看样子艺术基因没有遗传给马老师。

一曲终了,众人纷纷鼓掌,赞叹不已。

马老师笑呵呵的端着话筒,看向陈朔:“小陈,你我二人忘年之交,今天难得相聚,也上台献唱一首吧。”

陈朔忙推脱:“不了不了,我五音不全,唱歌不好听,真的不会唱歌。”

“娱乐而已,不要有心理负担嘛。”马老师笑哈哈说道。

陈朔面露为难:“真的不了,我这个人很有偶像包袱的。”

“你就当是为了米哈伊尔先生!”

“那好,我献唱一首《喀秋莎》”

“?”

不是哥们,说好的不会唱歌呢?

中文也不要了,直接整俄语是吧。

陈朔看向米哈伊尔:“先生,要是唱的不好,您千万见谅。”

米哈伊尔笑着说道:“陈,就像马先生说的那般,娱乐而已,不要有心理负担。”

于是陈朔走上舞台,从马老师手上接过话筒。

前奏缓缓响起。

陈朔举起话筒。

“正当李华开遍了天涯”

“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哥求杀站在那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他在歌唱草原的雄鹰”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驻守边疆的年轻的战士,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勇敢战斗保卫祖国“

”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喀秋莎站在那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这首歌应该是在国内最广为人知的俄语歌曲,诞生于二战时期,鼓舞了无数苏联青年涌入战场保家卫国。

我国仪仗大队去俄罗斯炸街时,威武英姿引得无数路人围观,合唱的便是这首歌。

陈朔的发音极其标准,唱的也非常好。

台下的人,包括马老师心里都飘过了一万头草拟吗。

你踏马不是说不会唱歌吗!!

艹,又被这小子装到了。

想都不用想,这首《喀秋莎》就是陈朔专门为迎接米哈伊尔的到来而精心准备的。

看米哈伊尔的神情,仿佛非常的入神。

当陈朔唱完最后一句歌词后,这位投资界大佬主动起身,为陈朔鼓掌,其余人见状,也纷纷开始为陈朔鼓掌。

“唱的不好,见笑了。”陈朔微微鞠躬,非常谦逊。

马老师也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小陈,太谦虚了,明明唱的非常好,你再来一首我们也不介意。”

陈朔:“那好,我再来一首。”

“.”

开个玩笑,陈朔也不会第二首俄语歌了,他把话筒归还,走回沙发坐下,和米哈伊尔碰了个杯。

“陈,你用另一种形式向我表达了诚意,你们中国人总是这般的含蓄,但又充满了热烈。”

米哈伊尔给予了陈朔极高的评价:“我想,你今后的成就肯定能超越你的前辈们。”

陈朔摇头,满脸的憧憬,由衷说道:“先生,我刚才沉浸在歌曲中无法自拔,仿佛回到了当初两国人民携手并进,共同抵御外敌的光辉岁月,曾经,我们国家的友谊是那般的坚不可摧。”

“现在也很不错,敬友谊。”米哈伊尔笑着说道。

陈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失态了,对不起。”

“但这一切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周围阿狸的高管真是对陈朔赞叹不已。

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比我们这帮老油条还能演啊?

差不多得了。

在马老师的酒吧待了一个多小时,陈朔便和米哈伊尔离开。

坐在米哈伊尔的豪华商务车内,这位俄罗斯光头大汉解开外套的扣子:“陈,我很欣赏你的性格,外向,霸道,缜密。”

“但我还是想说,尽量和你的竞争对手保持表面上的友谊。”

陈朔虚心接受,对米哈伊尔说道:“先生,我和友商的关系向来都是情同父子的。”

至于谁是儿子谁是爹。

反正陈朔就陈凌杰这么一个爹,也没准备给其他人再当儿子了。

那没办法了,我只能被迫当爹。

找钱这事说简单也简单,遇见慧眼识珠的伯乐,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

而陈朔出道以来的成绩单,可谓冠绝整个市场,米哈伊尔没理由不提前投资这位未来必定会大放光彩的青年才俊。

两亿美金,不多,但开了个好头。

把米哈伊尔送到下榻酒店,等大光头走进电梯上楼后,陈朔挥手喊来公司的保安队长。

“朔总。”队长麻溜的跑过来,黑西装白衬衫,虎虎生威的一个精壮汉子。

陈朔丢给保安队长一根烟,自己也点上一根,吞云吐雾。

“派几个有眼力劲儿,年轻点的兄弟负责看守这里,要是碰到闲杂人等要去打扰我的贵客,一律驱逐。”

陈朔看向保安队长:“你滴,明白?”

保安队长一个立正:“明白,请朔总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陈朔拍了拍保安队长的肩膀,语重心长说道:“要是迫不得已动起手来,千万不要把我供出来,兄弟们的安家费,社.公司会负责到底的。”

保安队长一个点头:“请朔总放心,我们都是专业人士,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故的。”

“非常好!”

陈朔欣慰点头,然后钻进了自己的车内,扬长而去。

回到空荡荡的寝室,室友们竟然一个都不在。

原本都是那三个废柴等自己回来,如今竟然成了哥独守空房?

陈朔十分不适应。

不过一想到那哥仨都在为自己卖命,陈朔也就不伤心了,洗香香上床睡觉。

刚闭上眼睛,陈朔忽然猛地坐起来。

早上碰到盛姝的时候,好像跟她开玩笑说,今晚要去她宿舍过夜来着。

教职工宿舍楼

洗手间的玻璃拉门蒙着一层水雾,水声哗哗。

不多时,玻璃门拉开,盛姝一双白净的小脚踩在地上的毛巾上,走到镜子前抹掉水雾,看着镜子前的自己。

皎洁,雪白,小巧,盈盈一握。

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还透着股可爱的劲儿。

吹干头发,盛姝裹上浴巾走出洗手间,坐到梳妆台前抹上脸油,然后看了眼门口处。

原本盛姝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反手上锁,可今天,她没有这么做。

‘他不会,真的来吧?’盛姝心想。

教职工宿舍是没有门禁的,自然也没有所谓的宿管,只有保洁阿姨会在早上过来打扫楼道,所以只有门没锁,他就能自己进来。

啪~

盛姝双手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顿觉荒唐:“我到底在想什么啊,竟然期待好闺蜜的男朋友大晚上来我的宿舍?”

“盛姝啊盛姝,你到底怎么了?”

想到这,盛姝立刻起身,连拖鞋都没穿,快步走到玄关反锁上了门。

再这么一步一步错下去,今后还有何脸面见易宜宁啊。

坐在床尾,盛姝仰倒平躺在床上,愣愣看着天花板,所有的胡思乱想,都来自于自己被陈朔给看光了。

他不仅知道自己是个同人文爱好者,还知道自己喜欢玩小玩具,最最可怕的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不会骗人

“我这该死的敏感肌..”盛姝叹了口气。

怎么这么不争气啊,被他一碰浑身就软了。

盛姝想起之前自己写过的一句话:女人爱不爱你,水会告诉你。

叮咚~

绿泡泡一声响,把盛姝拉回了现实。

她轻咬贝齿,划开屏幕,随即瞳孔收缩。

陈朔:我喝多了,就像那晚一样,你想我来吗?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